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二集 12月13日 南京大屠杀第一天 屠城反抗 第一章 难民的选择

秋林1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1937年12月13日,这是个周一的早晨,一个平凡普通的日子却在南京的历史上刻下了空前绝后的耻辱印记。 随着日军第6师团长谷的第47联队率先从中华门突入,冈本镇臣第23联队也攻入了水西门,之前在光华门受损惨重的第9师团胁坂联队也终于从光华门入城,第16师团的大野联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1937年12月13日,这是个周一的早晨,一个平凡普通的日子却在南京的历史上刻下了空前绝后的耻辱印记。


随着日军第6师团长谷的第47联队率先从中华门突入,冈本镇臣第23联队也攻入了水西门,之前在光华门受损惨重的第9师团胁坂联队也终于从光华门入城,第16师团的大野联队、片桐联队以及野田联队一部从中山门冲进了城中。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20联队的士兵们用白漆在中山门城门涂写着:“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午前三时十分大野部队占领。”


全城所有城门放弃了抵抗,城门大开。


最初各城门涌入的日军小心翼翼探头探脑地向城里走着,怎么没有可怕的巷战?那些顽强抵抗的*兵都哪里去了?等遇到的都是到处逃窜的中国市民后,日军胆子越来越壮,大屠杀开始了。


听到城里到处都是三八大盖和歪把子机枪的枪声,楚绍南和燕京伤心欲绝。枪声中虽然也夹杂着国军一些汉阳造、卡宾枪和手枪的枪声,不时还有手榴弹的爆炸声,但很快就没了动静。


最初安全区还是安全的,不知是因为范围在市中心处,还是对国际安全区还没有摸清底细有所顾忌,日军一直没有太靠近。不时还有一批批的国军士兵穿过安全区向北撤退着,还有大批从北边返回来想藏身安全区的士兵。


这一夜楚绍南和燕京一眼未合,早晨他们站在新街口安全区的入口处,心急如焚地看着市区内各处的居民在枪声驱赶中大量地向安全区涌进。看到有些士兵在和老百姓买便衣,燕京急忙把金陵大学搬迁时剩下的一些学生制服搬了出来,分发给路过的士兵,并嘱咐士兵把军服都藏起来。楚绍南和燕京便快速在安全区巡查着,记下各处的地形和人员情况。


南京市西北部这片安全区主要由教会学校、各国使馆、政府机构、图书馆、俱乐部、招待所、高级公寓、私人洋楼组成,是石头城中环境最幽美的地区。范围从南面的汉中路、新街口沿东面中山路、鼓楼到北面的山西路、西康路,再沿西面的汉口路、上海路回到汉中路,这一圈围住的面积大约4平方公里。


从12月8日安全区正式开放以来,二十多万难民潮水般地涌进了这片狭窄地带。这里有组织地建了许多大型的收容所,包括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南京神学院、南京法学院、最高法院、五台山小学、华侨招待所、化工厂仓库等近20多个场地,集中安置着大批难民,仅燕京的金陵大学里就安置了三万多难民,但收容所还是容纳不了继续涌来的难民,安全区内的每一幢楼房、每一间房屋都挤满了惊慌逃命的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本地的、外地的;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惊惶失措地背着包袱,挎着篮子,提着大件小件的日常用品汇集过来。一间普通的房间内塞进了二三十个人,晚上只能勉勉强强地一个挨一个躺下来。到后来房间里即使挤得像罐头中的沙丁鱼,还是容纳不下这些无家可归的难民,于是,走廊上、院子里、马路边、树林中,一切没有房子的地方,全搭起了像防地震那样的芦苇棚子和砖搭房。难民们觉得似乎进入这片插有白布红十字旗帜的土地,便没了生命之忧,从地狱进入了天堂。但楚绍南和燕京深知,国难之下没有静土,平静只是暂时的。


