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四集 12月15日 南京大屠杀第三天 蒋王庙复仇 第三章 生洞与死洞

秋林1 收藏 0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看着日军上等兵日兵惶惑的神色,手枪放在腿上的胡大奎讥讽地用日语说:“叫啥叫,杀猪啊。”上等兵看看马路左右来往的日军问楚绍南:“你们是什么人?哪个部队的?” 楚绍南用很真诚的语气说:“你不用紧张,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善良讲道义的人,才没有杀你,我们是中国军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看着日军上等兵日兵惶惑的神色,手枪放在腿上的胡大奎讥讽地用日语说:“叫啥叫,杀猪啊。”上等兵看看马路左右来往的日军问楚绍南:“你们是什么人?哪个部队的?”

楚绍南用很真诚的语气说:“你不用紧张,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善良讲道义的人,才没有杀你,我们是中国军人。”

上等兵明白了,一低头颌首嘟囔句谢谢,然后又大声说:“上等兵小田俊雄向中国军人致谢。”心里庆幸多亏没有杀过中国人。

“前面路口我要放你下去,你下去以前我想告诉你几句话。”楚绍南看看车窗外说。小田俊雄把腰一挺“哈依”一声。

楚绍南顿了下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反对杀害无辜的中国人,你就以你的善良就得到了善报,刚才我们没有杀你。而他们,日本人在中国犯下的罪恶是得不到饶恕的,日本一定会惨败的,他们将来要得到恶报。这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一句话。你听懂了吗?”见小田俊雄拼命点着头,接着说道,“再告诉你,还有你的同胞和战友们的一句话就是:中国人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人是杀不完的!不要把中国人不当人,不要不尊重生命,不尊重别人的生命就等于不尊重自己的生命!”

小田俊雄鸡啄米似地点头答应:“是的,我的母亲从小就教育过我,不要伤害生灵,我们很多人在家里都是好人,连蚂蚁都绕过去走路,但不知为什么到了外国就会这样残忍……”

楚绍南接着说:“超过中国人的忍耐限度时中国人就会爆发,就会反抗,那种力量是可怕的!用野蛮和恐吓是不可能征服中国人的!希望小田俊雄先生能继续保持你的洁身自好,早日平安回家。”

小田俊雄昂下头挺胸保证道:“我是第一次真正地接触了中国人……您的教诲我会谨记。我知道了自己以后该怎么做。”

胡大奎把车停在路边,楚绍南跳下车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异常,这才把不知所措的小田俊雄放了下来,车棚上王德富守在机枪旁,枪口仍然紧紧套着小田。

小田俊雄下了车便抱着头蹲坐在马路牙子上。虽然觉得小田俊雄可以信任,楚绍南还是指挥胡大奎兜了个圈子才进入安全区。卡车直接停在了金陵大学的蚕场门口。燕京知道进入这里的国军士兵比较多,仅次于司法部和最高法院两处。

燕京领着刘正文和王德富两名原警察,轻车熟路地找到容易隐藏国军士兵的房间。他们没有采取把人都赶出来辨识的形式,而是凭自己的眼力发现军人便点着人头向外领人,准确率百分之百。楚绍南和胡大奎守在卡车旁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也在一些日军在搜查着军人。

一会儿功夫挑出了四、五十名军官和士兵,胡大奎在逐一审查着。燕京觉得这个速度太慢,他突然想起这个蚕场有几个防空洞,便奔向最近的一个搜去。

防空洞口静悄悄的,看上去杳无人迹。微弱的光线里燕京向里走去,但走到头后也没有发现什么。转回来时他知道拐角处还有个三米见方的储藏室,有时存放水、小板凳甚至当做临时卫生间用的,一般外人不会注意的。他路过的时候冲里面顺嘴喊了句“南南”,没想到里面竟有人轻轻回答“京京——”,燕京停下了脚步,低声说:“有自己的人啊,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国军的弟兄快跟我们出来。”

里面有了光亮,燕京探头一看,哇,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着40多号人,有两人手里还拿着短枪,对着自己,一个精瘦的汉子问道:“你就是昨晚组织好多军官逃走的南南京京吗?”

燕京点下头忙说:“你们消息挺快的。不要问了,快点抓紧时间跟我出来!我们装成日军押送俘虏,用卡车把大家转移出去。”

当他领着这批官兵来到地面时,看到拉贝在指着自己胳膊上的德国国社党袖章和胡大奎大声用英语讲着:“我们的德军也不会像你们这样对待俘虏的。他们已经放下武器了,就要释放他们。更不讲道理的是,你们还抢女子学院拉大米的卡车!”

燕京看到,一辆卡车上正在把成袋的大米卸下来,原来楚绍南已看到一辆车装不下陆续赶来的国军官兵,便急中生智以日军的身份把路过这里运大米的卡车征用了。当天晚上,拉贝曾在日记里记载过这件事,魏特琳女士也气得不得了。但汽车后来的归还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

楚绍南看人差不多了,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便头也不回地用英语对拉贝说:“日本人是崇拜天皇的民族,天皇认为大和民族和日尔曼民族是一样的优秀人种,他不想只是在日本当皇帝而是要给整个大东亚当天皇,所以就要用武力征服中国和亚洲甚至白种人,这和贵国的希特勒先生是一样的。请不要妨碍日本人野蛮和没有人性的战斗!”说罢向胡大奎一摆手。

拉贝是个又高又大的胖子,胡大奎推不动他又不能太发力,只好把拉贝转着向外推着,拉贝边被推走边用自己的母语喊着:“你们日本人和日尔曼人一样?!天天跳我的院墙偷东西,钻狗洞找女人,往米缸和床上拉屎的日本人!什么狗屁优秀人种!和中国人比差远了!”

