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四集 12月15日 南京大屠杀第三天 蒋王庙复仇 第四章 机枪轮流用

秋林1 收藏 0 1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这时是下午三点左右,太平门属于南京城的东门,但仍可听到下关和汉中门传来的机枪扫射声。汉中门的三千人屠杀还在进行着。 昨天日军从大方巷兵工署内搜查出的200多难民,这时被用汽车运到下关中山码头,只留下十个人装回中岛部队做奴役,其余人全部用机枪扫射后将尸体推入江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这时是下午三点左右,太平门属于南京城的东门,但仍可听到下关和汉中门传来的机枪扫射声。汉中门的三千人屠杀还在进行着。


昨天日军从大方巷兵工署内搜查出的200多难民,这时被用汽车运到下关中山码头,只留下十个人装回中岛部队做奴役,其余人全部用机枪扫射后将尸体推入江中;


又有一批为日军搬运弹药的中国苦力,把弹药运到下关后皆被日军刺杀挑入江中;


在挹江门姜家园南首,日军刚刚把300多名居民集中起来,用机枪射杀,然后纵火烧毙,无一生还。在北圩将熊桂弟等30余人,集体用机枪射杀;


稍晚点,日军从大方巷难民区,将四千名难民,排成长排押至下关,分批用机枪射杀;


……


城内的零散屠杀也在进行着,每个池塘边都成了行刑的场所。同时抢劫和焚烧也在进行着,全城火焰四起,黑烟滚滚。


楚绍南和燕京在这种沉重的心情中,走到三台小汽车前。楚绍南先围着车转了一圈,好像要征车的架式,十多名中国人急忙围了上来。


楚绍南用日语问道:“这三台车是谁的?你们是干什么的?”


其中那个矮胖子鞠个躬也用日语回答:“太君,我叫高冠吾,我们是自己人。我们来配合皇军扫荡来了!”


楚绍南大怒:“混帐,谁和你们是自己人,你们是*人的汉奸!说说你们怎么配合了?用中国话讲。”


高冠吾尴尬中不无炫耀地表着功说:“报告皇军,紫金山下有数千名中国残败兵,分散藏在蒋王庙街外的山沟里和树林中。这批败兵是中央军各部突围的精锐部队。我刚才冒充美国使馆工作人员和他们谈判,告诉他们只要放下武器,美国大使馆可以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把他们接到安全区内。现在有五百多名残败兵放下了武器,皇军刚刚围剿他们去了。没有召集来更多的败兵,实属我们办事不力。”


楚绍南和燕京一听气炸了肺,楚绍南哈哈仰天大笑:“好好,好啊,你们办得好,中国有你们这些人,哪能不亡国!”接着他大力拍着高冠吾的肩说:“哪天去登门致谢,你的家住在哪里?”


高冠吾被楚绍南接连拍在肩上疼得要叫出来,强挺着脱口说出了地址。楚绍南和燕京转身离去。


楚绍南问燕京:“蒋王庙街离这里多远?”燕京还在愤恨着这些民族的败类,咬着牙说:“十里多路吧,我们要是开车不到十分钟。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怎么会有这样的中国败类呢!”他痛骂汉奸高冠吾。


楚绍南吩咐道:“我们跟出城去见机行事,你去通知马达,挑二十个老兵出来。”


十几分钟后,一辆由刘正文开的卡车出城了,向十里外的蒋王庙街开去。车上看上去是押着残败兵,是由马达率领的18名穿着灰布军装的国军“俘虏”,这18人全都是班长、排长。这些人经历了丧失斗志到焕发斗志的转变,恢复了中国军人的勇敢。


突然一阵密集的机枪声从东面紫金山脚下的蒋王庙一带传来,楚绍南恨恨地拍着大腿:“晚了!鬼子他妈的动手了!”


