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四集 12月15日 南京大屠杀第三天 蒋王庙复仇 第五章 乔装回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燕京安慰着坚决要杀汉奸的罗参谋道:“我们要回去一部分人的,城里还需要我们。”


楚绍南看看罗参谋说道:“汉奸是最可恶的人,我们也会惩治他们的,高冠吾的地址我也打听到了。不过你这满口广东味还是去安徽宁国你们八十三军的集合地为好。”


罗参谋道:“不行,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又卖国又骗中国人的汉奸,而且我的日语是不带广东味的。”


燕京和站在身旁的王德富等人都笑了。楚绍南一听他会日语,点点头和罗参谋握了下手。


天色渐黑,燕京忙把马达、胡大奎、王德富、刘正文、罗维汉等人召集到楚绍南周围。


马达汇报说:“缴获三八大盖185支,手枪25把,轻机枪9挺,重机枪2挺,掷弹筒9具。我军被骗武器清点,步枪280支,手枪12把,机枪6挺。”


胡大奎补充道:“歼灭鬼子228人,没有俘虏。我方官兵主要是教导总队和八十三军的,共230人。”他是指从山上冲下来的,没有被骗的我方国军官兵。但现在还有陆续赶来的。


罗维汉低声补充了句:“掩埋了573名兄弟……”


楚绍南深思着和燕京商量了一会儿,他看着马达商量说:“这些弟兄里教导总队的不少,我看这样吧,你率他们冲出去,我建议你们先冲到宝华山打游击,等局势稍好些再寻找大部队。”


马达有些犹豫:“可是,刚和大家相处,而且洞里、李执舍里还有兄弟……”


楚绍南说:“我们也不舍你这员虎将啊。可是这二百多号人也应该有个头。这样,你把你的十八勇士都带着,给我们留两挺机枪还有那些手枪,其他的武器和鬼子的五辆车都归你。”


燕京接过来说:“五辆车正好装下这些人,你们都换上日军的服装,今晚趁黑一口气开上宝华山。我给你画个路线图。”


马达的十八勇士大都是工兵营部下,个个会开车,缴获的五辆车满载着人员和武器装备开拔了,马达与楚绍南、燕京和胡大奎等人一一拥别。没想到这个马达很有主见,他居然下半夜又带车返回,召走200多士兵和装备,成功地在宝华山站稳了脚根打开了局面,成为南京侵华日军眼中屡除不掉的一根钉子。马达把楚绍南任命的南京战时第五特别小队队长的称号一直保持到抗战结束,手下的人马也发展到一千多人。下山后马达被国民政府誉为“抗战第一游击英雄”,授予了勋章和少将军衔。只可惜三年后坚持抗战八年的他在国共内战中殒命。


两批人马分手后,楚绍南带着家住南京城里愿意进城的35名官兵,化装成日兵乘来时的卡车向太平门开去。


这时已近晚七时,在城北鱼雷营方向传来的一阵密集的机枪扫射声中,楚绍南的卡车满载一车背着三八大盖装束整齐的日军开进了太平门。这阵枪声是日军的野田部队在屠杀九千多名军民,还驱赶着中国军民从宝塔桥上跳下三千多人,然后逐一射杀,手段残忍之极。又一笔血债沉甸甸记在心头。


罗参谋从进了城门就瞪大眼睛寻找那三台小汽车,但高冠吾他们却没了踪影。罗参谋只好随着楚绍南进了九华山公园的李执舍洞。但他誓死报仇的决心没有动摇,后来他在南京城里以赶马车为掩护一直在寻找当了南京伪市长的高冠吾,并在1940年夏天于朝天宫东面,就是现在的省委党校门口行刺高冠吾,虽然没有成功却也吓得高冠吾胆战心惊,日军当时紧闭城门三天三夜,进行了严密搜查。再后来尽管高冠吾后来调任安徽省伪省长,罗参谋也曾跟踪他到南昌和合肥行刺。


勇士们凯旋而归让提心吊胆的陈业清副队长放下心来。通过这场战斗,李执舍也武装了起来,35支三八大盖,两挺机枪,还有近40把手枪和一批弹药。人员虽然走了19人但又加进来35人,共有128人。听燕京介绍了经过后,陈业清欣慰之余深为马达的离去而惋惜,以后他坚辞不设第五小队队长一职一直担当副队长,以纪念与马达的一日患难知交。


夜里十点,楚绍南五人对付过哨兵的盘问开着两辆卡车进了安全区,把下午“征用”来那辆拉大米的卡车开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门前扔在那里。另辆车开到了鼓楼附近停了下来。楚绍南、燕京和胡大奎、王德富、刘正文五名“日军”钻进了熙凤堂,与这里的特别小队三小队队长教导总队上校团长谢承瑞和副队长三十六师中校副团长吴大伟交流了情况。


接着五人又开车来到了新街口的宝钗府,与战时特别队第四小队队长八十八师的华品章上校和副队长宪兵团营长柳海洋少校交流了情况,柳海洋的干妈为五人端上了馒头和咸菜,说没有水做不了稀粥,王德富马上说明天我们会送来水的,他和刘正文很兴奋,不知道安全区里还有这样的机关,隐藏着这么多国军精英。胡大奎甚至说回去和万参谋长请示策划个南京暴动。


