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什么睡坏了市长们的腰?

丹东200 收藏 0 1067
导读:据《羊城晚报》报道,2月22日上午,广州市长万庆良参加市政协经济界委员的小组讨论时,履职一年的他说了三个“想不到”:一是贡献大, 想不到。去年,广州市财政总收入3348亿元,上交中央2100多亿元。二是很差钱, 想不到。在这3348亿元的财政总收入中,除了交国家、交省里,广州留下的只有872亿元,加上中央税收返还的,共900个亿多一点。这其中,一半还要下拨给12个区(县级市)。“人人都说广州富得流油,其实广州的财力是捉襟见肘。垃圾处理、污水处理……刚性支出缺一不可。我如果说广州穷,人家要笑;但是缺钱,这是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羊城晚报》报道,2月22日上午,广州市长万庆良参加市政协经济界委员的小组讨论时,履职一年的他说了三个“想不到”:一是贡献大, 想不到。去年,广州市财政总收入3348亿元,上交中央2100多亿元。二是很差钱, 想不到。在这3348亿元的财政总收入中,除了交国家、交省里,广州留下的只有872亿元,加上中央税收返还的,共900个亿多一点。这其中,一半还要下拨给12个区(县级市)。“人人都说广州富得流油,其实广州的财力是捉襟见肘。垃圾处理、污水处理……刚性支出缺一不可。我如果说广州穷,人家要笑;但是缺钱,这是真的。”三是条件差, 想不到。广州市政府的办公条件这么差。中午连一个休息的房间都没有,全都是睡沙发。各个副市长睡歪了腰椎、睡坏了颈椎。


看到这则报道,作为读者,我们也有两个想不到:一个是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广州,作为“京上广”所谓一线城市的广州,贡献很大众人皆知,但是这么差钱想不到;再就是,市长竟然还要埋怨办公室里没有床,怪沙发睡坏了市长们的腰和颈椎想不到。


众所周知,办分室是办公的地方,是人来人往的地方。沙发也是供客人或同事谈工作的地方。市长办公室,来的人多,再加上要有必要的对外形象,面积大一点,设施好一点,沙发高档一点,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如万市长所说,因为办公条件差,办公室里只有沙发没有床,就让有费解了!难道市长们的办公室里非要有床,可以供他们休息,才说明办公条件不差吗?如此说来,全国各地,无论是哪一级领导干部,也无论是什么级别的企业家,在办公室里摆床的能有几位呢?难道都能说明办公条件差吗?


我们理解万市长说这话的意思,他只不过是想表达广州市手头很紧这样一层意思,只是想借用市长们的腰来作一个形象的细节性地说明,这样更有说服力。但是市长们的腰坏了和颈椎坏了与办分室有没有床之前的确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市长们也可能是长时间地坐着办公,没有注意休息,累坏了腰; 也有可能是到了一定的年龄,骨胳老化,出现了相关病症;还有可能是从事其它活动不注意方法,而将腰和颈椎弄出问题。最不能说明,也最让人猜疑的是因为没有床而让市长们的腰和颈椎出问题!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来一个假设。就是假如真的是因为广州贡献巨大,财政紧张,以致于办公条件艰苦地,没有可供放床的办公室,那又是什么原因呢?按照市长的解释是“没想到贡献这么大”,也就是把钱都交公了。但是在当天的人大讨论会上,市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的“爆料”却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他说,“广州举办亚运会投入了巨大资金,地方财政缺口很大。”


钟南山说,近5年来,亚运会投入资金达2500亿元,而其中1900多亿元都是广州自己承担。诚然,亚运会为广州提升城市建设带来了好处,城市面貌、交通设施等都得到了改善,但是开支这么大,广州从哪里拿钱?


钟南山认为,在国家5个中心城市中,广州地位比较尴尬:不是直辖市,也不是经济特区,财政税收要上交中央,还要交给省里,但却没有什么特殊政策照顾,地方财政的收入在5个中心城市里是最低的。


对比奥运会和世博会,两者全是举全国之力举办,而广州亚运会因为规格低一点,国家支持力度便没有那么大,“可以说以前不太当回事,这样是不公平的”。钟南山担忧地说,广州现在承担的债务很大,“背负这么大的负担,我很怀疑我们怎能实现‘十二五’规划?”


钟南山呼吁中央、省里给予广州必要的扶持,不要求补助多少,可以在5年时间里适当地返回税费增多一些、上交的税费少一点,这是政策允许的,否则广州死扛着财政缺口,最终“遭殃”的只能是老百姓。


钟南山的这番话核心意思有两个:一是广州在举办亚运会时投入了大量资金,达1900个亿,以致于广州的财政口子很大,压力也大; 再就是,省里面要给市里面政策,否则有可能完不成十二五规划,甚至会让老百姓受到伤害。


我们当然要为钟院士这种为民请命的精神叫好。但是,我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在举办广州亚运会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少一点开支呢?少一两百亿的开支,你的财政就会宽松很多,你建带卧室的办公室也会很多,你背负的债就会少很多!


对于国际盛会,我们当然要重视,但是我们也得量力而行啊!你总不能打肿脸冲胖子啊!你经济这么发达的城市,搞一次盛会,都会出现财政亏空,搞得办公条件上不去,市长在办公室里睡沙发,以致把腰和颈椎都扭伤了,还有可能“完不成十二五任务”,那些贫穷的,经济远不如广州的偏远省会的城市,他们也不是在大操大办所谓的节会吗?它们能承受得了吗?那里的老百姓不受到影响吗?那里的官员们的身体不受到伤害吗?


那么大家为什么还是要大操大办各种节日呢?往好里说,是为了提高当地知名度,活跃地方经济,加快当地的城市建设和社会发展,为人民群众谋利益。如果我们控制好规模,协调好各种利益,当然是皆大欢喜,有所收益; 但我们更多地是不顾实际情况地办会办节,大操大办 地搞各种盛会庆典,这种庆典归根结底是面子工程,是形象工程,是为了往领导脸上贴金,是为了捞政绩。这样的盛会,轻则累了各级官员,让他们患上腰痛颈椎痛的毛病,重则害了当地经济,苦了当地群众,贬坏了党和政府形象,最后害的还是官员自己!


是什么睡坏了官员们的腰?我以为,不是沙发,不是椅子,不是床,更不是“没想到的贡献”,是什么?是好大喜功的为官理念,是缺乏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是错位的发展观和政绩观!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