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四集 12月15日 南京大屠杀第三天 蒋王庙复仇 第一章 拉贝的抗争

秋林1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南京沦陷的第三天清晨,随着天色渐亮,城里几十万人在煎熬中活动起来,等待着他们的依然是不尽的恐惧。人们都在问自己问别人,这地狱般的日子还有多久?! 很多人又是一夜未睡,不睡的人里有楚绍南、燕京等数不清的志士。楚绍南四人在把特别三队和特别四队安顿好后,来到黛玉园小憩,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南京沦陷的第三天清晨,随着天色渐亮,城里几十万人在煎熬中活动起来,等待着他们的依然是不尽的恐惧。人们都在问自己问别人,这地狱般的日子还有多久?!

很多人又是一夜未睡,不睡的人里有楚绍南、燕京等数不清的志士。楚绍南四人在把特别三队和特别四队安顿好后,来到黛玉园小憩,也是检查一下这里是否正常。

燕京轻车熟路领几人进入后,大家面对黛玉园的规模都吃了一惊。

黛玉园是金陵十二钗里最大的军用战备洞,因为是在五台山麓,里面的结构发挥得很好,是一个大圆圈套着一个“米”字。米字的中央是个圆形的指挥大厅,向四面延伸出八条洞道。洞道口都是拱形的门,正厅中一面大屏风书着“潇湘”二字。整体让人油然而生一种迷离、梦幻、柔弱、动静交融的感觉。家具和用品都是精心挑选的,有着脱俗的美感和诗意。

几人太累了,粗粗欣赏了下黛玉园的风采,便各自找了一张床休息。楚绍南和燕京怎么也睡不着,白天那悲惨的一幕幕是孟莉莉和曾纯如没有亲眼见过的。

这夜睡不着的人还有失去亲人的人们,无家可归的人们,被日军折磨的千百个女人。

孟莉莉和曾纯如也只是打了个盹就醒了,她们出发为难民服务,楚绍南嘱咐她们两个小时后回来,然后抓紧教了燕京几句日语,都是呵斥的话,告诉燕京,日本人崇尚强权,最是欺软的怕硬的,见到日本人要拿出气势来先训他个狗血喷头就会老实的。

燕京又拿出小本,计算两人的杀敌记录。楚绍南已经杀了214个鬼子,燕京达到135个。燕京高兴地说:“又打死了20个鬼子了。”正说着,洞口处忽然有人轻呼:“南南——京京。”孟莉莉和曾纯如回来了。孟莉莉看着燕京手里小本子上的杀敌记录说:“圣诞节前能杀到200个吗?”燕京点点头说:“一定会的,一定要超过200个!”

然后孟莉莉和曾纯如气愤地讲述了刚才从外面听到的消息,接连不断的恶行仍然让有心理准备的楚绍南和燕京义愤填膺。

前一天晚上的夜里,驻城日军的给养还没有跟上,日军各师团继续鼓励士兵自己“征发”,就地解决食物,几乎全体士兵都出来“征发”食品和被褥。十多万日兵遍布南京的大街小巷烧杀奸掠。尤其是日军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武藤章大佐在安排日军宿地时,一改原来在城外驻防的计划,借口“城外的宿地不足”、“由于缺水而不敷使用”,命令城外的日军可随意在南京城内选择宿营地。堤坝开了,污浊的洪水撞击着、嘶喊着,带着巨大的破坏力昼夜不停地在大街小巷奔流,给南京市民带来了灭顶之灾。可想而知,就如突然间放出牢笼的一群饿狼疯狗,冲入富饶的田园和羊群。

早在从上海追赶国军的一路上,日军司令部就明文要求士兵自己“征发”,自给自足。而在征发的过程中,开始了随意地杀人*、掠夺焚烧,不反抗的也杀,反抗的更杀。在进入没有反抗的南京城里后,日军达到了无恶不作的巅峰。

在安全区外遇到的女人,不论老幼,大都是就地*然后被杀。在安全区内,除了就地*外,大都被抓走到日军的住处,几天几夜地关着。日兵三五成群地住进去,随意地发泄*。

孟莉莉哭着讲了几件日军的兽行:“昨天晚上,11名日兵夜里八点闯入锏银巷的一所民房,*了4名中国妇女,其中一人被*10次。3名日兵夜里九点在山西广场附近进入安全区内的一家住有很多难民的民房,强行拉走三名妇女,她们的丈夫与日兵拼命时被枪杀。夜里九点三十分,9名日兵闯入华侨招待所的难民营,强行拉走7名妇女和3名12岁的女孩,早晨只放回来4名妇女,都被*30多次,三个女孩当场昏死,其余人下落不明……”

太多了,孟莉莉都讲不完了。曾纯如接过来说:“安全区外的情况可能更悲惨了,早上有150多名安全区外的妇女披头散发地跑进安全区,她们都是昨晚被*过而活下来的人,她们说日兵边*边用刀刺,还让她们做各种动作,稍有不从就把刀插入*,被他们*的女人有一半死在他们的虐待下。尤其是她们的亲人,还得被逼在旁边观看,如有不从也是刺杀至死。现在还有陆续进入安全区的难民,日军也开始在安全区到处骚扰。”

