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三章 大湖区(6)

赤色风铃 收藏 3 7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突击步枪节奏分明的清脆连发扫射声在狭小的阁楼中回荡着,一发发7.75毫米被钢弹头在金黄色的膛口焰闪光中从李南柯头顶擦过。由于接连不断的意外情况,李南柯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一起开枪,还是应该阻止那个扣下扳机的家伙。他唯一做出的反应就是在枪声响起的一刹那条件反射般地趴在了地上——这也是每个美洲民兵在训练营中所学会的第一件事。


这阵枪声并没有持续很久——AG-50突击步枪在最大射速下只需要8秒就能打空一个标准的50发弹鼓,还没等卧倒在地的李南柯弄清是谁开的枪,一切就已经结束了:那个突然出现的“人”身后的木板墙上布满了规则的圆形弹孔,外面的光线从空洞中透进昏暗的阁楼内,在尘埃飞舞的空气中投下了一道道细长的圆柱状光柱。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即使刚才被如此可怕的弹雨笼罩,那个怪异无比的“人”却仍然若无其事地站在原地,没有被任何一发子弹击中!


这不可能!李南柯惊愕地张大了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已经开始微微发抖了。这不可能!众所周知,AG-50突击步枪并不是一款以精准著名的枪械,即使加装了光学瞄准镜,这种枪在500米外的弹着点散布还是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但是,在不足五米的距离上,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在这种突击步枪的猛烈扫射下保全性命,更不用说眼前这家伙甚至在一动不动的状态下没被一发子弹擦到!这已经不是枪法和精准度的问题了,而是对概率论的绝对违反!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面前站着的不过是个幻影,是的,也只有幻影才能凭空出现在这里,同时在突击步枪的扫射下毫发无损,但如果这是幻觉,又为什么会对他的话做出反应?难道……


“嗵嗵嗵——”就在李南柯正要伸出手去探一探眼前这家伙的虚实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速鼓点般的军靴踏在地板上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朝身后转过头去,看到了这阵声音的来源——刚才那名朝着这个不速之客开枪的军士已经丢下了他打光子弹的突击步枪,拔出了一把一尺来长的宽刃格斗刀朝着对方冲了上去。


“和平。”正当那名军士将要把刀刃挥向对方的头部时(至少李南柯认为,他那个戴着头盔状物体的部位应该是头部),这个怪物突然用瓮声翁气的声音吐出了一个单词,他虽然说的是新英语,但的声调相当机械,听起来就像是在复述某个生疏的音节,“和平。”他话音未落,那名军士突然脚下一软,接着就像一头中了大剂量麻醉弹的野牛般摇晃着栽倒在了他的脚边,寒光闪闪的格斗刀横飞了出去,刀刃在地板上刮出了一阵刺耳的噪音。


“该死的,快跑!”在片刻的震惊后,李南柯突然恍然大悟般地高喊道,接着就转身向楼梯跑去。但他刚后退了两步,就迎面撞上了正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的姬紫宸,穿着厚重的FAD战斗服的两人一道失去了平衡,李南柯险些沿着楼梯滚下了阁楼,而姬紫宸则被他撞得仰面摔倒在地,正好压在了地板上那堆由靴底变成的银色粉尘上。更糟糕的是,她的头部重重地撞上了阁楼中央的方型承重柱的棱角,虽然厚实的不锈钢头盔让她免于颅骨骨折,但剩余的冲击力还是撞得她不省人事。


“我没有恶意!没有!”那个怪异的“人”挥了挥双“手”,继续用那种听起来极不协调、活像是信号糟糕的广播似的声音喊道。他似乎对面前这几个人的反应感到相当尴尬,于是将手中的两样仪器全都放回了背上的携行袋里,举起两只上肢,做出了一个标准的“不要开火”的手势。突然,他迈开了四条腕足般看不出关节的腿部,快步走到了摔倒在地的姬紫宸身边。“善神怜悯!又有一个被感染了!”他用那台看上去像是拆掉手柄的鹤嘴锄似的“T”字形仪器对着姬紫宸挥动了片刻,接着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感染?正笨拙地从地上爬起身来的李南柯被那“人”突然喊出的这个词弄得大惑不解。感染了什么?那种诡异的银色物质吗?难道这种鬼东西真的是“乔-瑟姆出血热”以及密歇根北半岛地区恐慌的根源?如果那确实是某种病原体,那又与萨拉托加的毛鬼群落突然发狂有什么关系?更重要的一点是,那种物质和这个凭空出现在这座犹太教堂阁楼上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和3月30日晚上窥伺他们营地的那些神秘人又有什么关系?刹那间,这几天中的种种疑惑全都从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将他的思绪彻底变成了一团乱麻。


