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一集 12月12日 南京大屠杀前夜 兽临城下 第五章 溃退

秋林1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楚绍南的机枪掩体稍后的位置落上了两发炮弹,素有老兵素养的朱旅长躲过了第一发却没躲过第二发。炮声过后,当压在燕京身上的楚绍南抬身寻找朱旅长时,发现朱旅长已血肉模糊地躺在十米开外。 楚绍南和燕京扑了过去。朱旅长左大腿已经炸飞,全身伤口无数,血从四处涌出,气若如丝的朱旅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楚绍南的机枪掩体稍后的位置落上了两发炮弹,素有老兵素养的朱旅长躲过了第一发却没躲过第二发。炮声过后,当压在燕京身上的楚绍南抬身寻找朱旅长时,发现朱旅长已血肉模糊地躺在十米开外。


楚绍南和燕京扑了过去。朱旅长左大腿已经炸飞,全身伤口无数,血从四处涌出,气若如丝的朱旅长无力地抬起手对检察自己伤口的楚绍南说:“就你小子叫老子朱旅长,不知道犯老子的忌呀,又是猪又是驴的。”嘴角还露出一个微笑。这惨然而笑让不是军人的燕京看到的中国军人视死如归的幽默,眼中顿时满含热泪。朱旅长按住给他处置大腿的楚绍南的手挺着一口气说:“不用费事了,战死疆场,是军人的荣誉。你快,领着剩下的弟兄们撤下去,告诉元良军长,这仗不能这么打……妈的,老子才37岁……”说罢松开了拉着楚绍南的手,眼睛仍然睁着,定睛看着天空。


楚绍南大手在朱旅长的眼上一抹,恶狠狠地回身扑向工事。这时左右两翼都已经被日军突破了,远处已见国军士兵纷纷后撤。他当机立断地下令:“全体撤退!守城再战!快!快撤退!”说着不甘心地端起机枪冲着已经冲到眼前的日军洒过去一片弹雨。燕京也跑到旁边的掩体将剩下的手榴弹一一投出。两人各提着一把手枪压后向山下撤去。事后他们才知,日军的这次进攻非常成功,不但攻下了阵地,还俘虏了近千名国军士兵。多亏朱旅长的催促,三营残部才撤了下来。


楚绍南随着剩下的数百名官兵,一窝蜂似的从雨花台涌向中华门,一路保护着燕京,一面清醒地分析着敌我形势。


楚绍南在学习兵法时深知,不论是古代战争还是现代战争,敌我双方的胜败取决于势,得势者攻城掠地势如破竹,得势者得天下。日军现在是得势,他们占了现代武器的先进之势,占了日本大和武士的狂热之势,但这个势是短暂的,因为他们是侵略,是不得人心的占领,更主要的是,日军面对的中华民族是一头虽然昏睡但后劲却十足的睡狮!他回头听着日军占领雨花台发出的欢呼咬着牙喝道:“小日本你们猖狂一时却不能猖狂一世,中国军人早晚要打回来的!”


看着前面狼狈撤退的国军士兵,楚绍南也在分析着。目前国军的屡次大溃败有多种原因,现在主要体现在军队高级将领那单调低下的指挥素质和部分人畏敌如虎的怯懦上。决策时优柔寡断、战和不定,更有军阀的顽疾,私心大于公心,时刻图谋自保,才造成被动挨打的溃退局面。华北开战一个月,数量占绝对优势的国民党军数条战线全线溃败,日军香月清司的3个师团竟赶得10多个中国师沿平汉线一路败退。淞沪会战后仅一个月时间,日军便乘胜追击,驱赶着退兵打到了南京。


尽管中国军队有优秀的士兵,下层官兵也大多忠勇可嘉,有拼死报国之心,勇于血洒沙场,这点从淞沪之战的开局进攻和死守防御就可以看出来,中国军人屡有上佳表现,但就是因为没有好的战略战术、没有好的长官指挥而造成兵败如山倒的大溃败局面,而且看来这种溃败势态还要持续下去。


