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一集 12月12日 南京大屠杀前夜 兽临城下 第二章 战场反思

秋林1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楚绍南打出一个点射喊着回答:“你说燕京啊,他今天早晨被我赶回去了!他是金陵大学的教师,那个救护队的女医生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快要结婚了。我让他们抓紧向江北撤退,好日子还没过呢。” 朱旅长回头看看身后的南京城叹口气说:“恐怕他们撤不到江北的,司令部早把下关码头封锁了,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楚绍南打出一个点射喊着回答:“你说燕京啊,他今天早晨被我赶回去了!他是金陵大学的教师,那个救护队的女医生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快要结婚了。我让他们抓紧向江北撤退,好日子还没过呢。”


朱旅长回头看看身后的南京城叹口气说:“恐怕他们撤不到江北的,司令部早把下关码头封锁了,船都炸了。我们这儿可是首都啊,虽然政府机关和有头有脸的人都先期转移了,可是还有几十万百姓呢。如果这城真守不住,这些被我们打伤的野兽冲进城里……”朱旅长说不下去了。


楚绍南趁着换子弹匣和枪管的功夫也说道:“我曾提过解除封锁江面的参议,但没被采纳。唐生智司令下令把南京的退路堵死,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守城官兵感到退路已绝、抱定必死决心守城,但我们的抗敌国策就是以空间换时间,与入侵者打持久战,应该是灵活布阵和机动对敌,在气焰嚣张、实力强大的敌人面前要给自己留有周旋的后路。南京城要守,但不能死守,玉石俱毁的做法是不明智的。下关码头应该开通,如果战况不利,可以及时把部队转移保存抗战的有生力量。最起码要让城里的几十万平民过河啊。”


朱旅长气愤地骂道:“妈的,这仗没有这么打的!我们从上海70多个师的大兵团撤退,既不组织逐次抵抗以迟滞敌军的行动,又无具体的撤退和驻守目标,统帅部与各部队失去联系和控制,造成各部队各自为政,而且各建制的部队乱成一团,使日军尾追而来如入无人之境,造成了在战史上罕见的令人羞愧的大溃退。看看现在!上海沦陷不到一个月,我们泱泱大汉民国的首都南京就陷入了防守的被动中。如果我能活着打完这场仗,我一定向军委会上告,是指挥不力造成的失利!是战略不明造成的失误!是统帅无方造成的失控!”


楚绍南观察着战场又换起另外两挺机枪的枪管,接过话茬:“朱旅长,您说得没错。我也一直在奇怪,为什么不发挥南京外围‘吴福线’和‘锡澄线’两条国防工事的防御作用?那可是费尽4个师和几百万银元修了两年的“中国马其诺防线”啊!结果撤下来的部队连工事钥匙都找不到形同虚设了。还有,为什么主动放弃了无锡和苏州一线的防守?为什么不设法阻击日军的进攻速度给南京军民留点时间?为什么不令撤到安徽、河南、浙南、福建的国军部队杀个回马枪切断深入中国腹地日军的退路来个包抄呢?!”


朱旅长遥望着身后不远的中华门和依稀可见的紫金山,惋惜地说:“而且这南京处在长江的弯曲部,西、北两面背水,正是兵家所忌的‘背水一战’的‘绝地’。在古代,高山大江城墙可以用做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但现在的飞机大炮时代恰恰使这些古代优势成了守军的死地。我们的士兵又都是从上海一路溃退下来,兵员、士气和弹药都大打折扣。面对有着飞机、大炮和战舰掩护的两倍于我的20多万日军,仓促布阵,缺乏组织,战败是预料之中的,现在只是能坚守多长时间的问题。可惜呀可惜,看现在这兵临城下、三面被围的局势,这六朝古都气数恐怕已尽,苍天啊,保佑保佑我们中华民族吧。”


一直举着望远镜观察山南战场的刘参谋哑着嗓子汇报:“旅座,看,鬼子又上来了增援部队!”


对于日军的情况,身为参谋的楚绍南早就从一名击毙的日军少佐的图囊包中翻出文件做了调查,并及时翻译上报。从日军的整体部署看很是咄咄逼人。上海战事刚停,日军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辖率谷寿夫的第6师团等三个师团独自乘胜追来,接着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率中岛今朝吾的第16师团等五个多师团也争相而来。他们的总指挥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的司令部也设到了苏州,指挥着八个师团和两个支队,以及日海军第三舰队第11战队、野战重炮第5旅团、野战重炮第6旅团、陆军航空第3飞行团共20多万重兵,气势汹汹分三路直逼南京,临近南京时日军又派出国崎支队渡江向江北的浦口包抄,已经把南京城铁桶般围得水泄不通。


雨花台对面的日军是第6师团两个旅团的四个主力联队,师团长是谷寿夫中将。四个联队是冈本保之大佐的熊本第13联队、长谷川正宪大佐的第47联队、冈本镇臣大佐的第23联队、竹下义晴大佐的第45联队。见连攻三日没有拿下雨花台,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又派来末松茂治第114师团麾下的四个联队从另一翼向雨花台发起进攻。这样,雨花台正面之敌瞬间增至日军两个主力师团三万余人,而守军八十八师只有两个旅一万余人,一部分还是补充的缺少训练的新兵,同时又分出两个团守卫中华门。这三天死伤近三千余人,情势十分危急。前来助战的楚绍南就是在部队受重创后,一路从代理排长到代理连长、代理营长的。


刘参谋不无担心地对朱旅长说:“旅座,南京外围阵地尽失,只剩下我们雨花台、乌龙山炮台和紫金山了。日军攻势不减,占尽兵力、火力优势,而我们无险可依,弹药匮乏,药品短缺,损员巨大,弄不好还得是一场大溃退……旅座,您是不是先回中华门?”


朱旅长狠狠瞪了刘参谋一眼:“你以为我不想回中华门啊!可我咋能扔下这些弟兄们,不能辜负师座,不,军座的信任!”


刘参谋不顾责备继续劝道:“孙师长这回升任七十二军的军长后还兼着我们八十八师的师长,您可是升任师长的不二人选了,要保护本钱才是啊。”


朱旅长回身大骂:“你他妈的都啥时候了,还算计这些事!快点给楚营长再压点子弹!”


话音刚落,日军的又一轮猛攻开始了。这次他们集中了两个师团的72门75毫米山炮、野炮和20多架飞机的火力对雨花台开始了轰炸。楚绍南忙喝着刘副官:“你们快点下去,这里太危险了!”朱旅长打断道:“鬼子这回是全山地毯式轰炸,山上哪还有上面下面之分。”楚绍南骂道:“鬼子也太熊人了,这回连延伸轰炸都不用了,我们的伤员也不知都撤下去没有?”好像在证实楚绍南的担忧,山北传来了一片伤员的惨叫声。朱旅长急得直搓手要冲出去,被刘参谋一把拉住:“我去组织一下吧。”刚要爬起来被楚绍南一把按住:“不用去了!我的搭档回来了,他在就行!”


侧耳细听,爆炸的间歇中有一个本地口音的汉子在喊着指挥现场,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楚绍南感动地说:“是燕京和莉莉,他们又回来了。看来是放心不下我。”


日军的炮火刚见稀少,楚绍南又顺出了机枪,这时身边扑上来一人。楚绍南责备道:“你小子又回来干嘛,都快有老婆了,你可是为你们两人活的……”扑过来的燕京低头拉着半箱手榴弹说:“谁让我们是兄弟了,只要你在南京我们就要在一起。”楚绍南没有时间多说,左右大喊着:“谁手里还有手榴弹?都集中过来!让燕京老师过过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