“将军在上!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正当李南柯呆立在那里时,几名“田横”营士兵从他身后的楼梯上冲了上来——他们都是听到方才的枪声后从小镇的街上赶来的。“李中士!这是怎么回事?”为首的一名军士向李南柯问道,“那是谁……什么东西?这房子里的那些银色的东西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李南柯茫然地摇了摇头。不过,这些士兵也不需要他再告诉他们什么了——在看到那个诡异的“人”时,他们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作出了与那名军士相同的反应、或者说,做出了每个人类在面对可能具有危险性的未知事物时所共有的反应:他们纷纷举起手中的突击步枪,对准了那个正自顾自地用手中的“T”型仪器对着倒在地上的姬紫宸比划的家伙,并将右手食指伸进了扳机的护圈内。


——但没有一个人扣下扳机。


“该死的,别开枪!那鬼东西和我们的顾问在一起!”在“田横”营士兵们即将开火的一刹那,李南柯如梦初醒般地大吼了一声,“不要伤到顾问!”他用力推了推离他最近的两个人,“听到了吗?他妈的不要开枪!”


士兵们迟疑地端着子弹上膛的突击步枪,先是互相看了看,接着又用夹杂着疑虑、恐惧与惊愕的神情盯着面前不远处的这个他们在之前的一生中从未想象过的家伙,既不敢开火,也不敢贸然上去,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而就在这个当儿,那个“人”突然收起了仪器,一把抱起了姬紫宸,在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一跃撞开了阁楼紧锁着的天窗,像一只敏捷的野猫般从这个狭小的窗口一跃而出!


“糟了!快拦住他!”一个带头的军士大声喊道,接着,阁楼上的所有人都一窝蜂地沿着楼梯冲了下去——除了刚才跟着李南柯和姬紫宸一道上楼的那名小个子士兵,她得背上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倒霉军士,因此只能落在了后面。不过,当李南柯冲下楼梯、跑出教堂大门时,他只看到了两名仰面朝天、像正在晾晒的动物皮毛般躺倒在碎石铺筑的街道上的“田横”营士兵。其中一个人的头盔后部已经在与石子地面的撞击中轻微变形、防毒面具也摔飞了出去,嘴角甚至渗出了一道鲜血,看上去似乎是被那个“人”当做了落地时的缓冲垫,另一个人则没有任何明显伤痕,呼吸也相当平稳,但却像一个刚刚灌下一加仑烈性伏特加的酒鬼般昏睡不醒,任凭他们怎么拍打推搡都无济于事。


那家伙到底带着姬紫宸到哪里去了?在草草检查完了两名伤者后,李南柯让两个人将这两名伤员与那名同样不省人事的军士一道带回井上秋水那里去,其他人则四散开来,两两一组开始在乔-瑟姆镇狭窄的小巷中寻找那个“人”与姬紫宸的踪影,但是,这样的搜寻完全一无所获——那家伙就像之前凭空出现般消失了,甚至连一点踪迹都没留下来。李南柯倒是指望能找到脚印之类的痕迹,但他也很清楚,乔-瑟姆镇铺着碎石的路面使得这个希望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过,李南柯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努力——他很清楚,虽然那家伙很可能拥有某种可以隐身的装置(这也是他唯一能做出的推测),但如果他试图从小镇南北两个出口中的任何一个离开,都肯定会在镇外的泥地上留下足迹,从而被他们之前留在那儿的哨兵们发现。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翻过包围着小镇陆地部分的鹿砦和树篱,然后越过壕沟进入森林,但据他所知,犹太人往往会在他们的聚落外布设大量陷阱以确保安全,其中不乏用来报警的、用黑火药和绊索构成的土制“地雷”。这些陷阱大多隐藏得极为巧妙,即使是共和国卫队最富有经验的战斗工兵也很难在没有详细布设图指引的情况下成功穿过陷阱地带。换言之,那家伙目前更有可能还没有离开乔-瑟姆镇,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只是等着他开始行动……


“李中士!能听到吗?这里是A组1号分队!我们在镇子南端的木工作坊发现了……发现了……算了,我也不知道那见鬼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猜那绝对是你要找的!”


