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这时川合小队长有些坐立不安,怎么突然用*语喊拍照的口令呢?而且气氛也不对,满场的中国人都好像绷紧了的弓一样……但一切都晚了,随着燕京的“三”字一出口,全场的中国人“呼”地一下炸了营。


楚绍南一个跳起转身刷地掏出手枪对准川合小队长脑袋,喝道:“动就打死你!”全体军官们瞬间体现了爆发力,个个身手无比迅捷,一半人用胳膊勒住了眼前腰间带有刺刀的日兵脖子,一半人风一般跑过去操起枪转身对着还愣坐着的一排日兵。几名军官站到了大门两侧,连那些女兵也拥上来按住几个还在挣扎的日兵的腿。


楚绍南不慌不忙地解开日军小队长的枪套把手枪拿出来,站起身来退后一步双枪指着日军,还是用日语说道:“对不起,老子是中国军人!你们想不死就别动!”这时燕京已抱起机枪对着大门。楚绍南又恢复了用汉语,对按着日军打成一团的军官们下令:“不用费力气了,都闪开!”有几名日兵已被扼得昏死过去,剩下的几个爬起来一看一圈枪口就不反抗了。


楚绍南示意大门口的军官准备好,然后向外面用日语喊道:“喂,门口的你们快进来,*人要逃跑。”两个日兵持枪冲进来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被几枪托打晕在地。


一枪未发,连日兵一声叫声都没喊出来,转眼形势变了。这十几名日军成了战败者,俘虏角色发生了彻底的变换。他们也在枪口下万念皆灰,武士道的斗志也没了。国军军官们互相松着绑感激地望着楚绍南和燕京,女兵们抱在一起高兴得抹着眼泪。


楚绍南向大家笑笑,然后催促军官们:“个子矮的和鬼子身材差不多的,快换上他们的军装。然后把他们按绑你们的样子捆上。”楚绍南又用日语命令日军:“你们的,快点,不想死就把衣服都脱下来。”日军们互相看看,乖乖地脱起军装来。


楚绍南又对那批女兵说:“姐妹们别哭了,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你们快去房子里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带着。”


这时几名军官走到楚绍南面前,其中一个老成的军官自我介绍说:“南南上尉,我是159师的,谢谢你救了我们大家。”旁边一个军官介绍说:“是66军159师477旅黄纪福上校副旅长 。”楚绍南一个立正回答道:“中国军人的职责——”黄旅长接着问:“下步怎么办?有什么计划?”


楚绍南向围上来的军官们边回答边安排着:“这附近有个军用战备洞,鬼子没有发现的。一会儿穿鬼子皮的拿枪,没穿鬼子皮的继续装俘虏,我们装作转移俘虏,然后进洞藏身。我们这里还有没有会日语的?”


有一个军官举手说:“第八炮兵团上校张铁成。你和京京刚才的翻译太机智了。”还有两个女兵也举了手,有个脸上抹着灰的女兵说着广西语:“我叫杜冰,她叫张月波,有需要的时候记得我们啊。”


楚绍南吩咐说:“张铁成上校,你负责带领化装的日军分队,押送俘虏,路线听京京指挥。其余的人继续当俘虏,注意要保护好黄旅长。”


这时正是下午三时左右,突然从下关码头江边一带传来几十挺机枪的密集扫射声,捆在小广场的日兵们精神一振,楚绍南马上用日语喝了一声:“是你们在屠杀我们的平民,我们是不是也要把你们这些俘虏杀了?”这时燕京把机枪转过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日兵。


有个年轻些的日兵显然是尿湿了裤子,屈膝跪下哭着说:“不要杀我,我妈妈还在等我回家过新年呢。”又一个日兵跪下对楚绍南说:“我的儿子才两岁,他不能没有爸爸了啊。”


楚绍南瞪着火红的眼睛呵斥道:“这时候你们想起你们也有家,也有妈妈和儿子了!你们杀中国女人和小孩的时候想什么了!”他向院外指着,“听,现在你们又在江边集体屠杀中国人!”这次在下关码头江边的大屠杀屠杀了从城里各处骗来的居民三千余人。以后的日子里,下关一带机枪声一直没有停息,日军天天在这里集体屠杀押来的南京军民。楚绍南命令道:“你们都统统给我跪下谢罪,不谢罪的死了死了的!”


