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南京 第一集 12月12日 南京大屠杀前夜 兽临城下 第一章 雨花台炮火

秋林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size][/URL] 惨烈的战场、炮弹的呼啸夹杂着哧哧的弹雨铺天盖地而来,团团硝烟不待散尽又接连腾起弥漫在空中,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身体噗噗的中枪声中血光四溅,残肢乱飞,哀叫四起。 1937年的12月12日上午,南京中华门前的雨花台山顶,蜿蜒的战壕被遍起的烟雾和火光笼罩。敞着一杠三星军装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3.html



惨烈的战场、炮弹的呼啸夹杂着哧哧的弹雨铺天盖地而来,团团硝烟不待散尽又接连腾起弥漫在空中,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身体噗噗的中枪声中血光四溅,残肢乱飞,哀叫四起。


1937年的12月12日上午,南京中华门前的雨花台山顶,蜿蜒的战壕被遍起的烟雾和火光笼罩。敞着一杠三星军装领口、头罩德制M35式钢盔的国军上尉楚绍南低低地伏在简易工事中,怀里倚着一挺捷克轻机枪。他侧耳倾听着四周的战况,手里快速熟练地往机枪弹匣里压子弹。爆炸的气浪掀过来几具士兵的尸体,他伸手把战友的尸体拉过来,盖在自己身边另两挺捷克轻机枪和三个弹药箱及一堆弹匣、备用枪管上面。嘴里嘟囔着:“对不起了兄弟们,好好掩护我,让我为你们报仇!”


一个通信兵仆倒在工事里,气喘吁吁地说:“楚连长,魏营长被炸飞了,旅座命令你代理三营营长!”楚绍南探头观察着前方,头也不回地喊道:“上尉参谋楚绍南代理三营营长!你快回去保护朱旅长!”


昔日秀美的雨花台已是遍地疮痍,身后的南京城也是战火纷飞。古老的南京城素有“东南门户,南北咽喉”之称,城东钟山若长龙蟠绕,城西石头山似猛虎雄踞,“钟山龙蟠,石城虎踞”。万里长江自西向北滚滚而来折向东去;秦淮、金川两河蜿蜒城中;玄武、莫愁两湖依偎城外东西两侧,气势雄浑而景色秀美。山川俊秀中市廛繁华、人文荟萃,继公元229年三国吴定都南京之后,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四代,还有南唐、明、太平天国均于此建都,现在的国民政府也于此定都十年了。如今兵临城下的局势,这都城气数恐怕已尽。


这已是日军从早晨七时开始发动的第四次冲击。雨花台山脚至半山腰上布满了一片穿土黄色军装的日兵尸体。20多架飞机向着仅100米高的雨花台轮番俯冲着扔着炸弹,夹杂着地面上发射的山炮炮弹落在雨花台不到2000米宽的防线上。日军一次次冲近山顶,又一次次被打下去,守军孙元良部八十八师的阵地仍然坚守着。现已激战到第三天了,日军在阵前遗尸上千。中国守军也付出了巨大代价,两天多就死伤三千多人。


楚绍南向左侧大喊:“一排长!”有人嘶哑着接话:“万排长阵亡了!”楚绍南手不停地压弹匣:“你是哪位?马上代理一排长职务!”那人答道:“三班长范德彪得令,代理一排长!”楚绍南又向右侧喊道:“二排长、三排长!”有人远远回答:“代理二排长在!”“代理三排长受伤了不碍事!”楚绍南果断下令:“一排长范德彪你带一半人手去二连支援!”范德彪喊道:“一排就剩下九个人了,咋去支援啊?”楚绍南大喊:“那你就带五个人去,如果连长阵亡你就代理二连连长,和本营长保持联系。”范德彪回一声“得令”,真是瞬间连升两级啊,和鬼子拼了!


有人喊:“楚参谋,楚连、楚营长,二排还有12个人了。”楚绍南喊到:“二排长领六个人去三连支援,三连长如果阵亡你就代理!三排长,你领你们剩下的人把所有伤员和殉难的弟兄都送下去!快!快!鬼子要上来了!”


说话间楚绍南已把捷克机枪顺了出去,大喊着下令:“全营传令,不用放近打,现在就稳当地瞄准打,不许浪费子弹!”两侧的士兵扭头大声复述着,“楚营长下令,现在就打,别浪费子弹”的接力传令如海浪一样涛涛相随越传越远。涛涛声浪中,楚绍南瞄着五、六百米开外涌来的日军打起了点射,一个戴着白手套绿呢子战斗帽挎着指挥刀的日军小队长怪叫一声一头仆倒,接着刚蹲着架设掷弹筒的两名日兵仰面朝天翻倒,再接着刚卧倒的日军机枪手被打得蹦了起来,歪把子机枪也抛了起来。山上国军的防守枪声已全面打响,虽然火力不密集但也压得日军匍匐在地抬不起头来,两下对射起来。


