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灭亡的启示

514533155 收藏 2 13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朝灭亡的启示

明朝灭亡的内因其实在明朝初建就形成了,历史上还没有哪个王朝像明朝那样建立之初就已经奠定了其灭亡的基础。就好比是按上了一个定时炸弹,时间一到,必炸的粉身碎骨。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促其灭亡的内因吧。


首先,皇权空前加强,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上发挥了很坏的影响。明朝皇帝不明白政治平衡的必要性,简单地以为只要大权绝对在自己的手中,江山就会永固。殊不知不受牵制的权力必然走向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这一点上,不能不承认明朝是远逊与汉唐的。

政治上,皇权的绝对化,导致了法律形同虚设,大臣失去应有的气节。法律形同虚设,必然会使决策朝令夕改。官员与平民皆无所适从,全凭人主的主观想像与个人好恶。这就是为什么明朝反贪最严,却越反越贪;禁吏最厉,却越禁越猖。而且,每当皇位发生传接的时候,都会发生政亡人息的悲剧。太祖严防宦官,到了他儿子成祖的时候,却开始大量起用宦官。明代宦官专权,实源于成祖朝。明代也是对大臣最为苛刻的时代,在这一点上,远远比不上宋代。由于对朝臣的严重不信任感,太祖朝就建立了针对朝臣的特务制度,对朝臣实行最严密的监视。如此的怀疑,实非盛世之象。而明朝皇帝又生性残忍好杀,对自己不满的大臣就进行疯狂的屠杀。一代又一代的屠杀,杀尽了臣节,杀灭了大臣对皇室的感情与信任,只剩下对皇权的畏惧。那么,越到后来,越少治世之能才,越多混世之庸仆。而且个个对权力孜孜不倦,难免引起朋党之争。当皇帝勤政的时候,还可以维持基本的局面;而当皇帝殆政的时候,诺大的皇权就出现了真空现象。权力的空白总是要人去填补的,要么是权臣,要么是巨阉。但往往权力的天平总向宦竖倒去,因为他们是皇帝最亲近的人。


经济上,皇权的绝对化,必然导致政治权力对经济的干预,而这种干预又是带着消费目的的。这在封建时代是不可避免的,但因为明代皇权空前加强,基本不受其他政治势力的牵制,所以表现的就更加突出,危害性也更大。明代设立了皇庄,与民争利。而早要西汉,贾谊早就看出了这种弊端,写出《论贵贮疏》上呈,终被文帝采纳;桓宽在《盐铁论》中更是激进,要求皇帝基本不要干预民间经济的运作。汉初,在经济领域,基本上是奉行黄老哲学,皇室大力鼓励农业生产,基本不干预经济——萧规曹随,才有了日后大汉的繁荣昌盛。而明代皇帝非但要与民争利,更过分的是贪恋金银,设内帑而弃户部;最典型的就是万历帝。三大役已经花光了户部的钱,而万历却不拿分文充实国库,一旦在发生内乱外争,这钱往什么地方拿?还不是到老百姓那里掠夺!如次竭泽而渔,民焉有不反?在加上各诸侯,上下官宦的残酷刻剥,朱明王朝在农民起义军的喊杀中灭亡是迟早的事情。

文化上,皇权的决对化,使士风更加的萎丧。唐代的科举有进士,有明经,有特科。特别是特科,成就了不少千古名相,如贤良方正,如能言直谏,使天下才俊尽入毂中矣!宋代除了在考试制度上悉尊唐制外,考试形式上还有策论,古文等。而明代科举,只设进士科,而且考试形式限死在八股上。其目的就是使天下士子无法自由发挥,不能妄议朝政。选拔出来的士大夫,只能成为皇帝本人的奴隶,沦为皇权的执行者,而不是社稷的建设者。用这样目的选拔出来的人才,有几个能有真才实学?用利益把学术结合起来,匡骗了天下的读书人,使其不能把精力用在真正的研究上,一个个沦为与国无益的腐儒。所以,终明一代,出现了金凤在野而乌雀在堂的可叹现象。这些所谓的“才俊”再到官场上去洗涤一番,就更加的臭不可闻了!