卡车在驶近蒋王庙时,大家看到了日军屠杀的过程,五百多名国军士兵,打着白旗坐在山梁北侧的洼地处,山梁南侧堆放着一堆各式各样的武器。日军十几挺机枪看来是冲上了山梁,隔开了国军与武器,一字形展开居高临下在扫射着手无寸铁的人们,日兵们的步枪也在发射着。对面山坡的马尾松林里还有国军士兵的身影,他们是应该庆幸没有被骗下来。一批士兵拼命地向山坡冲去想逃出去,山坡上也有零星的枪声在接应着,但在日军的强大火力下根本无济于事,眼看着日军的机枪子弹追上了想冲出去的人,一片片扫倒在地。


卡车上的中国军人恨得咬牙切齿,人们不怕挨打就怕被骗,那是一种痛苦的伤害,是背信弃义的侮辱。马达在喊着:“今天就是战死也要让鬼子知道骗人的后果!”


停到日军的五辆卡车不远,机枪声停了下来,这里离山梁仅百多米,但要有一个上坡的过程。日军的机枪阵地上,九挺歪把子机枪和两挺重机枪的枪口还冒着缕缕清烟,每挺机枪相距三、四米远,枪后趴着两名日兵,加上站在那里欣赏战况的一名中队长和三个小队长,共26名日军在山梁上。其余近200名日兵已散在尸体堆中检查战果,一部分日军向对面山坡走去。尸体堆中不时传来没死的人被刺刀戳穿的哀嚎声,还有人在大骂:“狗日的骗子!”,还听到有人高着“*——”一声枪响后便嘎然而止。


楚绍南一看机不可失,马上押着车上的人向山梁机枪阵地走去。18名国军勇士背着手看上去是双手被绑在身后,他们有8个人手里握着短枪10人手里握着匕首,每人兜里都揣着一颗手榴弹。加上楚绍南、燕京、胡大奎和马达是22人。燕京手持短枪,嘱咐走在最前面的马达:“一定要把队伍带到这排机枪的尽头,胡营长你负责扫射近处回援的日兵,确保我们一对一。”


山脚下王德富和刘正文被楚绍南安排去消灭留守在五辆车的司机,两人各执一把王八盒子走到日军的五辆车前。先转了一圈,看到只有三辆车各留下了一名司机,另两名司机看来是好战的觉得杀中国人好玩也上阵了。他们俩用日语喊着,把三名司机凑到一起说着话,等上面一动手就开枪。


楚绍南没持双枪,另支枪分给其他勇士用了。他单手挥舞着手枪和抱着机枪的胡大奎从下车就用日语喊着:“快快地,去找你们的*战友,你们一起的,快快地。”


快接近机枪阵地了,日军大尉中队长回头看了一眼,又转回头。一名日军少尉小队长迎下来几步。


楚绍南跑到队伍前头,和日军小队长大声喊道:“你们辛苦了,也不给我们留下几个。”这时俘虏队中打头的马达已到身后,日军小队长示意马达带着俘虏从他们机枪阵地前面过:“这边的,这边的!”


楚绍南一指东北面的空场:“我们要在那里处决。”没理那日军小队长而是径直向中队长走去。这时马达已带着队伍走向日军机枪阵地身后,快速向前。这时日军中队长转过身来,一指楚绍南大骂:“混蛋,不听指挥!”同时他发现了这批人的胳膊上没有捆绑的绳子心头一凉,又一指身前急行的俘虏,伸手便去拔枪,此时为时已晚,马达已扑向了尽头的第一挺机枪,还没等楚绍南这边动手他就发动了,两枪定死了机枪手,接着又打死了第二挺机枪正往起爬的两名日兵。


几乎是同时,全体勇士嗷的一嗓子全扑了上去,楚绍南和燕京的手枪也都开了火,他们两人的目标是日军中队长和三个小队长的头部,平均分配,每人打倒两个。但没想到的是,出现了一阵混乱,因为用匕首的勇士都扑到日兵身上,用枪的反倒不敢轻易开火了。只听马达大喊一声:“快分开!”用匕首的勇士都松开身下受伤挣扎的日兵,有的日兵已被刺死了,接着一阵点射,剩余的日军机枪手全部躺在了机枪旁。


