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三集 12月14日 南京大屠杀第二天 救援行动 第七章 洞府两重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楚绍南和燕京出了乌龙潭可卿坊天已大黑,两人紧走几步从安全区的西南角上海路和汉中路交叉之处进入。进了安全区,看到三三两两的日兵还在到处乱窜着。不时传来女人的哭喊声。


燕京叹道:“看来这安全区也不安全啊。”安全区里的难民们看到他们也穿着日军服装,唯恐避之不及。


他们摸索着向新街口旁交通银行下的宝钗府走去,按昨晚的计划今晚要准备在这里休息。宝钗府有两个入口,外入口在新街口上,内入口在交通银行北侧一个胡同之隔的一家叫“和记商行”的院里。交通银行里面是日军一个师团的司令部,宝钗府在反倒会更安全。


宝钗府没有靠山依坡,但其容积也不小,可以容纳百八十人,有处在新街口市中心特殊位置的原因吧。《红楼梦》里给宝钗的判词:“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作者借此诗暗示钗、黛的命运。宝钗这人从表面上看,似乎有些“圆滑世故”,但骨子里却实在是一个耿介孤高又愤世嫉俗的女子。宝钗府这个军用战备洞从装修上充分反应了这一点,修得很大气,随俗中不失高傲。


宝钗府整体上是个田字型的结构,四框的角是四个小厅,正中间十字交叉点是个大厅,而在田字的右下框里还有一个小圆洞,好像是玉字的一点。难怪楚绍南在12日第一次来的时候猜成了宝玉的地盘,被燕京当时抢白说啥时候金陵十二钗混进个男钗了。


这里的武器装备储存少了些,但粮食和各种用品应有尽有,田字型的方框多为储存用品,循环的过道外侧是各种储物室。中间的“十”字是住宿洞舍,四条边上都是两两相对的可以各容纳一个班兵力的洞舍。整体容纳兵力是按一个连的编制准备的。


检查了一下洞中各处,都很正常。在这寂静无声的洞府里听外面的枪声颇有地狱与天堂之别,真是洞府两重天啊,只是反过来了天堂在下面。


楚绍南和燕京一天奔波的高度紧张顿时松弛下来,两人躺在厅正中的藤椅上。吃了一会儿干粮楚绍南对燕京说:“我们今晚不能在这里,还得去熙凤堂和莉莉碰头。得了解一下安全区里的情况。”


燕京自然期盼与莉莉会面,也担心金陵大学的情况,两人急匆匆出了宝钗府。沿管家桥,过华侨路,穿广州路,顺珠江路,在满街的难民棚中急穿而过。不时有日军汽车的灯光晃过,远近的大光照亮了半边天。


到了金陵大学,燕京和楚绍南绕着图书馆和蚕厂转了一圈,这两处是金陵大学设的大型收容所,图书馆收容了近2500个家庭三万多人,蚕厂收容了四千多个家庭。秩序看上去还算正常。金陵大学附中也是一个大型收容所。


进了熙凤堂,孟莉莉已经在这里了,还有一个颇有江南闺秀模样的姑娘站在她身边。莉莉一见燕京平安归来,便扑了过来又俯在燕京胸前哭了起来。突然她又抬起头来,恨恨地几下便扒下燕京套在外面的日军服扔在地上。燕京和那姑娘打着招呼,转过头对楚绍南说:“我给你介绍下,她是莉莉的挚友……”


孟莉莉抬起头来抹去眼泪羞红着脸说:“不用你说,我来介绍。纯如,这是京京的大哥南南参谋。南南兄,她是金陵大学医院的最漂亮的医生叫曾纯如,也是从法国学成回国的。”


曾纯如点点头说:“你好南南,南南兄。早听燕老师和莉莉说新结交了一个军中才子,没想到在此时此地相识。”说着她把熬好的一小锅粥端了过来。


楚绍南用法语打了个招呼:“你好曾小姐,谢谢你的粥。”曾纯如浅笑一下,忧郁地也用法语说了句:“国难当头都别客气了。”