拉贝骂着骂着突然觉得有些过份了,奇怪的是这个日军小队长能听懂英语却没有和他翻脸生气,口气似乎对天皇有着不尊;他还奇怪日军征车却把大米留了下来;而且这个推他的曹长还说着中国话:“你这个老外挺可爱的,对中国人不错啊。好人,好人。”

楚绍南看看周围没有外人了,便走到这批百多人的官兵前面用汉语讲道:“各位弟兄们受惊了,我是军委会上尉参谋南南,我们几个都是中国人。我们在想办法帮助更多的国军官兵脱离险境,在以后的战斗中来雪耻,中国是亡不了的!”看到百多号汉子又有了生气,楚绍南继续吩咐大家:“现在安全区里是不安全的,但城外也有日军的层层封锁,所以我们把大家转移到城内的另外一个安全地方潜伏,待合适时机我们再把大家送出去。我们这批人要团结一心、患难与共。现在我宣布南京战时特别队第五特别小队成立,要选出队长和副队长为大家服务,你们这里有头吗?”他指着从防空洞里出来的这伙官兵。

有几十个人的目光一齐看向那个持枪的精瘦汉子,这汉子马上发话道:“那我就当仁不让了,我叫马达,是教导总队工兵营少校营长。”

楚绍南点头道:“好,马营长为南京战时特别小队第五小队队长,副队长一会儿你们在路上选出……”这时有人举手了:“副队长我来做吧,我叫陈业清,是八十七师259旅中校团副。”

胡大奎在旁一听哈哈一笑说:“哈,好啊,我是特别一小队的队长,我是上尉营长,副队长就是个上校。”

楚绍南干净利落地吩咐:“好,马达率50人上第一辆卡车,陈业清率其余50人上第二辆车。”

燕京这时跑回来手里端着一盆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烧饼和一桶水,几天没吃东西的官兵们一拥而上,只听马达不怒自威的声音:“不许乱,工兵营的先上车。”一批人马上奔上卡车,剩下的人也有了秩序,燕京把剩下的烧饼和水递上第一辆车。

旁边过去一个小队的日军,还向这边打着手势喊着加油,好像在羡慕只五名日军就抓了一百多名俘虏。当时这种几名日军抓大批俘虏的情形很普遍,因为日军总是欺骗说投降了会保证战俘生命安全。

这回是楚绍南开着第一辆卡车,燕京和马达坐在身边。刘正文开着第二辆卡车,陈业清和另一名军官坐驾驶楼里,胡大奎和王德富在车厢上押着车。

两辆卡车开出鼓楼向东面的太平门而去。一路上燕京给马达介绍着金陵十二钗中位于太平门旁的九华山李执舍战备洞的功能和注意事项。

快到太平门前应该向北拐下太平门街时,楚绍南看到后面追上来一个车队,大家顿时紧张起来。楚绍南不但没有加速拐入九华山公园,反倒在路边停了下来。因为他不想让日军注意到有车拐入九华山公园。

车队追了上来,前面三台是小汽车,里面坐的都是中国人,车窗探出美国国旗,耀武扬威的样子。后面五辆卡车满载着日本兵,足有一个中队,上面架着轻、重机枪。

楚绍南和燕京观察着。这个车队停在拐向太平门门洞的街角。很奇怪,小车上下来几个中国人,一个矮胖子和后面卡车上的日本人在说着什么,然后三台小车独自开向太平门,日军都跳下车来休息。楚绍南不想引起这个中队日军的过多注意,不能再多观察了,便开车拐下太平门街进入九华山公园。

太平门里的九华山下,成片的尸体横陈近百米,看来这里也进行了集体屠杀,血腥味扑鼻而来。

李执在红楼梦的大观园里住的地方叫稻香村,书中描写是“数楹茅屋”,外面“编就两溜青篱”,“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俨然是一派“竹篱茅舍”的农家风光。这个住所非常符合主人清心寡欲、自甘寂寞的性情。后来李纨还给自已定了个“稻香老农”的雅号。根据李执的特点,这个洞的结构是个“丰”字形。丰字出头的部位是个大厅,备有百人月余粮食,各种用具齐全,很适合居住。丰字尾部是个很大的汽油仓库,里面装有一百桶汽油。但这个“稻香老农”洞里没来得及备上武器。

第五特别小队112人进洞以后,相互拥抱庆贺。马达那伙人虽然刚从一个洞出来又进了一个洞,但是两个性质两种心情,原来的洞是死洞,现在的洞是生洞。马达统计了一下武器,有短枪7把,手榴弹29枚,短刀35把。

安顿好第五小队后,楚绍南五人告辞,准备下午再抢运出一批官兵。临行前再三嘱咐注意汽油仓库,做饭时要小心。

燕京让刘正文和王德富往卡车上装上一桶汽油,准备给那台藏起来的吉普车用。然后两辆卡车摇晃着开动,刚向西拐上太平门街,楚绍南就让车停了下来。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刚才出城的三台小汽车从太平门外开了回来,上面跳下那个矮胖子中国人和日军中队长说了几句后,日军中队长突然下令,五车日军士兵匆忙上车而去。

楚绍南眉头紧皱,和燕京说:“有点奇怪,这几个看来是汉奸了,他们在搞什么鬼呢。”

燕京沉吟道:“我分析是汉奸是在设计一个阴谋,是一个骗局,设好套后让鬼子去得利。”

楚绍南点头:“一定是这样的,走,我俩过去套套话,看是怎么回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