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0亿与馒头:血馒头走了与“馒头税”来了

lixiaolan 收藏 28 166
导读: 馒头是北方人不可或缺的食物,近代以降,作为文化符号出现也只两次,且都带着血:    一为鲁迅笔下《药》中的那枚人血馒头。那文章能让人从脊梁骨透寒气,可能怕学生因此着了凉,有司把《药》从高中课本删了去。    二为恶搞电影《无极》的《带\血\馒\头》,因为也带着血,遭到了围堵。    三为刚刚进入视野的“馒头税”,不带血,但滴着脂与膏。    如果不是山东政协委员潘耀民,还真不知道竟然有个“馒头税”:即对馒头制品要征收增值税,税率为17%。加上杂七杂八税与费,直白的说,1元馒头,近2角钱税。

馒头是北方人不可或缺的食物,近代以降,作为文化符号出现也只两次,且都带着血:

一为鲁迅笔下《药》中的那枚人血馒头。那文章能让人从脊梁骨透寒气,可能怕学生因此着了凉,有司把《药》从高中课本删了去。

二为恶搞电影《无极》的《带\血\馒\头》,因为也带着血,遭到了围堵。

三为刚刚进入视野的“馒头税”,不带血,但滴着脂与膏。

如果不是山东政协委员潘耀民,还真不知道竟然有个“馒头税”:即对馒头制品要征收增值税,税率为17%。加上杂七杂八税与费,直白的说,1元馒头,近2角钱税。潘委员呼吁,面粉与挂面等增值税率13%,馒头也是“粮油复制品”,也应执行13%的税率。

不得不恭贺相关部门,竟恶搞出个“馒头税”。可以回答潘委员的是:不管多与少,对食品以及食品加工环节征税,就是“吃饭税”。如此恶税,喀嚓一下拉倒,不容讨论。

为什么如此恶税竟然能从1990年代初维持至今,对应的是一条只开源不节流的特殊治统:只做加法,不做减法。十年间,应该减掉的“三公消费”不但没有减掉,反而膨胀,而越膨胀就越做加法,恶性循环中,重税治了国,车船税,房产税,土地财政呼啸而来。

更可笑,但又让人笑不起来的是,仅广州亚运会炸响的那枚超级大爆竹,造价挺高昂的,从最初的20亿,到最后增加到了2100亿。另一个事实是,如斯大烟花,并不只是在广州爆了一个。

让我们用2100亿做道算术题:

一是2100亿可以买多少馒头?

按1元可买5个含税小馒头计,2100亿可以买1.05万亿个含税小馒头。按1人1天消耗5个含税小馒头计,够13亿人吃上160多天。

二是2100亿可以抵消多少馒头税呢?

按1斤2毛的税来计算呢,可以为10500亿斤馒头免税。按1天消耗1斤馒头计,这些无税馒头可以让13亿人吃上807天。

有馒头如此,馒头是神奇的馒头,家国是神奇之家国!咱是服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