楚绍南边喝着粥,边听孟莉莉讲今天的情况。孟莉莉说:“南南哥,这回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这一天每一分钟对我们来说都是灾难,盼着时针快点走,快点过去今天。”随后讲起了今天的见闻,“日军在昨天攻城之日还没有太注意安全区,今天从早晨开始便侵犯安全区了。他们首先进入各个难民收容所搜查残败兵,在最高法院里搜出了满满一屋子的枪支,又发现了金陵大学那个地下室的武器弹药,还有各处士兵脱掉的军装、军毯、绑腿等军用物品,便肆无忌惮地开始大批地清理士兵。今天对外圈的难民区进行了搜查,也不问清红皂白是平民还是士兵,看到身体健壮点的就认定是残败兵,几十人几百人地被抓走,一车车的往外拉,都送到大方巷和下关码头枪杀了。这几家伤兵医院也没有逃过去,几十名轻伤员的都被他们拉到医院门前就地刺死,有的伤员本来是为了躲开日军自残的最后还是没有躲过去。明天他们会更加深入安全区里面,真是不敢想象明天的日子。”


曾纯如也补充着:“而且这些日本兵见什么抢什么,今天有30多名日本兵搜查了我们金陵大学医院和女护士的寝室,我们全院的医生护士们遭到了有组织的抢劫。他们抢走我们的自来水笔、手表和钱,还有手电筒和手套、毛线衣。连房间里放的牛奶都偷着喝了,糖罐里的糖也抓净了,真是一群没有尊严和荣誉的军队。”


“更让人觉得恐怖和绝望的是日军在疯狂地奸*人!”孟莉莉说到这里泣不成声,悲愤地说道,“日军在搜查士兵的同时,一批批把年轻女人拉走,有的就地*,还逼着家里人在旁看着。连我们军医院和鼓楼医院的护士都没有放过。今天我要是不在威尔逊医生身边也在劫难逃了。”说罢她又扑身抱住燕京哭着说:“京京,我们结婚吧,今天就结,不然,我们谁有了闪失都将遗恨终生啊。”


燕京和孟莉莉原订在今年的圣诞节结婚,还有十天了,但没想到战火这么快就烧到家门口。燕京拍着莉莉的后背说:“别怕,莉莉,我们不会出事的,还有南南兄在。”他搂着孟莉莉转头对楚绍南说:“南南兄,我想按原计划,还是在圣诞节举办婚礼,我不能因为鬼子而改变我们的终身大事。”


楚绍南点点头说:“好!圣诞举办婚礼!有我在,我就会让你们平安无事。”曾纯如侧着头,打量着这个为朋友下保证的义气男人。


孟莉莉脸红着从燕京怀里起身说:“反正我揣着枪呢,看哪个不怕死的鬼子敢欺负我的。”回头她看到曾纯如,马上问燕京:“对了,还有小枪吗?纯如也想要一把。”


楚绍南从腰间像变戏法似地拿出三把手枪,一把大的,两把小的,都从枪套里拔出来放在桌子上:“曾小姐,你挑吧。”


煤油灯下映着三只蓝汪汪的手枪,也映着曾纯如绯红的脸。


孟莉莉看到一把与自己一样的左轮手枪拿起来:“纯如,就这把了,我们的子弹还能通用。”


曾纯如接过去,问:“可以吗?南南兄。”楚绍南点点头,然后教了她简单的操作方法。


燕京这时深情地看着孟莉莉说:“我知道,现在南京这六朝古都血流成河,我们怎好结婚办喜事,但我们是要让鬼子和我们的同胞们清楚,中国人是杀不完的!中国人是不会垮的!我要在我们结婚的日子前,杀到二百个鬼子给你当嫁妆。鬼子天天在杀我们,我也要天天杀他们!我们还要想法子保护更多的中国人。”


楚绍南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莉莉,南南兄也要多给你杀些鬼子给你当贺礼,不过我们要想办法把安全区里的士兵和军官保护起来一批。把他们送到宝钗府和这里藏身,能救多少算多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