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刺 正文 第三章神秘少年(三)

天地飘鸥 收藏 0 1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URL] “叶扬,你这三天干嘛去了?手机关机,连个音信也没有。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梅馨月看着一脸微笑的叶扬,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月,你可真是冤枉我了!像我这么善良的人,就是借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胡作非为呀!” “哼哼,我量你也不敢!”梅馨月的小手狠狠在叶扬腰里蹂躏了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叶扬,你这三天干嘛去了?手机关机,连个音信也没有。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梅馨月看着一脸微笑的叶扬,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月,你可真是冤枉我了!像我这么善良的人,就是借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胡作非为呀!”

“哼哼,我量你也不敢!”梅馨月的小手狠狠在叶扬腰里蹂躏了一把,把叶扬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把手机关了?”梅馨月不依不饶。

“那个地方信号太差,开机也没用,所以关了!”叶扬似乎很老实。

梅馨月见叶扬对答如流,也不再追问。她忽然想起来找叶扬的目的,嗔怪道:“我在‘青月馆’给你报了名,可就是找不到你的人!”

“‘青月馆’?”叶扬惊讶道。

“S市最有名的跆拳道武馆呢!”梅馨月笑了:“我和崔恩洙馆长打过招呼,他已经同意你去那里学习跆拳道,这么好的机会,你一定要努力,千万不能让我失望!”梅馨月也是S大学的学生,比叶扬低一个年级,读的是经济管理,因为人长得漂亮,功夫好,为人又颇有侠气,在S大学是一个名人。

叶扬刚来S市时,正碰上一个女孩儿追抢包的歹徒。

女孩儿边追边喊,可路上的行人听到女孩儿的喊声反倒躲得更远了。

女孩儿没办法,也许是性格倔强的缘故,她竟一个人追了下去。

恰在这时,歹徒迎面撞上了叶扬。

也许是吓坏了,看到歹徒气势汹汹地跑过来,叶扬手中拎的东西竟脱手而飞,事也凑巧,沉重的行李不偏不倚正砸在歹徒的头上。歹徒狂跑了三条街,居然就这样胡里胡涂地昏过去了。

女孩儿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看过歹徒的情况,又看看目瞪口呆的叶扬,忍不住笑了。

这个女孩儿就是梅馨月,这是叶扬和梅馨月第一次相识。

当叶扬试图帮助梅馨月把昏过去的歹徒弄醒时,歹徒的同伙突然围了上来。

很多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

梅馨月看着十几个气势汹汹拿着凶器的歹徒,冷冷笑了。

她向身旁的叶扬道:“你快走,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在她的心目中,这个瘦弱的少年根本就是一个累赘。

也许叶扬吓傻了,任凭梅馨月如何催促,就是挪不动脚步。

梅馨月没办法,只好迎上歹徒,尽量给吓呆的叶扬争取逃跑的时间。

一交手,几个歹徒就被梅馨月凌厉的腿法踢得东倒西歪,众人这才知道眼前的漂亮女孩儿原来是一个跆拳道高手。

叶扬始终没跑,捡回自己的包裹,站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梅馨月勇斗歹徒。

歹徒倚仗人多势众,加上面子丢的太大,十几个人居然拿不住一个赤手空拳的姑娘,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就别他妈的在道儿上混了,干脆直接投黄浦江把自己淹死算了。

这些歹徒也不是庸手,而且是真玩命了。

毕竟孤军奋战,时间一长,梅馨月就支持不住了。

危急时刻,警察赶到,十几个嚣张的歹徒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干净利落地拿下了。

等摆平了歹徒后,梅馨月看着一脸无辜的叶扬气乐了:“你真是一只呆头鹅!”

带队的是一个天生丽质又冷若冰霜的女警官,她叫梅静宸,正是梅馨月的同胞姐姐。

看到梅馨月身旁的叶扬,梅静宸心内讶然不已。

这个少年不止相貌清雅俊美,而且身上似乎有一种很特别的东西,仿佛寂寥的冰山,又似幽澈的天宇,让人捉摸不透。

梅静宸忽然对这个陌生的少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后来接触多了,大家就慢慢熟悉了。

梅静宸性格沉静而内向,梅馨月恰好相反,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儿,整天乐呵呵的,根本不知道“愁”字是什么滋味儿。

梅馨月家住在S市内,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们膝下只有梅馨月姐妹两个,叶扬的到来,给这个书香之家增添了无限的欢乐。

梅子涵和郁慕晴都很喜欢叶扬,梅子涵是国学大师,用他的话说,叶扬这个孩子就像一片深邃的海,很难看透。

郁慕晴倒没想这么多,她对叶扬的喜爱是发自内心的,也许是没有男孩的微撼,她似乎把叶扬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嘘寒问暖,甚至在某些方面的照顾胜过了对梅馨月姐妹的关心。梅静宸自然不会说什么,梅馨月就不同了,“愤愤不平”地指责母亲有了“儿子”就忘了“女儿”,典型的“重男轻女”。

于是,叶扬凭空多了一个漂亮姐姐和一个刁蛮妹妹。

梅馨月自幼练习跆拳道,曾夺得S市女子47公斤以下级跆拳道比赛冠军,梅静宸更厉害,年纪轻轻就获得了黑带六段位,是S市赫赫有名的“霸王花”。

“我可不可以不去练习跆拳道?”叶扬对梅馨月的建议似乎很是畏惧。

“当然不行!”梅馨月把眼一瞪,硬梆梆地驳回了叶扬的“请求”。

叶扬笑了:“小月,我真的不可以练习跆拳道!”

“为什么?”梅馨月的脸色沉了下来,她显然以为叶扬在敷衍她的好意。

袁博在楼上看到梅馨月凶巴巴的仿佛河东狮吼,心惊胆战道:“这样野蛮的女人,谁敢要?”

郑浩然唯恐天下不乱,笑道:“梅馨月,叶扬刚和女朋友缠绵归来,身子骨弱得跟纸人似的,你让他现在去练习跆拳道,不是想杀了他吧?”

“真的?”梅馨月闻言,看着叶扬的眼神一下子冷了。

叶扬吓了一跳,道:“你不要相信郑浩然胡说八道。”

“是吗?如果你想否认郑浩然的胡说八道,那么,你可以给我一个更好的理由吗?”

叶扬无语。

岂知梅馨月的脸色转眼变得灿烂无比,笑着向楼上打招呼:“喂,我和叶扬一块儿去溜冰,你们去不去?”

“真的?”郑浩然最喜欢溜冰,梅馨月的提议正好搔到他的痒外,他问道:“老袁,你去不去?”

袁博眼里的笑容在镜片后面层层漾开:“我就不去了!免得给你们添乱!”

郑浩然迟疑了一下,禁不住梅馨月在下面催促,一阵风似的跑了下去。

袁博诡异地笑了。

果不其然,楼下很快传来了郑浩然的惨叫声。

袁博兴高采烈地跑到窗口,看到郑浩然正被梅馨月扯住耳朵大声求饶呢。

待叶扬在梅馨月的挟持下扬长而去后,郑浩然揉着红得发紫的耳朵,一脸晦气地回到屋里。

袁博明知故问:“咦!你不是溜冰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

郑浩然气急败坏,拎起一只枕头向袁博砸了过去:“你小子明知是个套儿,还让我往里钻,真不仗义!”

袁博接过枕头,哈哈大笑。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郑浩然揉着耳朵恨恨不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