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三集 12月14日 南京大屠杀第二天 救援行动 第六章 火里见真情

秋林1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燕京对二马说:“这样吧,我们把你们俩送到前面清凉山的军用战备洞藏身。你们看到门口有台三轮车吧,你们俩就装作人力车夫,被我们抓到帮着运东西。” 立刻分头行动。楚绍南和燕京押着两个人力车夫拉着一台三轮车向清凉山走去,车上放着三支步枪和一路拾来的一箱手榴弹和一些日常物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燕京对二马说:“这样吧,我们把你们俩送到前面清凉山的军用战备洞藏身。你们看到门口有台三轮车吧,你们俩就装作人力车夫,被我们抓到帮着运东西。”


立刻分头行动。楚绍南和燕京押着两个人力车夫拉着一台三轮车向清凉山走去,车上放着三支步枪和一路拾来的一箱手榴弹和一些日常物品。


刚看到清凉山几人被眼前的情景惊得停住了脚步。在清凉山一个大防空洞口,一个小队的日军架着机枪围着二百多名中国老百姓,正在驱赶着把人向防空洞里推,边推边往人身上泼着汽油。后面走得慢的就用刺刀戳倒,看来是想把这二百多号人活活烧死在防空洞里。


燕京一看忙说:“快走!跟我来!”一边走一边急急介绍说:“这个防空洞是与金陵十二钗的清凉山迎春苑洞是相通的,我们快进迎春苑里把石门打开。”四人急急随燕京绕道到清凉山另侧的虎踞关路边,就是现在的公交车虎踞关南站。在上山的小径围墙里,楚绍南轻车熟路找到洞口,凡是他去过的地方他都是过目不忘的。


高马和瘦马扛着人力车上的东西,随燕京钻进了迎春苑洞。金陵十二钗正册的判词这样写迎春:“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是说迎春嫁给绰号叫“中山狼”的孙绍祖,此人忘恩负义,骄奢淫逸,可怜迎春这个金闺小姐在他的拳打脚踢折磨之下只有一年时间就一命呜呼了。这个迎春苑有自己的特色,有一大一小两个互连的支洞,洞内支柱多用木头,里面有很多棋盘。可能暗合迎春和丫环司棋及她的“二木头”绰号吧。


燕京领着几人在洞时快速穿行着说:“按说这军用战备洞是不该让老百姓知道和使用的,但这时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也是相信你们‘二马’了。”


楚绍南也在嘱咐“二马”:“这边救下来的人你们两个要管理起来,还要保护好他们。”


高马擦了一下麻脸上的汗:“南南、京京你们就放心吧。只要我们不死,就会保护好这些人的!”


燕京边走边向二马介绍着洞里的设施和功能及储备,转眼找到了一个石门,隔着石门传来了那边防空洞里的哭喊声。燕京转动着石门介绍说:“这是迎春苑的第三个出口,其实当时也是无意中打通的,就做了这么个机关。石门关上后,那边是找不到的。”石门刚开个缝就冲进来一股热浪,看来外面已经开始点火了,洞口传来声嘶力竭的叫喊声。这里不是防空洞的最里面,是在接近防空洞底的侧壁开的门。


石门全打开后,二马先冲了过去。还好,虽然洞里满是呛人的汽油味,万幸还没有烧起来。他俩在门口见人就往石门里推,同时呼喊着:“大家快过来,这里有逃生的路!”一群群的妇女、小孩及老人从石门络绎而入,设计容纳120人的迎春苑里足挤进了150多人。很多人是赤着身子进来的,他们是急中生智不约而同把浇上汽油的衣服脱在了洞口。


更让楚绍南和燕京热泪横飞的是听几个孩子和女人哭诉说,最后被日军推进的三十多个男人满身汽油抱成一团不往洞里走,与里面的人群形成了五、六米宽的隔离带,才免得洞里面没有燃起火来。结果这三、五十个爸爸和丈夫硬是自己挤在洞*活被大火烧死被机枪打死,真是可歌可泣的火里见真情啊。


据后来参加这次屠杀行动的日兵日记介绍,他们检查时发现把里面的人烧没了又奇怪又惊慌,怕会遭到神灵报应匆匆撤走,好多日兵都做了噩梦,几百个母亲和孩子在天上漂浮着向他们索命。


帮着二马安顿好了迎春苑里的难民,楚绍南和燕京从迎春苑虎踞路南站的出口大步走出来。


天色已晚,但他们走到乌龙潭边时还是大吃了一惊,看得清楚,偌大一个塘里黑压压地漂满了尸体,黑的是穿衣服的,白的是没穿衣服的,尸体间露出的水面是暗红色的,就好像一个大渔网起网时的鱼群。潭边的尸体更是超出了水面,扭曲叠压在一起。真是惨不忍睹的旷世魔境。


楚绍南自语道:“日军这样残暴,拿中国人当蚂蚁一样踩死,我们杀他们多少都不为过!”


