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三集 12月14日 南京大屠杀第二天 救援行动 第五章 大胆市民

秋林1 收藏 0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转移的过程有惊无险,路上遇到几队日军都擦肩而过忙自己的事情。其实如果注意观察这队俘虏是破绽百出的。俘虏走得很快很兴奋,不似正常的押送慢吞吞地走,里面要是有女人还得哭哭啼啼的。押送的日军很文雅都不说话,平时是打骂声催促声不断的,只是有两个当官的反倒是一路呼三吆四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转移的过程有惊无险,路上遇到几队日军都擦肩而过忙自己的事情。其实如果注意观察这队俘虏是破绽百出的。俘虏走得很快很兴奋,不似正常的押送慢吞吞地走,里面要是有女人还得哭哭啼啼的。押送的日军很文雅都不说话,平时是打骂声催促声不断的,只是有两个当官的反倒是一路呼三吆四的。


后来日军也在查这批军官俘虏和日军小队的下落,最后的结论是看守小队耐不住寂寞急于参与肃敌战斗,把俘虏集体处决并焚尸在南祖师庵内,然后出城扫荡与敌散兵战斗时失踪。


安全进入八字山的巧姐房洞后,32名军官和13名女兵都如劫后余生般庆贺着,大家相继给楚绍南和燕京每人一个拥抱,连女兵都发自内心的感激拥抱着他们,让这两个男子汉脸红不已。


巧姐房这个洞是有屯兵作用的,结构为“哥”字形,暗合刘姥姥给巧姐起的名字“巧哥”,“哥”字里的两个“口”字是两个大厅。洞内建有洞舍房二十间,可容纳二百多号人。各种设施与其他洞相同。武器装备和粮食储备也很充实,这回又加上缴获的日军一个小队的武器,更让军官们坚守下去的信心倍增。


楚绍南和燕京与黄旅长、张上校商量成立了由张铁成上校为正队长、大胡子吴放少校为副队长的南京战时特别队。楚绍南想了一下说:“你们这里叫第二特别小队吧,我们在乌龙潭附近还藏有一队教导总队的人马,他们是第一特别小队。”燕京接着交待了第二小队洞内的各项设施的使用和注意事项,也确定了“南南——京京”的联络口令,然后又向因中了日军毒气十分虚弱的少将罗师长告辞而别。


出了巧姐房洞后,两人沿着虎踞路南行一路偷袭着日军,准备到可卿坊看望万参谋长,然后返上海路入安全区。


在察哈尔路,他们尾随六个日军,伺机打死了两人,是燕京一人独办的。在镇江路,他们打中了一辆卡车的油箱引起爆炸,一车的日兵不知烧死多少个。日军服装很好地掩护了他们的行动,但也带来的尴尬:在宁夏路,他们把押着十几名女子的两个日兵击倒,女人一哄而逃;路上不时遇到老百姓迎头跑来,遇到他们也是扭头就跑。


转眼到了草场门,在虎踞北路与北平西路相交的小广场旁,燕京看到路旁的电线杆上挂着两串东西,刚开始没看清,问楚绍南:“怎么好像是饺子,每串十多个呢。”楚绍南咬着牙说:“别看了,是人的耳朵!”燕京脑袋嗡地一声:“太,太不是人了!真是野蛮的民族!”楚绍南看看周围的房屋说:“就在这儿,让鬼子也躺下这个数!”


楚绍南在观察着地形,他指着草场门大街上与北平西路连接的拐角说:“就那里了。”拐角不算拐,只是斜行。这里有个大院在虎踞北路和北京西路的转盘西侧,距离只有150米左右,楚绍南沿着直线一直走到这家大院里,又走到屋里,坐在屋里就可以看到南来北往的日军在经过这个较大的路口,经过挂着人耳朵的电线杆。


两人搜查了一下,院子里有两具被枪打死的老人尸体,屋里有两具被刺死的小孩的尸体,房梁上系着一个衣衫不整上吊自尽的女人。屋内的家具和日常用品被抢劫一空,连被褥都被掠走。燕京把女人的尸体放下来说:“你们放心地去吧,我们会为你们报仇的。至少要因为你们的死打死五个鬼子偿你们的命!”