“收到,我这就来!”李南柯朝着单兵无线电喊了一句,接着就沿着乔-瑟姆镇唯一的一条大道向南跑去。这家伙的动作还真他妈的快!他边跑边想,这恐怕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是这次再让他溜了,或许我们再也不会有机会揭开这一切事件的谜底。


虽然李南柯已经设想了各种可能的情形,但当他真的跑到由一大片木板与帆布棚屋围成、堆满了各式各样原木的木工作坊中时,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大吃了一惊:在木工作坊中央用来堆放木材和半成品的空地上,现在正停放着一架造型怪异的飞行器——不,“怪异”其实并不足以形容这件机器,“优雅”和“精致”才更适合它。是的,这更像是一件陈列在展览柜中的精美艺术品——这就是李南柯对它的头一个印象。


与过去的科幻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飞碟和太空梭相比,这架飞行器看上去倒和人类的喷气式飞机更为接近:它泛着柔和的淡银色光芒的外壳完全没有任何焊接或是铆接的痕迹,整个机壳仿佛是用闪光的陶瓷一次性制成的。在菱形机身两侧是两块类似三角翼的机翼,机翼的翼根处各有一个类似进气口的椭圆形开口,飞行器的一端有一处不太显眼的突起,看上去似乎是驾驶舱。现在,夹杂着大量灰土的地表空气正被迅速从这两处进气口里吸入,接着又从机体下方喷出,将菱形机身从地面上缓缓托起——很显然,这种飞行器拥有垂直起降的功能。不过,与发出苍蝇般讨厌的“嗡嗡”声的“鹔鹴”强击机和声音极端刺耳的“杜宇”战斗轰炸机不同,这种喷气式飞行器在起飞时几乎完全没有噪音,即使就站在不到二十米开外,李南柯也只能听到一阵阵“呼呼”的吸气声,听上去更像是一台正在抽水的手动抽水机,而不是功率强大的喷气式发动机。


“这玩意是什么时候降落到这里的?”李南柯拍了拍面前一名目瞪口呆的士兵的肩膀。在这架飞行器四周现在正站着一打的“田横”营侦察队士兵,但他们现在所能做的也仅仅是站在原地而已——仅仅靠他们装备的突击步枪、刺刀和手榴弹是无法阻止这架飞行器离开的,而且姬紫宸很可能也在里面。


“顾问同志,我……不,我不知道,”这名士兵虽然已经被彻底震惊了,但还没有到忘记回答他的地步,“我们……韩少尉在我们进到镇里时就查看过这里,当时木工作坊里还什么都没有,但……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那个家伙跑进了这里,我们也追了进来,接着那……那玩意就凭空冒了出来!”


又是凭空冒出来的?李南柯下意识地哼了一声。很明显,这次他们面对的对手绝不可能是神圣联盟共和国的武装力量——要是他们拥有光学隐形这类在21世纪中叶都可以称得上先进的技术,这场大战恐怕早就已经结束了。该死的,我该怎么办?他看了看手中的突击步枪和腰间枪套里的自卫手枪,靠这些装备显然不可能阻止那个家伙离开这里——当然,也不能阻止他带走姬紫宸。


在越来越强烈的吸气——喷气声中,有着柔和的线条和色泽的淡银色飞行器已经离地两米了,尽管李南柯并不清楚这种飞行器具体的工作方式,但他从飞行器后部的两个椭圆形喷口判断,这玩意在升起到一定高度之后就会改为平飞,到那时候,他们很可能就再也无法救回姬紫宸了。现在怎么办?李南柯焦急而又绝望地四处转动着视线,突然,他的目光定格在了飞行器左侧不远处的一座似乎是木材储藏室的棚屋以及搭在棚屋旁的梯子上。


“别跟着我!”李南柯动作麻利地解下了笨重的携行背包,沿着木梯爬上了棚屋的顶端。由于他的动作实在太猛,老旧的梯子在他脚下“吱呀吱呀”地抗议了几声,最后总算没有散架。他朝后退了两步,接着以最快进行了一阵助跑后猛地跳起,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两米外那架正要由垂直起飞转入平飞状态的飞行器的平滑的机身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