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刺 正文 第二章神秘少年(二)

天地飘鸥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URL] 叶扬刚进寝室,郑浩然就叫了起来:“你怎么才来?于泽的比赛刚刚结束!” 叶扬笑了笑,道:“不用看,我知道于泽肯定能赢,怎么样,又一次KO对手吧?” “那是当然!”郑浩然眉飞色舞道:“第二回合刚开始,于泽闪过对方的左勾拳,撤步拧身,360度旋风踢,直接把对方踹昏过去了!” 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叶扬刚进寝室,郑浩然就叫了起来:“你怎么才来?于泽的比赛刚刚结束!”

叶扬笑了笑,道:“不用看,我知道于泽肯定能赢,怎么样,又一次KO对手吧?”

“那是当然!”郑浩然眉飞色舞道:“第二回合刚开始,于泽闪过对方的左勾拳,撤步拧身,360度旋风踢,直接把对方踹昏过去了!”

叶扬笑了,于泽的速度和爆发力他是非常清楚的,作为全国75公斤级自由搏击冠军,“冷面杀手”于泽无论是在圈内还是媒体上,都是知名度很高的人物。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于泽还有三个很“铁”的兄弟——叶扬、郑浩然和袁博。

他们四个是S大学的同班同学,而且都选择了同样奇怪的专业——哲学。

于泽是自由搏击冠军,跟哲学自然风马牛不相及,郑浩然更是让人莫名其妙,他是罕见的电脑天才,六岁就得过全国少儿计算机大赛冠军,有几所著名大学指名要他,他却以H省高考状元的身份选择了S大学的哲学系,差点儿让他身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父亲疯掉。

至于袁博,出身中医世家,从小博闻强记,记忆超群,是整个家族的希望和未来,没想到这小子天生叛逆,一头扎进了S大学哲学系,为此,他那个全国医学泰斗的爷爷一怒之下,把他赶出了家门。

唯有叶扬,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选择哲学系。

作为兄弟,既然叶扬避而不谈,他们几个也从不刨根问底,他们相信叶扬,对兄弟的尊重,岂不是对友情的尊重?

“我刚刚用电脑模拟了于泽的进攻动作,对他的动作细节作了分析,其实他还可以更凌厉更流畅一点儿!”郑浩然笑道,他经常把于泽的训练过程拍下来,然后进行动作分解,用电脑设计出最佳的运动数据,帮助于泽不断提高自己,袁博则是运动医学的高手,在两人的帮助下,于泽如虎添翼,在75公斤级比赛中,过关斩将,所向披靡。

“如果于泽能在下一场比赛中取胜,将有机会参加‘UFC’大赛!”郑浩然笑道。

“我宁愿于泽输给对手,也不要去参加什么‘UFC’!”袁博冷冷道。

在S市举行的“UFC”比赛,是中美两国“MMA”(综合格斗)协会共同组织的,旨在推动“MMA”运动在中国的发展。

“UFC”,英文全称为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即无限制终极格斗冠军赛。

现代MMA运动把散打、泰拳、柔道和摔跤等各种运动相融合,使其成为一个非常精彩的运动项目。MMA具有统一的比赛规则,参赛者可以使用拳、踢、抱摔、锁技、绞技等多种技术。比赛获胜的方式同拳击比赛相似,即KO胜、优势胜利、医生终止比赛、对手弃权、分数评定、或者取消比赛资格。整个比赛过程流畅明朗,当选手倒地时比赛继续进行,裁判很少叫暂停。比赛重量级别的划分与拳击、摔跤、柔道和散打基本相同。非冠军赛一般为三个回合;冠军赛一般为五个回合;每个回合持续五分钟,每两个回合间有一分钟休息时间。

中华武术的历史源远流长,中国民间的比武和北宋时期出现的擂台赛,其实就是MMA比赛在中国的最初形式。

巴西格雷西家族于二十世纪初期开辟了现代MMA运动的新纪元,他们提出,在比赛中任何武技都可以使用,比赛没有时间限制,不分重量级别,全接触无限制,取胜的唯一办法就是击败对手。

在巴西无限制格斗的影响下,1993年UFC在美国丹佛举办了第一届格斗锦标赛,UFC允许任何门派的武术和奥运会的体育项目参加比赛,在统一的规则下决出哪种功夫最厉害。迄今为止,UFC已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MMA比赛,而且是世界公认的最具娱乐性与竞技性的体育赛事之一。

郑浩然瞪大眼睛道:“你不是很喜欢看格斗比赛吗?怎么会这样说?”

“我追求的是一种极具震撼的力量之美,不是‘UFC’像斗鸡似的残酷杀戮!”袁博不屑道。

叶扬拿起衣服,走向浴室。

“叶扬,你准备干嘛?”郑浩然惊疑道。

“还能干嘛?洗澡呗!”叶扬笑了。

“这小子不声不响失踪了三天,回来就一头扎进浴室,真是奇怪!”郑浩然眼珠儿一转,忽然想起了什么,凑近袁博道:“喂,老袁,你说叶扬这小子老是神神秘秘的,是不是名‘草’有主啦?”

“我怎么知道?这个问题你最好问他去!我对别人的隐私一向没有兴趣!”袁博冷冷道。

“你这小子,装什么正经?好像我有窥私癖似的!”郑浩然“勃然大怒”。

这个时候,寝室外面传来一个银玲般的声音:“郑浩然!”

郑浩然吓得一缩脖子道:“天!麻烦来了!”笑着跑到窗前,向楼下道:“梅二小姐芳驾光临,有何指教?”

楼下的少女身材高挑,腰肢纤细可人,修眉杏眼,浑身上下透出勃勃英气,显得青春**。

“叶扬还没消息?”少女的神色很是急切。

郑浩然笑道:“梅馨月,你老这么关心叶扬,让我们很受打击。尤其袁博,潇洒多情风度翩翩,也不比叶扬差什么呀,你怎么眼里就只有一个叶扬呢?”

袁博从后面上来,踹了郑浩然一脚,怒道:“你小子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关我什么事,干嘛扯上我呢?”笑着向梅馨月打过招呼,道:“叶扬刚回来,正洗澡呢!”

“真的?”梅馨月霎时笑靥如花。

“当然是真的!如果你不信,可以上来看看!”郑浩然捉狭地笑道。

“郑浩然,你最好小心点儿,别让我抓到你!”梅馨月红着脸啐道。

郑浩然和袁博哈哈大笑。

换过衣服的叶扬刚出现在窗口,梅馨月就嚷起来:“死叶扬,快给我滚下来!”

叶扬看看身边的兄弟,那两人把手一摊,爱莫能助,郑浩然更是一付欠揍的坏笑,意思很明显:小子,你死定了!

叶扬怒道:“关键时刻落井下石,以后别说是我兄弟!”

岂知两人异口同声道:“兄弟,放心去吧!如果你不幸做了花下鬼,我们一定前仆后继,誓将爱情进行到底!”

叶扬瞪了二人一眼,慢腾腾走下楼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