楚绍南的捷克机枪一个弹匣20发子弹已经打完,来不及换弹匣了!一伸手换了一挺机枪接着搜索重要目标扫射着,第二挺机枪的子弹打完,伸手摸向第三挺机枪。


身后忽然传来换弹匣的声音,楚绍南没有回头喊着:“谁在那多管闲事?上去自己打自己的!不知道咱们人手少啊!”一个长点射,顿时传来一阵鬼子的嚎叫。身后的人挨着骂仍然咔咔地换弹匣,然后过来也伏在工事上。工事虽然简陋,但下部向前凹进去一块,足可两个人藏身。楚绍南一侧头大惊:“朱旅长,你怎么上来了?不行,这里太危险!刘参谋,你不知道这里是机枪阵地呀,快让旅座下去!”身后的刘参谋无奈地摊了下手。


朱旅长37岁,叫朱赤,八十八师262旅长,打起仗来有勇有谋,是名坚决抗战的热血军人。他沉着地举着手里的望远镜观察着战场说:“你打得也太熊人了吧!这一个中队的九个掷弹筒还没进入500米掷弹射程就被你钉死了,那九挺歪把子也被你看住,机枪手都被你打没了,谁还能奈何着你呀。整个雨花台就你这前面撂倒的鬼子最多,也难怪鬼子三番五次专攻你们连,他们被你打急了。奶奶的,鬼子要是知道你就是淞沪会战那个会说日本话的神枪敢死队队长更得气疯了。”刘参谋在后面接话道:“喝过洋墨水的军校高材生军事素质就是过硬,原来以为都是练嘴皮子的呢。”朱旅长喝断道:“谁他妈的练嘴皮子了?老子还是黄埔三期的呢!楚参谋也是打过仗的军校生了!”


楚绍南的确是打过仗的军人,他从法国军校被召回时淞沪战役已经开打一个月了。他是9月10日到南京国防部报到的,然后直接被派往上海的德械师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和他谈了10分钟后,破例把他直接任命为八十八师262旅524团三营二连的中尉连长。一般军校生都是从见习排长做起的。


之前楚绍南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了三年,又在法国军事学院深造了一年多。本来在日本陆士毕业后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到日本的陆军大学继续深造,一个是回国从军,但这两个选择他都放弃了。在日本的三年他已明白了日本朝野想吞并中国大陆的野心,再进日本陆大也学不到什么了,回国任职他又觉得回去和红军打仗不太对劲,共产党的成分和主张是他心存敬重的,所以他放弃回国就可以当排长的机会去了法国军事学院继续学习,而这次面对日本的侵略他没等召唤便开始准备回国,召回命令下达的第二天他就踏上了为国效力的返程之路。


在军事院校里他除了学会了很多正规战争的战略战术外,还学会一身实战本领,他的个人野战能力和对各种武器的应用以及现代设备的使用操作都是一流的。他曾在原始森林只带着一把匕首生存过三周;他能把各种枪械玩到极致尤其是短枪在50米内弹无虚发;他的驾驭坦克、摩托车和汽车的水平胜过职业军人;他的一口流利的美音英语、东京日语几可乱真……他觉得最大的收获是自己悟出来的,就是军人面对战争的心态。


军人如果有正义感和捍卫感,有充分的信念和战斗理由,就会有一种自信的心态。而同样面对战争如果有了自信的战士,才能机智灵活、从容不迫从而更加顽强果断,战术和动作就不会失态变形,也不会蛮干莽撞。这样的军人是战无不胜的,或者说虽败犹荣。


在淞沪战役中他充分体现和发挥了自己的这种军人心态理论,在对日军作战时占尽了上风。可惜他只是一个下级军官,没有更多的兵力供其指挥,也没有机会用他的理论引领全军。不然说不定用不上一个月就会把日军赶回小岛去。


当时楚绍南到任后马上对中日双方的胶着状态提出了自己的打法,这也是让孙元良破格任命他为连长的一个原因。他的打法与当时在师部担任顾问的德国军官的想法不谋而合,就是组织敢死队,让日军日夜不得安宁,在战术和心理上同时对日军发起进攻。他挑出全连的36名精兵组成了在沪中国军队第一支“铁拳”敢死队,全队士兵勇敢机智、视死于归。他亲自率队深入敌阵,说着日语近敌屡次重创日军;他双手短枪百步穿杨,被誉为“双枪将”和“神枪队长”。连日军都知道中国军队有位会说日本话的神枪手军官。


在闸北的两个多月日日夜夜战斗中,他的勇敢自信、果断指挥得到众多好评,他也变得更加成熟,参战一个月时便被孙元良晋为三营代理副营长。要不是蒋介石为了保存实力从前线把一批军官调回,保卫四行仓库的壮举非他莫属。上个月撤到南京后被抽调到南京军委会参谋部任上尉参谋,如果再出马到部队起码应该是指挥一个营了。


楚绍南做了参谋以后,已经不直接指挥部队了,但他知道自己原来的八十八师的三营在雨花台防守,便执意申请来到阵地参加防守。他是12月8日上的阵地,12月10日日军就开始了进攻。在战斗中他身先士卒,一直是带着三挺ZB-26式捷克机枪,让攻到他面前的日军吃尽了苦头。最让日军恼怒的是凡向这处进攻的部队,中队长以下的军官无一幸免,都被捷克机枪击中而亡,而且部队中的掷弹筒基本发射不出去,轻机枪也基本打不出连发,都被一挺捷克机枪神奇准确地抑制住了。


朱旅长左右看看喊道:“你的那位神投手搭档呢?撂倒这么多鬼子也有他的功劳啊,怎么,他也……”说罢担心地扫视着四周的死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