十几名已经脱下军服的日兵陆续跪下,只剩已被扒去上衣的川合小队长还站着。一名长着满脸胡子的国军军官冲上来一把揪住小队长,拉到墙边躺着的几名军官和尼姑的尸体前一脚把他踹倒,他手里握着川合的东洋刀,恨得咬牙切齿地说:“就是你,把我们的团长砍了,还有这几个尼姑也都是你从防空洞里找出来,让我们的人睡她们,不从你就开枪打死,这七、八条命你要偿还!”说着手起刀落将川合的脑袋劈开,又一刀插在他的身上。


大胡子军官然后指着十几名日兵,问楚绍南:“把他们都突突了得了,看他们这几天凶的。”说着回身要去抢燕京手里的机枪。楚绍南摇下头说:“我们中国人不要和日本人一样,他们谢罪了就应该放过他们。你说呢,黄旅长。”


黄旅长点点头说:“按理说杀他们一百次都不为过,他们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行。不过我们还是听南南的吧,让日本人领略一下中国人的气度,好好对比一下自己。吴营长,你带几个人把他们送屋里去,脚也捆起来,然后把他们的嘴堵上,把门窗都顶死。”大胡子军官和大家动起手来。


在院子里大家都整好队,就要出发之际,门口站岗的一个军官跑了进来:“有个鬼子中队长,带五、六个兵,押着四名国军军官过来了。”


楚绍南下令:“放他们进来,中队长就交给我了,张铁成领其他的日兵到屋里休息,屋里先进去几个我们的人,然后你们两个对付一个。注意军装上别弄上血了,再多几个人装成皇军。”


这时日军中队长押着几名被俘的国军上尉走了进来。一看被押进来的国军军官,很多军官都愣住了,黄旅长和几个军官不自觉地一个立正。进来的军官愣了:这帮傻兵,这不是等于暴露我的身份吗?!


楚绍南先发制人迎上日军中队长用日语说:“看来中尉你要立功了,抓住了*大官。在哪里抓住的?”那中队长听到纯正的东京口音,放下心来摘下战斗帽擦把汗说:“在一个大楼的地下室里,他们抵抗了一天了。我把他的卫队都用毒气熏死了才抓到他。”


跟进来的几个日兵被张铁成让到屋里,马上听到里面隐约搏斗的动静。楚绍南忙和日军中队长说:“和你商量个事,这边的过来点。”中队长疑惑地问:“什么事,我是第16师团33联队第3中队长杉本保次中尉,你是哪部分的?要把俘虏带走吗?”大胡子军官紧跟着过来。


楚绍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笑容可掬地拉过他和他比了一下个子又掸了下他的军装说:“你的个子在皇军里很少见,快赶上我高了。我是看你的军装比我的干净想和你换一下。哦,你这裤兜里还揣一瓶酒呢。”说罢楚绍南顺手把酒瓶抻了出来。


杉本中队长怒火中烧:“你的混蛋,在说什么?”


楚绍南对和杉本中队长亦步亦趋的大胡子军官用汉语问道:“你说用什么方法别把他的衣服弄脏了呢?”大胡子军官说了声:“那还不好办。”抬手对着要拔枪的杉本中队长太阳穴就是一拳,然后就把软绵绵晕倒的杉本衣服扒了下来递给楚绍南。


楚绍南几下就换好衣服,穿上高统黑皮靴后,向站在大门口的燕京发出命令:“抓紧出发,黄旅长你们照顾好新来的上司。”


黄旅长小声说:“是六十六军159师罗策群少将副师长。 ”楚绍南一个立正马上问道:“罗师长,有没有看到八十八师孙师长?”罗师长指着嗓子摇了摇头。


队伍刚拉出院子,只听庵内押日军的房子里几颗手榴弹爆炸了,又烧起了大火。大胡子军官追了上来,看着楚绍南疑惑的神色嘿嘿笑着说:“这个杉本鬼子最坏了,光用军刀就劈死了几十个难民,你不仁别怪我不义。至于……那些日兵,呵,俺不是因俺是少校营长不听你上尉参谋的指挥,而是觉得不能留活口,不然日军会在全城大搜捕化装的日军我们就被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