时间大概到了下午四点,下关码头一带的枪声还没有停止,西面的草场门和清凉门外也有阵阵枪声。


枪声让楚燕两人心头滴着血,可也是让敌人流血的绝好的掩护。楚绍南让燕京坐在一把椅子上,又在面前放了一把椅子,把枪担在椅背上使枪身更稳。然后说:“这个距离要注意两个身位提前量和三个头的上置量,打十发,至少命中八个目标。开打!”他到院里去观察放哨。


燕京带着仇恨稳稳地打出了10发子弹,打倒了9个日军。楚绍南进来接过步枪,打了5枪放倒了5个鬼子,还包括一个正拿着望远镜向这边看的军官。燕京向楚绍南竖起大拇指,然后把地上的子弹壳踢开。


两人正要出屋时,突然几发子弹打在打在院门上,接着一阵急促的跑步声顺着街道跑过来,听上去五、六个人。脚步声到了大院门口,只见两个老百姓扑进大院,又看到大门口有一人随着枪声扑通倒地,那人嘴里骂着小日本支着胳膊肘想抬身回头看,抬到一半便倒地而死。


燕京忙喊道:“老乡,快进屋里来。”两个老百姓一高一瘦,一听屋里有人喊便马上跑进屋来,也没看屋里是谁就喘着气扎到地上。


燕京忙过去问道:“后面几个鬼子?”一人抬头说:“三、四个吧,追了我们两条街了。”这时一抬眼睛“妈呀”一声。另个人也抬头一看“妈呀”一声。


燕京忙说:“我们是中央军,穿这身衣服是想多杀他们几个。他叫南南,我叫京京,你们别怕,胆子壮点。”高个脸上有麻子的人坐起来不服地说:“我才不是胆小呢,我还整死一个日本兵呢。”


楚绍南过来边盯着门外边对麻脸男人说:“说说,你怎么胆大的。”


那男人一拳砸地喘着粗气悲愤地讲道:“我一家五口住武定门里。我姓马,是回民,昨天上午十点多钟,我听外面枪声都往城北去了便悄悄出屋到房山的菜园子拔几颗菜,突然听到门口有枪声,我急忙往回跑,只见我老父亲被打死在家门口,进屋一看我老婆在堂屋里正和一个要*她的鬼子扭打在一起,我14岁的儿子已被鬼子用刺刀刺倒在地惨叫着。我当时浑身冒冷汗,拿出门后的一把锄头,照准鬼子的头就是一下,没曾想击在鬼子的‘铁帽子’上,‘当’的一声未伤到鬼子。鬼子松开我老婆想到大门边取枪,被我惨叫的儿子死死地拖住了一条腿。鬼子要是拿到枪就不会放过我们,是死是活豁出去了,我和老婆壮着胆像打狗一样将那个鬼子刨死了。没想到又有两个鬼子向我家走来,我拉着老婆跑出大门,没跑多远老婆被他们开枪打死,我只好奔安全区逃命。可是一直躲来躲去也没有进去,还是遇上了鬼子。”


另一个瘦小的男人也说话了:“老总,我也姓马。我家也惨呀。上午我和老父、三叔、三哥正躲在家里,突然隔壁豆腐店的女老板慌了神地跑进来,说有几个日本兵要侮辱她。我父亲赶紧带她到后门帮她逃走了。紧跟着前门冲进来几个日本兵,里里外外搜查起来,没有找到,鬼子认定是我父亲放走了女人,竟对我父亲、三叔、三哥下了毒手,用刺刀将他们活活捅死,我要是跑得慢也没命了。鬼子随后又放了一把火将我家烧得精光,和我家相连的10多户人家都被烧光了。”


楚绍南听到日军的声音越来越近,看来在搜查附近这几家,便问他们两人:“你们想报仇吗?”两人异口同声地说:“想!恨不得杀光他们!”


楚绍南把一支步枪和一把手枪递给去:“好,一会儿进来的鬼子就归你们‘二马’的了。来,对准院子里。”两人刚摆好姿势,三个日本兵持枪进了院。楚绍南和燕京撤到窗户旁监视着场面。


高个马端着步枪,瘦马双手握着手枪,对着屋门口。日军人影刚在屋门口一晃,瘦马的手枪响了,一个日兵应声倒下,瘦马“妈呀”一声把手枪丢在地上。接着高个马的三八大盖响了,正中第二个冲进来的日兵胸口。他端着枪也不会上子弹愣在那里,这鬼子也太好打了吧。最后那名日兵看两个同伴倒下,疯狂地端着刺刀冲进屋来,看到一个老百姓端着枪便“呀”地一嗓子刺了过来。高个马连连后退,燕京在旁提醒道:“当狗打啊!”高个马一听把手中的枪倒了过来,趁日兵看到穿着日军服装的楚燕两人一分神,抡起枪托一下子狠狠砸在日兵后脖梗上,日军扑通跪倒,把枪扔在瘦马脚下。瘦马略一犹豫哈腰拾起,对着日兵狠刺过去:“这是替我爸刺的,这是替我三叔,这是替我三哥……”三刀一气呵成,日兵毙命。


楚绍南走过来拣起手枪对二马说:“我们是人他们也是人,只要不怕他们,他们还不如我们禁打呢。”高个马嘿嘿一声说:“都说中央军只会逃跑,你们可真行啊,你们带我们走吧,我们和鬼子干!”瘦马握着手中的枪也附和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