楚绍南决定让王德富和刘正文留在安全区,他们的家都在安全区内,可以继续与中国警察的身份开展营救工作,并担任各小队间的联络和补充给养工作。


出了宝钗府,王德富和刘正文脱下了日军军装,露出了黑色的中国警察服,燕京和他们确定了联络方式,便送他们回到自己的住处。王德富和刘正文的家里人看到他们平安归来悲喜交集。


燕京和楚绍南商量,将来可在中国警察里面也成立一个特别小队,利用他们的身份保护更多的难民,如果日军要在南京实施殖民统治,维护治安的警察身份更为重要了。楚绍南点点头,说找时间和任军也商量一下。


卡车又向五台山下的黛玉园开去,路上看到难民在路边的一片片棚子,偶见微弱的烛光。日军仍在安全区内三五成群地乱窜。进了黛玉园,胡大奎更为这里的宽弘和优雅的设施瞠目结舌,可卿坊和这里没法比了。燕京把车上的几套日军军服和几把手枪抱了进来,胡大奎这时才放下了手里一直提着的机枪。


看到孟莉莉和曾纯如没在,燕京焦急地来回踱着。


楚绍南打开今天缴获的日军大尉中队长的地图囊,拿出几份文件,都是指挥攻占南京的直接指挥者朝香宫鸠彦签署的命令,还有一份是17日举办入城仪式的文件,上边写着16日严加搜捕中国便衣兵保证松井石根等高官安全的命令,还有入城仪式的活动程序。


楚绍南恨恨地说:“天皇家族都参与屠城了,这个朝香宫鸠彦是日本天皇裕仁的叔叔。原来直接指挥者是他,松井石根是他上面的方面军司令官。”


胡大奎读着要举办入城仪式那份文件:“哼,等松井石根司令官进城时,我们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这时,孟莉莉和曾纯如进来了,燕京急切地迎上去:“不是说不让你们出去嘛。”


曾纯如上前说:“我们是想给你们弄点干粮和热汤,出去就回来了。”


金陵十二钗的所有洞都储有大量粮食,唯独黛玉园储备不多,也许是黛玉不食人间烟火吧。这也是南南京京没有往这里领官兵和难民的一个原因。


胡大奎看着两个打扮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孟莉莉和曾纯如,用眼光询问着燕京。


燕京介绍道:“她们是我们的女朋友。”这一句把楚绍南和曾纯如弄了个大红脸。“这位是胡大奎营长,是我们特别一小队的队长。”燕京接着介绍道。


曾纯如急忙找话掩饰着:“胡营长,你们过来快点喝点汤,这里还有烧饼。”


三人真的渴极了,抢着喝汤,楚绍南的动作很夸张,看得出是在掩饰燕京言语的误会,曾纯如心怦怦直跳。


孟莉莉神秘地对燕京说:“猜,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什么?”曾纯如也兴奋地站过来。没等燕京和楚绍南反应,孟莉莉开心地跳起来:“这里有大批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呀,够一个医院用的啦!”她和曾纯如都是医生,药品就是她们治病救人的武器啊,自是十分欢喜。


燕京也眼睛一亮:“真的啊,太好了。我也一直在找药品放在哪个洞了,前几次来,这里太大就没有找到。现在汽油找到了,药品找到了,还没有找到印刷厂及一些特殊设备在哪个洞。”


楚绍南问:“常用的药品都有吗?”曾纯如如数家珍地说:“消炎药、抗菌药、止痛药、麻醉药、消化药、心血管药……注射的,口服的应有尽有。器械也挺全的,可以在这里做一些小手术。对了,拉贝先生最需要的胰岛素这里也有,他有糖尿病总是怕战火纷飞的断了药,明天我给他送几盒。”


燕京放下热汤喘了口气问道:“今天安全区的情况怎么样?”


孟莉莉叹口气说:“刚才出去也是想了解些情况向你们汇报的。今天进安全区搜捕军人和抢劫的有增无减,各个路口都有日军随便进入,把一批批的男人带走,大批的如司法部的二千多人,小批的几十人几百人的随便带走,拉出去射杀。拉贝先生正在把司法部和最高法院这两个地方的男人一批批撤到别的收容所。这些畜生们还在到处找女人,抢东西更是野蛮,连外国人的家里也进去抢。我们学院的送大米的卡车都被他们抢走了,不过刚才魏特琳女士说又找到了那辆车。”


燕京笑道:“要是日本兵抢去了还能给送回来?那是我们借用的。”接着燕京大致和她们俩讲了今天的事情,两位女孩儿钦佩又担心地看着他们。


胡大奎竖起大拇指说:“南南和京京真是男子汉,大英雄,临危不惧,从容不迫。救了那么多人,杀了那么多鬼子,积德啊。中国人都是这样中国就有希望了。”


楚绍南说话了:“我们做的还早呢,我听今天的枪声分析情况要比昨天严重,尤其是从下午开始的枪声一直没停,到了晚上达到了高潮。而且都是日军单方的枪声,不是交战的枪声。真是生灵涂炭啊!”


燕京拳头一握说:“尽我们所能吧!多救一些人,多惩罚鬼子。只是,我一直不敢用刺刀。”


这时曾纯如慌张地跑进来,她刚才去洞口取带过来的一捆书:“南南,京京,不得了啦呀!莉莉,你们学院那里一片哭叫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