中华门共有四重门,最外面的门洞已封死,只有几架云梯架在城墙上。攀爬云梯有被日军击中的危险,先撤下来的部队无奈绕城西而退。燕京拉住楚绍南:“我们得进去,莉莉一定在这里等我呢。”说着勇敢地攀上了云梯,楚绍南也随着攀上,告诉燕京要爬爬停停,躲避日军子弹。进了城发现城里的人纷纷向北撤退,逆着人流赶到第三重瓮城时,终于发现孟莉莉正翘首站立在城门口,大有不见到心上人绝不后退的架式。燕京高喊着“莉莉”,两人扑到一起。看到燕京活着撤下来了,孟莉莉喜极而泣。


日军飞机大炮密集地向南京的十几个城门集中轰炸,古老坚固的城墙被炸得乱石横飞,城墙四周房倒屋塌,城墙洞开,城里的守军可以清楚地看见城外日军如蝗虫般的战车,还有日军士兵晃动的钢盔。


楚绍南正要冲向头道门攀城参加守城战斗,迎头碰到一群人从瓮城过道急急走出,中间披着黑色呢制军用披风的军官正是七十二军军长并代八十八师师长的孙元良中将。楚绍南忙迎上前立正喊道:“上尉参谋楚绍南报告,我们是从雨花台下来的,朱旅长已经阵亡……”孙元良缓了下脚步打断道:“我知道了!哦,你不是那个神枪军校生楚绍南吗?跟我的警卫营走吧!”说着便走了过去,后面跟着一群乱兵。


楚绍南愣在那里,因为孙元良带的部队是顺着中央南路向北撤退,怎么不守城了呢?未等楚绍南想明白,身边的人群涌动着裹挟着三个人往前走。


城内的街道上一片狼藉,到处是士兵遗弃的装备,有各种枪械、车辆、背包等。到了新街口前面传来嘈杂声,部队撤退的速度减缓了下来。孟莉莉说:“前面是国际安全区了。”


他们挤到前面的路口,看到路边插着两面白底红圈红十字的小旗。一个高大、胖胖的戴着圆眼镜的德国人和一名美国牧师正挥着小旗在用英语劝阻着军人不要进入中山路以西地区,一些背着大包小包扛着各种用具的平民正络绎不绝地挤进去。


孟莉莉介绍说:“那个德国人叫约翰•拉贝,是西门子洋行的,他组织了17个外国人建立了南京国际安全区,他是主席。那个美国牧师叫约翰•梅奇,他也是安全区委员会的,他又刚成立了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有15个外国人。他们两个组织有交叉的,加在一起才27人,却维护着这么大的安全区,负起了救苦救难的重任。”


燕京也向梦绍南介绍说:“这是我们金陵大学的杭立武董事长发起成立的保护和救济战争难民的国际安全中立区,这些有爱心的外国人都参加了。这一带使馆和教会学校比较集中,从新街口这里起沿中山北路到山西路广场,绕着新住宅区经西康路,再贴着五台山麓到上海路至汉中路交叉路口,最后回到这里,这个圈里差不多4平方公里,占咱们市区面积的八分之一,四天前就向难民开放了。”


楚绍南点点头说:“这是国际惯例,国际安全区应该是非军事区,不得有军事设备,交战双方士兵不得进入的。”说着走向前,向拉贝和梅奇敬了个礼,用英语说道:“我代表中国人向您致谢!我会要求部队绕路而行。”


拉贝遇到个会说英语的军人,很高兴,看着楚绍南黄呢子军装上的三条细杠的上尉肩章,与楚绍南握手说:“谢谢你,请您向您的长官和您的部下保护安全区的中立,不要让部队在安全区穿行,更不要把军人的绑带、背包和武器扔在这里。”


楚绍南转过头向士兵们喊道:“各位兄弟们,这里是保护难民的中立区,他们是保护我们老百姓的外国人。我们要顺着中山路走,不要向左入内!”说完,拍拍燕京的肩对他和孟莉莉说:“好了,你们也留步吧。金陵大学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都在安全区里,你们也别大意,注意安全。只是我不能参加你们圣诞节的婚礼了,保重!”又向拉贝敬了个礼而别。楚绍南刚走不远,身后咚咚一阵脚步追过来,有人喊着他的名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