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79章 案子终有眉目

sjhexcrvug 收藏 0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口红笔上的指纹是你抹掉的?”郑万江问。

“这都是按照王文桐他们吩咐办的,为的是把水搅浑,你们查不出任何线索。”郑万江明白了,那条纱巾是被风吹到了床底下。

“你是如何找到抽屉钥匙的?”郑万江问。

“他的抽屉钥匙一般放在褥子下面,这我是知道的,当时由于心情紧张,再把存折放回去锁抽屉的时候,钥匙折在里面,由于天黑,时间太长怕惊醒家里人,我也没有再找丢下的部分,就从后窗户钻了出去。”何金刚回答说。

“你是穿着什么鞋进房间的?”郑万江问。

“第二次,我是穿着朱春红的鞋进去,意思是把视线引到李秋兰生上,她的鞋和李秋兰号码一样,事后我就把那双鞋扔了。”何金刚回答说。

“那双鞋你扔到了哪里?”郑万江问。

“扔到我家后面的河坡上。”何金刚回答。

“那条白纱巾和口红笔是不是你故意留下的,用来迷惑我们?”郑万江说。

“这你们都知道了,目的也是把你们的视线转移到李秋兰的身上,看来无论干什么都瞒不过你们的眼睛,郑队长,我算是服了。有什么问题你尽管提问,我全部如实告诉你们,以减轻我的罪责。”何金刚说。

“你哥哥的日记本是咋回事?为什么只有今年的,他以前记的日记哪里去了?”郑万江问。

“我在拿存折的时候,发现了他的日记本,里面记着有关我的事情和他对王文桐的怀疑,怕以后被人发现给我招来麻烦,便把它拿出来烧了。”何金刚说。这和郑万江推断的一样,何金刚不知道还有一本日记在哥哥的包里,由于和父亲吵架没有回家,把包放在了单位,从而留下一些线索。

“你在旅馆写的几个数字是什么意思?”郑万江问道。

“这是一个车号,不过这是个假牌照,我们手里有许多假牌照,是在一家铝制品制作的。”何金刚回答。

“你记得真是一个车号?而没有其它的意思?”郑万江问。

“是的,绝对是一个车号,前两个数字因为笔不好使,试笔时随便写的。”何金刚说。

郑万江听了心里不由有些暗暗吃惊,难道世上竟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巧合得让人难以置信,事情结局往往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这也许是天意,让他暴露出来,他没有动声色。

“是谁通知你逃跑的?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发现你的?他们为什么又把你关在黑窑洞里?”郑万江问。

“是朱世斌,他告诉我事情不妙,让我先躲避一段时间,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我不知道,他们在公安局里有人,而且是个大官,很快就会得到消息,我知道的就是这些。把我关在黑窑洞,我想他们是怕你们抓到我后,把事情真相说出去,暴露他们自己,意在杀人灭口。”何金刚回答。

“这个人你认识吗?你说的公安局里的人是不是就是他?”郑万江拿出一张照片问。

“他就是我所说的公安局的那个人。”何金刚说。

“吴海涛这个人你认识吗?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郑万江问。

“认识,他是华夏建筑有限公司的老总,不过这个人心特别的黑,什么钱都敢要,什么事都敢干,我们弄来的东西不少是通过他给销出去的,特别是轿车,他从中赚了不少,他在官场和江湖上的朋友很多,势力和能量特大,我们的事好些都是他给平的,不过他的心机很多,一般他不出头落面,他在市里县里都特别吃得开,无非是他有钱,他和王文桐、朱世斌还有那个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他们干了不少违法的事情。”何金刚说。

郑万江听了以后没有说话,这是一起黑恶势力犯罪团伙,他们自持有人在后面撑着,胆大妄为,无恶不作,他愈加感到案件的背后更加复杂,有些人物已经显露出来,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你哥哥到底知道什么?才招来杀身之祸?”郑万江问。

“他只知道以前给王文桐送的货物有问题,怀疑是来路不正,其事情并不清楚,所以劝我离开他们,不要给自己招来麻烦,我知道这是为了我好,可我也是鬼迷心窍,陷在那里拔不出来,可是他如果一味的较劲,把他知道的事情给抖露出来,这对我们极为不利,王文桐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一旦他入了伙,这威胁便没有了,等于给他上了套一样。”何金刚说。

“真可谓是煞费心机,何金刚,李秋兰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一些情况?”郑万江说。

“她是怎么死的,她和这事毫无关系。”何金刚说。

“她是被人用绳子吊死的,并制造了上吊自杀的现场,在她的房间发现十万八千元现金,有一封遗书,但还是留下了许多痕迹。”郑万江把李秋兰的死因和他说了。

“从作案手段看来,这一定是王大庆干的,他惦记李秋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总想把她弄到手,但碍于我们哥俩的面子,他才没有起歹意,他是玩弄女性的高手。给李秋兰下了迷药,以前曾经用过这种手段,把一些姑娘给糟蹋了。”何金刚说:“至于那十万八千元钱,我哥哥那钱还在朱春红的手中,我还从中拿走两万,为的是买些家具,但还没有来得及,你们就注意到了我。这肯定是朱世斌和王文桐的主意,意在把水搅浑,好把王大庆和他们自己择出去,在我哥哥死后,我们曾经商量过,不行就把李秋兰抛出去当替罪羊。”

“可王大庆为什么要和李秋兰发生关系,这样不是把自己暴露了。”郑万江说。

“王大庆是个色鬼,朱世斌绝不会让他这样做,但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只有他去干才保险,我估计王大庆是见色起意一时管不住自己,便用药和李秋兰干了那事,他有一丝侥幸心理,反正李秋兰已经死了,又有那十万八千元现金,你们完全可以结案,根本不会想到是他干的,何况王文桐又有一定的势力,他会把事情摆平。”何金刚说。

“那些迷药是哪里来的?”郑万江问。

“是几个南方人给王文桐的,药他们自己配制的,但不知道这药里的成份,这药让人闻到以后,会失去理智,特别的顺从,让干什么都行,用催情药是王大庆的发明,这药市场上就有卖的,这样效果会更好些,我们用这药是来对付那些不服从的姑娘,已逼迫她们就范,待她们清醒过来已经晚了,不得不听从我们的话。”何金刚说。

“这真是一伙作恶多端犯罪集团,一定要把他们彻底捣毁。”郑万江说。

“郑队长,我知道我的罪行严重,请您给我指一条明路,给我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何金刚说。

“何金刚,在这期间,你要反思过去的行为,把你们团伙的人员和活动情况写出来,不要有一点遗漏的地方,争取有重大立功表现,得到宽大处理,这可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特别的珍惜才是。”郑万江说。

“郑队长,您放心,我一定如实的交代自己的问题,彻底洗心革面,以减轻我的罪行,重新做人。”何金刚说。

“你把你们组织的成员具体交代清楚?都是谁?都干了那些事情?”郑万江说。

“我们是按区域划分的,一共分十个组,每组五到十人不等,他们统一行动,在区域内,我们还有信息员,负责提供各方面的信息,吴海涛、朱世斌、王文桐他们负责销赃,我会把我知道的情况全部写清楚。”何金强说。

得到何金刚的供词,郑万江的心里很是高兴,案子总算有了眉目,同时又有一些担忧,没有想到何金强死亡一案,会引发这么些问题,而且又牵扯到非同一般的人物,这是他没有料到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