孟莉莉又接着说:“南南,京京,安全区的拉贝先生和这些外国人真是我们的恩人,他们忙前跑后地救着中国人,我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昨天又有几百名女人进来,晚上多亏有三名美国先生在那里值班,保护着四千多人的妇女儿童。拉贝先生和魏特琳女士正向日军申请宪兵保护呢。对了,那三位美国人里有一个人挺像前些日子在夫子庙遇到要买你响石那位先生。”

燕京“哦”了一声:“如果是他,又这样保护我们的妇女儿童,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楚绍南看看燕京说:“看来今天我们还得当鬼子,我们先出去检查一下金陵十二钗,看看能不能找到孙师长们,然后再见机杀敌。”说着,两人又换上了日军军服,今天南南穿的是小队长的服装,京京还是军曹的军服,装扮成随军记者背上了照相机,腰里插了一把手枪。由一名少尉小队长陪着一名《朝日新闻》的随军记者四处采访还是说得通的。

临出洞时,楚绍南嘱咐孟莉莉和曾纯如:“你们今天白天就呆在这里别动了,晚上和我们一起出去。这几天是最危险的时候,我还要为燕京负责的。”说着看看孟莉莉。

孟莉莉拉着曾纯如也嘱咐着燕京和楚绍南:“那你们也要小心啊,南南哥,你也得和我保证京京和你都平安。”楚绍南笑笑与燕京离去。

日军已在安全区里乱窜了,到处搜查残败兵,寻找女人,抢劫财物。楚、燕两人趁乱先顺着宁海路去看看宝钗府。路过宁海路5号时,燕京指着路边一座园林式建筑说:“这是国际安全区的总部,拉贝先生就在这里办公。”

楚绍南看到大门有一个告示,是用日语写的:“此舍乃大日本友邦人士之地,禁止皇军进入。大日本帝国驻中国南京领事馆。”

楚绍南点着头,轻声对燕京说:“这告示看来能起些作用的,不过这上面也没有盖什么章,看来……”燕京接过说:“你是不是想今晚也写几份这样的告示啊。”楚绍南侧头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你这小子成了我肚里的蛔虫了。”

到了交通银行后面转了一圈看宝钗洞安然无恙,两人便向回走去。一路上遇到老百姓都匆忙地远远避开。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个男人,很奇怪没有避开他们,只是欠着身走着。楚绍南待他走近,用日语问道:“你的,什么地干活?”那人鞠个躬忙把手里早捏着的一张小纸条递了上来,楚绍南一看是日文写的:“此人系良民,为皇军送过物质,山田联队K•佐藤。此证。”潦草的日文,盖着一个名章。

楚绍南用汉语问道:“你的,这个条子,有人检查过吗?”那人忙回答:“我是给皇军拉车送大米到中央门,回来的路上有三名皇军检查过了。”楚绍南一挥手:“开路吧。”那人又鞠了一躬而去。

燕京明白楚绍南的意思,说:“我们缴获的那几个军官的地图囊里都有他们的名章吗?”楚绍南点点头,心想,明天要带着那些图章,多给百姓开些路条。

身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是德国人拉贝先生和安全区委员会成员斯迈思、米尔斯两名美国人,随着一名胳膊戴着白袖章的中国人匆匆向司法部大楼跑去,那中国人边跑边说:“他们把司法部里的人都赶了出来,围起二千多人,还把那里面的中国警察也抓了起来,就要押走了!”

拉贝愤愤地边跑边说:“刚才日军冈本部队抓走一千三百多人,这回中岛部队又要抓走这么多,即使是军人,也都是放下武器的了,不应该都处死的,这日本人还讲人道吗!”说着,他瞥了一眼路边的楚绍南,似曾相识的又看了一眼。他们在12日的时候曾见过一面,但现在楚绍南身为日军小队长的身份,是无法上前相认的。

楚绍南和燕京互看一眼,马上跟行在拉贝后面。转过司法部大楼楼角,看到差不多一个中队的日军荷枪实弹围着二千多难民,一批批被反剪绑着双臂蹲在马路上。这些人是昨晚他们曾接触过的国军士兵,还有五十多名中国警察,这些中国警察是南京市政府撤退前为帮助拉贝维持安全区的秩序留下的。

拉贝冲到日军中队长面前大声辩解着:“他们在我的安全区,是我的难民,都是放下武器对你们没有威胁的人,不会再战斗的,不许你们这样枪决他们!”

日军中队长见拉贝是德国人便没有动枪,但却冷冷地说:“你这里藏着这么多的*士兵,我要报告司令部,把你的安全区取消了!你的知道吗?这里,*残败兵太多了,会非常的危险!”

拉贝当然怕日军取消安全区,忙转了话题又指着五十多名站在一起的中国警察说道:“这些警察是你们司令部同意的,维持安全区秩序的,不能把他们也拉走!”

那中队长身边的日兵推了拉贝一把说:“他们把*士兵统统放了进去,也是*猪。你的,闪开!”

拉贝几个人再三劝说无用,无奈中转头去找日本大使馆去了。

楚绍南听日军在商量,因为卡车不多,装不下这么多*人,只好卡车装一小部分,大部分徒步押往离这里最近的汉中门处决。

五辆卡车里装满了人,每车足足挤下50多人。最后一台车满满的穿着黑色警服的中国警察。

楚绍南低声对不时照相的燕京说:“我们上最后一辆车,跟他们去汉中门,如果有机会就把这车人救到可卿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