走了一圈后,楚绍南分析着,安全区内至少涌进了25万难民,加上后几天还会继续投奔过来的人看来要超过30万人。难以想象,在越来越冷的冬季风雪中,几十万人密密麻麻地生活在一起,要维护秩序,要取暖,要保证用水和吃饭,要保证卫生和排泄,要防病治病……真是困难重重。正式的管理人员却只是这二十几名教书的、经商的、传教的和看病的外国人。


到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门前,看到五个教学楼都开放住满了,院子和走廊里也都挤满了妇女和儿童,这里主要收容妇女和小孩。孟莉莉和学校教务长,也是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委员的魏特琳女士正在校门口向难民们发送早饭。孟莉莉看到燕京便跑了过来忧心忡忡地说:“现在伤员快2000人了,外交部那儿的伤兵医院里的医护人员都跑了,我一会儿要去看看。”


燕京担心地嘱咐道:“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不行就到那里等我。”燕京说的是在金陵大学边上鼓楼附近的金陵十二钗中的熙凤堂防空洞。昨晚他和楚绍南领孟莉莉送武器时进入过,还给了她一把通用钥匙。安全区内他们有三个藏身之处,就是十二钗中鼓楼的熙凤堂、新街口的宝钗府和五台山的黛玉园。


“好的,我还要去各宿舍楼发早饭,你也要注意安全啊。你要是出事我就不活了。”孟莉莉楚楚可怜地说。燕京紧紧抱了她一下,晃了晃握紧的拳头,孟莉莉勉强挤出笑容点点头,也伸出小拳头晃晃。


又转回新街口后,楚绍南听到城里城外的枪声,看到不断涌入的难民和士兵,不禁皱起眉来。


按照楚绍南昨晚的计划,要先潜伏几天然后再出手。他分析说:“听现在的枪声,城里的枪声比较零散,城外上新河、三汊河和下关、幕府山一带枪声较密,估计现在日军主力在追赶我军撤退部队,而不久他们的主力将撤回城里驻防。现在是个空档,我们出去转转。”


燕京摸了下腰间的手枪:“好,我也着急想出去看看。我用不用拿两只手枪?”


楚绍南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说:“你单手用枪刚刚顺手,双手以后再练。有空还要教你几句日语。你带路,我们先去中华门、中山门、光华门一带看看,然后从南向北到下关转转,晚上再回到这里。”两个人来到汉中路的王府大街路口,一前一后走出了安全区。


一出安全区,精神一下子高度紧张了起来。越过路口一堆堆散乱的军服、枪械,刚走进对面的街道,就看到了满地的尸体和血水。沿街各户的大门都洞开着,燕京跳过满地的尸体带着楚绍南穿街过巷。街巷里到处都是被杀的人,左一个右一个,东一堆西一堆,有的是刀刺的,有的是刀砍的,更多的是枪杀的,子弹都是从背后射入的。满地都是粘鞋的浓稠血水,有不少是被扒了衣服奸后又杀的女人。拐进一些院子,院里也是尸体重重,屋子里女人被*的尸体更多。有的房子被放了火,火势向邻家漫延着。真是一幅令人触目惊心的地狱图啊,两人恨得直咬牙根。


走到糯米巷与升州路的街角时,突然听到拐角处有人在大笑着,在到处零乱的枪声中特别刺耳。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下头,循着声音摸到拐角。笑声越来越近,就在这幢燃烧的房子侧面。


两人掏出枪来悄悄探出头,不看则已一看脑袋嗡的一声。倚着院墙的沙袋工事上,光天化日之下,一个日军少尉小队长把军刀架在一个被撕烂旗袍的女人脖子上,一个日兵正*着那女子,旁边四、五名日军哈哈大笑着。三把步枪和一挺机枪扔在一旁。日军小队长穿着兜裆布,军裤还没有提上,看来是他率先*的。他用刀在女人脖子和乳房上来回擦着。女人紧闭着眼睛,嘴角流着血,无声息地软瘫在沙袋上,脚边滚落着一个花包袱,旁边躺着一个被刀砍倒的老人尸体。


楚绍南对燕京一歪头,沉着脸垂着枪走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