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一集 12月12日 南京大屠杀前夜 兽临城下 第四章 杀敌比赛

秋林1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自从11月份南京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后,政府机关和大工厂及大学等机构纷纷迁到武汉或重庆。金陵大学也西迁成都,校长杭立武原来要燕京随队向成都押运文物,后来考虑到燕京有南京城防工事顾问的身份再加上是本地人,便命他留守学校。燕京慨然从命,日夜奔波着帮助军民修筑工事和防空洞,自认识楚绍南后两人几乎天天晚上相约喝酒议事。


楚绍南在12月9日上阵地的第一天就发现士兵们在加固工事时挖出了一些奇形怪状的雨花石,他便传信要燕京上来看看。结果第二天燕京上了阵地还没等细看雨花石日军便发起了对雨花台的进攻。燕京没有听从楚绍南的劝送,留下来与士兵们一起战斗。三天功夫便在枪法如神的楚绍南指导下掌握了步枪、轻机枪和手枪的使用方法,而且哪有事就出现在哪里,成了梦绍南的得力助手。


最让楚绍南和士兵们吃惊的是燕京的投掷功夫。在日军成群进攻时,燕京的手榴弹成了掷弹筒,甚至比掷弹洞威力还大。他扔得既远又准,一般健壮的士兵能投到50—60米就很不错了,但燕京可以扔到80米开外甚至到100米,从山上居高临下则距离更远。再加上手榴弹的延时时间是4—5秒,从山上扔下来正好在日军头顶爆炸,杀伤力极强。更绝的是,燕京可以一次两枚连环投弹,可以投向一处形成子母弹效果,还可以相邻两处目标呼应而炸。


学会了各种枪械的操作后,楚绍南便开始教燕京练枪法的准头,果不出楚绍南预料,燕京很快达到了优等射手程度,用长枪打得更准。楚绍南便按着这个特点让燕京集中练步枪和机关枪,燕京逐渐揉进自己飞石打穴的感觉,枪法突飞猛进,从第一天的打固定目标十发三中开始,第二天达到了打固定目标十发八中,打移动目标十发五中,第三天便达到了固定目标十发十中,移动目标十发八中。在楚绍南的引领下两人打击的都是日军的要害人员,出现在他们视线和射程里的军官和机枪手、掷弹筒手尽数被歼。


梳齐耳短发,俏面细汗,胳膊上戴着红十字袖章的孟莉莉,是负责雨花台阵地战地救护队的队长,指挥南京市民组织的担架队和茶水供应队,帮助部队抬运伤员和阵亡士兵遗体,组织茶水和炒面供应等工作。孟莉莉虽然是学医的,但满阵地上的死伤和鲜血还是让她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她坚持着,努力着,没有退下火线。


楚绍南一直赞赏孟莉莉的勇敢,燕京悄悄告诉他:“妈的,我们本来想在圣诞节结婚的,没想到日军这么快就打过来了。这下生死都难卜了,何谈结婚。”


今天早晨,楚绍南正是因为想到他们要结婚,逼着燕京和孟莉莉撤下了阵地。但燕京回到城里后,想想把兄弟扔在前线于情不忍,便又重新返回战场,正好赶上了这次日军的大轰炸。


轰炸渐息,楚绍南喊着点着名,还活着的士兵从简易工事里都探出身来。阵地上的官兵已经越打越少,刘参谋向朱赤旅长报告:“旅座,523团快打没了,524团最多剩下一个连了。”朱旅长犹豫地说:“弹药都打得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只能和鬼子拼刺刀了。可现在的敌我比例是十比一还多,我们是都战死在这里,还是为我们旅留点根呢?”


楚绍南抱着捷克轻机枪,边打着点射边喊道:“朱旅长,我赞成我们要保存点有生力量,不能把老本都拼没了,以后还咋报仇啊。”朱旅长看着山下蜂拥冲上来的日兵也下了决心,他扭头命令刘参谋:“你马上随最后一批伤员撤退,去中华门向孙军长报告,262旅余部准备下山退守中华门。”刘参谋得令转身而去。楚绍南回头喊了声:“刘参谋你照应点那个女医生!”


燕京感激地看了楚绍南一眼,边扔着手榴弹边大声向楚绍南喊:“楚兄,我已经打死48个鬼子了,够本了!你呢?过100个了吗?”


楚绍南也大声回应着:“要是算在上海的43个,我打死103个鬼子了。我也够本了!”


燕京的手榴弹已经投完,操起一挺捷克一个点射大叫:“哈,又报销一个,49个了,楚兄我要追上你,超过你!”两人对杀鬼子的计数曾经相约过,一定要确定死的才算,打伤炸残的、判断不了生死的都不算。


正当山上的守军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抵抗近前的日军时,日军突然一轮炮弹破空而至,这次是毫无预兆的轰炸。这轮短袭轰炸不但打破了以往的规律,而且冒着误伤他们自己人的危险,看来日军是急了,不择手段地开始进攻。


日军只打了一个排炮,但对山上守军的打击却是致命的。看来日军早已固定好刚才轰炸时的射击诸元,这排炮弹全都落在一线的工事上,正在探身射击的国军士兵们接连在爆炸声中腾空而起,包括朱旅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