军事上,因为皇权绝对化,叫皇帝把军权视为命根子。这就出现两种现象,一是对军队的绝对控制权,二是对战争的绝对指挥权。而战争永远是强者的武器,弱者去统领它,只能是败坏国家的武装机器。明代皇帝善于招降纳叛,把原来的土匪草寇都收进自己的帐下,这就是“以兵息寇”法。如果是强者去统御,那不会出什么乱子,如果叫弱者去统御,又逢乱世,这些人就会沦为兵寇,其危害性是毁灭性的。太祖,成祖都是在战争中打过来的人,知道怎么与这些人打交道;而后世之君深居内宫,不晓战事,又怎么去制服这些虎狼之师呢?所以到思宗朝,兵寇与民贼大炽,相交为患,烧灭了大明三百年的基业。同理,一个不懂战争的皇帝去指挥战争,只能导致亡国大祸。土木堡之变就是最好的例证。明代皇帝在这方面太缺乏必要的自知之明,不懂用人以利已的道理。

其次,宦官专权与厂特制度的结合,并祸乱民间。前面讲说,皇权空断是宦官专权的前提,而明朝皇帝也大多不争气,经年累月的不问政事是寻常之事,这如果放到其他任何朝代,大概都算是很荒唐的事情;而在明代却变成了常理!这些宦竖站据司礼监这一风水宝地,可以待皇帝批答奏文,下行诏谕,实际是上把最高的决策权与行政权都拦为已有。而明代外戚与朝臣的势力又特别的弱,失去权力的应有平衡,大权自然被权阉所带理。再加上宦官掌握了东西两厂,握有司法与缉查大权,天下人自然敢怒而不敢言。权力有衍生的趋势,权阉手握最高权力,自然会向经济,军事,文化上索取更多的权力。但由于太监干政是违背常理的,在道义上得不到任何支持,所以纷争必然会在统治内部蔓延起来,最后烧到了民间。王振时代,斗争还停留在相关人物上;到了汪直时期,就把打击面扩大到了整个官僚系统,甚至连平民百姓也不能免祸。刘谨被称为立皇帝,魏宗贤被称为九千岁,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讽刺!明朝也在内部纷争中渐渐走向衰弱,走向崩溃!


最后,政治上的黑暗带来了风气上的败坏。由于明朝权力在各个领域的绝对化,导致了似欲的膨胀。大环境如此,却还要强调什么理学正统,这必然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客观地说,另一面也萌发了思想启蒙运动,王阳明的心学创立了出来。大禹治水,尚用疏的办法,而明朝统治者却在人性上用堵的办法,造成了人性的虚伪与分裂。民风焉有不坏之理?明儒强调正人纲,去私欲;暗底里却一个比一个肮脏堕落。表面上的道貌岸然,始终不能掩饰内心的龌龊渺弱。皇帝淫,官宦淫,百姓也淫。一家一本春宫图,虽然夸张,实为写照。明代尚贞,却泛滥了淫风,不得不给人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宋代曾有人总结国弱的原因之一是士大夫无耻,而明代的士大夫,可与宋代相比否?北宋灭亡,士人奋发图强,留有百年基业;而南明各小朝廷从上到下却醉生梦死,非但恢复无望,连偏安也不可得,被清军各各剿灭,悲哉!马士英之流,就是最好的典型;如此“中兴之臣”,焉有中兴之国?国之将亡,还损兵肥私,国之灭,皆常理!

汉以国强而恒亡,唐以兵盛而主熄;而明,恰恰是以权独而遭祸!可怜了思宗,伤心地看着这破朽的马车摔下悬岩,自已也以身殉国,吊死煤山。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复使后人而哀后人也。明之亡,本朝实应鉴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