马达没等吩咐,又跪在一挺重机枪前。楚绍南下令:“两人一组全体上机枪!”十八勇士旋风一般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王德富也跑了上来抱住了一挺重机枪——他和刘正文在下面还没等上面枪响就把下面的三个司机处理了,留下刘正文看守汽车,他冲了上来。


这些班长、排长都摆弄过机枪,九挺歪把子机枪转眼间都先后随着马达和王德富的重机枪向着200名日兵吐出了复仇的火焰,胡大奎的机枪专门射向了冲向山坡的一股日兵。燕京也找到一杆长枪,瞄着日兵,嘴里念念有词地开着枪。


日兵们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局面一下子翻了个儿,刚才是自己屠杀别人,现在是被别人屠杀!机枪的主人刚才是日本人,现在轮换成了中国人。一个中队的日兵转眼间被机枪扫倒了一大片,有些日兵本能地卧倒了,仅有一点还击时间在他们犹豫着怕击中穿着皇军军服的楚绍南时逝去。


山坡上还有数百名隐藏的国军官兵也呆了!是连续地惊呆!本来好多人都在观察着情况,准备确实是美国大使馆送他们进安全区也放下武器走出来,但没想到被日军和汉奸愚弄了变成了集体屠杀!他们在惊呆在愤恨着。接着又突然天地重置,我们的人拥有了机枪阵地,在用敌人的武器复仇,他们又一次惊呆不敢相信地接受着这欣喜。


十分钟后,机枪声又一次停歇了下来,一个中队的日军没有站着的了。战场寂静着,楚绍南和燕京兴奋中观察着远近动静。胡大奎和马达、王德富扔下机枪在擦着汗,十八勇士们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发愣着看着敌我混杂的尸体堆。


突然,从对面的山坡里跑下来一个军官,挥着手枪喊着“为被骗的弟兄们报仇啊——”冲进尸体堆,冲着还在蠕动的日兵补着枪。顿时战场上沸腾了,这边的十八勇士也在喊着,山坡更多的国军士兵冲进尸体堆中,都拣起日兵上着刺刀的三八大盖,重复上演了刚才日兵在检查战况时的情景。这回是鬼子的嚎叫声此起彼伏。


燕京对楚绍南叹道:“多么狂妄的人,在死亡面前也是一样的脆弱!”


楚绍南也感慨着:“大多数的中国人还没有被唤醒,如果中国人都像现在这样,日本人哪里是我们的对手。”


燕京点头道:“日本人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全民参战,我们中国只是最小限度的被动的参战,不然,十个日本国也不在中国话下的。”


马达和胡大奎组织打扫战场,把缴获的武器和国军士兵放下的武器陆续搬到汽车前。车前车后围满了山上冲下来的国军官兵。那个从山坡冲下来的军官抱着一名死去的士兵踉跄着过来,悲怆地说:“你们是我害的啊,是我让你们接受劝降,而我,却躲在一旁看着。我,我要抓到那个汉奸,为你们报仇!”


燕京和他聊了几句,原来这军官在刚才高冠吾过来劝降时也参加谈判了,但他事到临头又留了个心眼,让30多名跟着他的部下过了去,自己躲在马尾松林中观察其变。看到自己的部下都被骗而死恨不得自杀以自惩。


楚绍南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说:“不要责怪自己了,应该庆幸还留下了可以报仇的人。那个汉奸叫高冠吾,他现在就等在太平门呢。”


那个军官马上一个立正:“八十三军少校参谋罗维汉!”咬着牙恨恨地说:“高冠吾!大汉奸高冠吾!我记住你了!兄弟,给我点时间,我带几个人去太平门把他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