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目送着方长官一行人远去,宗泽突然想起舞台上的胜男,急忙向台上奔去。台上早已一片混乱,家长们纷涌而上寻找着自己的孩子,叫声哭声混成一片。宗泽望着攒动的人群,焦急万分。他想喊,却不知怎地,就是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温暖的小手紧紧握住。那种感觉很奇异,似乎有股热流顺着那双手传递过来,霎时间将他周身暖遍,带着浓浓的依恋与绝对的信赖,紧紧握住了他的心。

疑惑之中,他转身回头,正迎上胜男的盈盈笑脸。她嘴唇微张,唇角向上调皮地翘着,千言万语全部凝在这笑容之中,让人倍感欣慰。

宗泽的眼睛湿润了。

胜男对他道:“哥哥,刚才你真是太勇敢啦!”

宗泽一把将她拥在怀中,心中满是愧疚。为了她,他十几年来都不曾显露武功出手救人,没想到这次竟一时冲动坏了规矩。

胜男对他这过份反应有些惊奇。但她十分享受被他拥入怀中的感觉,这感觉温暖而又踏实,那一刻,仿佛回到了儿时,哥哥就是这样抱着她,日复一日,直到她上到师范学校,哥哥才与她拉远了距离。当然,只是身体上的距离。她知道,哥哥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怀着她。如今重拾旧事,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她满足地贴在他胸前,欣喜地闭上了眼睛。

另一只胳膊不知什么时候穿过宗泽的手臂,将他紧紧搂住。待宗泽反应过来,另一张小脸已贴在了他的胳膊上。郁婉秀娇声娇气地哭着喊了一声:“洪大哥!”接着抽抽答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胜男冲她嚷道:“喂,你搂着我哥哥做什么?”

宗泽本已甚觉尴尬,被胜男点破,不觉脸上一红。他急忙抽出被郁婉秀紧紧抱住的胳膊,轻轻咳嗽了几声,这才安慰道:“已经没事了。小妹妹,你家人在哪里,不如我带你去找他们吧。”

乍一听到这个称呼,郁婉秀愕然。她与胜男相对而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宗泽不明白她们在笑什么,脸不禁更红了。

胜男笑着解释道:“我哥哥就是这样,我们在他眼里永远都长不大。”

正说着,郁婉秀的大哥郁景宏正好赶来,看到妹妹,他急忙冲上去问道:“阿秀,没事吧?”

为着他迟到,更为着方才被洪胜男的大哥出尽风头,郁婉秀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没事——才怪!”

郁景宏却没有在乎妹妹的不悦。他的目光落在了胜男身上。眼前的这名女子,眉如黛,眼如凤,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红唇,配在一张粉嫩的鹅蛋脸上,愈发透出俏丽娇媚,让人不觉眼前一亮。郁景宏按捺不住激动,对妹妹道:“这位,就是你常常提到的洪小姐吧?”

“是啊。”郁婉秀应了一声,“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洪胜男;这位,是她的大哥哥,洪……”

宗泽抱拳行礼道:“在下洪宗泽。”

郁景宏不过二十出头,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尤喜舶来之物,对这种传统的行礼方式颇为不适。他不自然地跟着也抱了个拳,这个动作与他那身西服相配,看起来甚为别扭。胜男不禁被他这不伦不类的举止逗笑了。

见胜男发笑,郁景宏并不显尴尬,反觉此女子性格大方开朗,很象西方女子。于是,他报上了自己的大名,便伸出手想同胜男握手。对嘛,握手才是新风尚。胜男毫无羞怯之意,大方地伸出手来,哪知另一只手却从半路将她挡住,直接迎向了郁景宏。

郁景宏抬头一看,却见宗泽对他微笑道:“郁先生,幸会。”

郁景宏这下很是郁闷,却又无法,只得同宗泽握了握手,心中好不遗憾。

宗泽回头对胜男道:“今天先跟大哥回去,等学校的事处理完了再来上学。”

胜男却不肯:“严校长不是交待要照常上课的么。我不回去。”

宗泽沉下脸来,道:“哥哥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郁景宏见状,急忙上前打圆场:“洪小姐,你大哥说得没错,我也要带阿秀回家呢。”

郁婉秀还想强一强,却被郁景宏死拉硬拽地拖走了。胜男失去了声援,只好乖乖地跟着宗泽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