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哨兵的“九种武器”

哨兵之“九种武器”


鱼生于水,而相忘于水;人生在江湖,而相忘于江湖。军营生活还在继续,而对于熟悉,人们往往忽略忘记。虽然部队已经进入到高科技时代,但是哨兵手里传统的这“九种武器”无法舍弃。关键时候,这些东西都能派上用场,为了不被忘却,现归纳整理。


枪:第二生命


枪能有效保护自己并射杀敌人,一般不常用,一旦出枪,便有伤亡。哨兵手里的枪一般配有军刺。枪是维护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被视为哨兵的第二生命,正因为如此,军营就有了“爱枪如命”的说法。枪是哨兵的“身份证”,正如医生的手术刀、老师的粉笔、学生的书包、商人的计算器一样。


橡胶棍(电棒)、盾牌:常规武器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橡胶棍(电棒)是军队纪律严肃性的执行者。持有者一般都是“内卫”,所谓“内卫”不单指武警的内卫,而是指担任纠察和部队大型活动维持秩序的哨兵,一般的场合,只要橡胶棍(电棒)在手,就代表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有时还配合盾牌使用,符合一攻一守,一刚一柔的逻辑。


拒马(地钉、破胎器):避开锋芒的屏障


这让人不得不想起《水浒》里“三打祝家庄”的情景:梁山人马攻打祝家庄时,地面布满了铁蒺藜、陷阱、深沟,军队寸步难行。拒马(地钉、破胎器)也具有异曲同工之妙。试想,对方如果开着汽车飞速冲击撞人,如果没遮没挡的,人势必要吃大亏,有了这些东西无形就成为保护哨兵的一道有力屏障。


石灰粉:干扰追踪留下的记号


俗话说“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如果把灰洒在身上效果会怎样呢?出现石灰粉的场合说明,我方当时不占优势,给对方制造干扰,或者正在追捕,即使没追上,给目标洒上一把石灰粉也留下“被通缉”的记号。这样,便于其他战友追踪识别。设想一个穿着军装的“敌特”分子混在人群里,肯定扑朔迷离,真伪难辨,但他如果从岗哨路过,被留下石灰粉,做出记号,那就很容易被揪出来,身份一旦暴露,必然会引起众人的警觉。


捆绑绳(手铐):猎人的网


捆绑绳(手铐)出现的地方,一般来说是我方具有了绝对优势,已经将对方完全制服了,为了防止对方逃脱,就将对方束缚。就像是猎人在捕猎的时候,用到的网,抓住之后再慢慢收拾猎物。对方的反抗危险程度决定了捆绑绳(手铐)的用途。安定的环境下,捆绑绳(手铐)是很少能派上用场的。


手电筒(探照灯、监控摄像头):哨兵的眼睛


适用环境多在黑夜,手电筒(探照灯、监控摄像头)是哨兵的眼睛,看自己也看周围的环境,根据警戒范围的大小,手电筒的规格也不完全相同。小的手电筒可以随身携带,大的手电筒拿在手上,远远地看上去还被貌似电棒、警棍,具有震慑作用。晚上摸黑站岗的本事不是人人都具备的,所以手电筒被哨兵广泛使用。


报警器(通常为电话,或是电铃):哨兵的喉舌


情况紧急时,当哨兵拿不定主意,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处理好这种情况,向上级报告就显得十分必要了。一般值班哨位上都有电话,也有电铃,用电铃的时候特别少,除非遇到紧急情况。哨兵往往在使用报警器的时候,处于势单力薄,占劣势,或希望得到救助,甚至在无奈的情况下发出求救待援的信号。


文房四宝 (带班员的专利):监督的“家法”


这是没有杀伤力的武器,“文房四宝”一般指一支笔和一个本子、一个文件夹、一支备用笔芯。对岗哨的交接情况,哨兵的军容风纪、警惕情况以及周围的环境卫生做记录,对履行职责好的哨兵完全不构成威胁,但是对少数个别拖哨误岗的哨兵,还是有震慑、警告的作用,情况严重的,担任巡逻纠察的带班员会认真详细地做好记录,上报军务部门,等待处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