燕京愤恨地说:“日本看起来是礼仪之邦,见人就鞠躬,可是为什么这样丧尽天良没有人性呢?”


乌龙潭的可卿坊洞就要到了,两人注意观察着周围,闪进了那家典当铺,燕京注意到昨天杀掉的二十多个日军尸体还剩下几具没有塞入下水道里堆在路边。


一进院楚绍南又看到十几具光着身子的男尸,马上就说:“这里日兵杀得太集中了,得把这些尸体转移下。”


燕京问道:“南南,你怎么知道这些尸体是日兵?”楚绍南哼了一声:“你看中国人有穿那种*的吗?只兜着那一块地方。”


正说到这里,只听身后有人喝道:“不许动,口令!”燕京忙回了声:“南南!”身后的人回了声“京京”就蹦了出来,原来是胡大奎。接着又出洞口出来几名军官,是胡营长手下的十三太保。


胡大奎看着楚绍南的中队长军装:“南南你小子一天就升官成中尉了。”楚绍南指着那十几具尸体:“你这活儿咋干的,这么不彻底,你想把这个洞*露出来吗?”


胡大奎嘿嘿一下说:“刚才听到你们说话了,是我们疏忽了,得把他们的兜裆布换了才对。”日本男人的*和中国人的不一样,他们当时还流行的是传统的兜裆布,前面一块布兜住生殖器,后面一条布条连在腰间的细条,有点像现代女人的丁字裤。


胡大奎马上用刺刀挑开一名日兵的兜裆布,后面的人也用刺刀帮着几下子把还有兜裆布都挑也下来放在一起,点了一把火都烧了。


煤油灯下的万参谋长虽然仍然锁着眉头,但气色比昨天好多了。楚绍南急忙把这两天外面日军大屠杀的情况做了汇报,几个围上来的军官气愤得骂不绝口。听到在太平路打冷枪杀鬼子时十三太保们跃跃欲试,胡大奎插话说:“我们这两天把凡是进院子的鬼子都招待了。”


说到八字山藏好了一支国军军官队伍时,楚绍南简略了营救的过程,听到还有个少将师长众人肃然起敬。胡大奎脱口而出:“当官跑得都快,要不然我们从上海撤回不至于那么狼狈,能和我们士兵在一起的才是真正的将官!”


万参谋长翻下眼皮瞪了胡大奎一下,胡大奎一个立正:“报告参谋长,本人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不是当您面拍马屁。”旁边的上校和十三太保们哄然而笑。


楚绍南接着和军官们商量着说:“看外面的形势我们得做些长期的准备,那只军官队我们称为南京战时特别队第二特别小队,我们这里为第一特别小队,参谋长,你再任命一个队长和副队长,便于我们联系和配合。”


万参谋长点头道:“好,我们这儿是特别一队!队长嘛,警卫营胡大奎营长是当仁不让了,他手下的十三太保一个都不缺。副队长嘛,就委屈我这位军需上校张福建了。”


燕京接着说:“胡营长胡队长,有个事情你要掌握一下。刚才我们安排那一百多名妇女和孩子的清凉山迎春苑洞离你们很近,可以和这个可卿坊打通,一会儿我领你认认地方。但没有必要的时候你们先不用相通,唯一有可能的是那边的人太多,粮食可能不够。必要时这边就要接济他们一下。”


胡营长问道:“能听到那边的动静吗?”燕京回答道:“可以听到的,你们要在那里安排个值班的为好。”


万参谋长接道:“宁可我们不吃,也不能让女人和孩子们饿着。南南、京京你们放心吧。”


临别时,楚绍南塞给胡营长缴获日军杉本中队长的那瓶酒,嘱咐说:“要是能挺到我下次来的时候再喝也行。要是挺不住就和参谋长、张上校们喝了。”


胡营长哈哈大笑:“能挺也不挺,不然你下次不给我们带了,对吧,参谋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