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34节:纵横捭阖

平山大侠 收藏 0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34节:纵横捭阖


七七事变,立即牵动了中日两国高层的神经,围绕如何应对、处理这一事变,两国高层展开了前所未有的纵横捭阖的斗争,这其中情报战又成为斗争的焦点。——平山大侠


香月清司:(1892年——年)熊本县人。日军大将。

陆士第14期毕业。1920年陆大毕业。曾任驻德国武官。对战术颇有研究,北伐期间建议关东军在青岛登陆,东运济南阻止北伐军北上,首开日本以武力干涉中国内政的先例,因此在军界名声大噪。七七事变时任陆军教育总监部部长。田代皖一郎因心脏瓣膜症复发,日夜呻吟、昏睡不止、生命垂危。因此,替换。

何应钦:(1892年——年)贵州省人。


天津驻屯军的首脑们万万没有想到,29军会破釜沉舟地顽强抵抗,鉴于事态的严重,在天津海光寺召集参谋长桥本群少将气得大骂:“金的,这个愚蠢的女人,坏了帝国的大事!什么将领只想保住自已的实力,士兵也毫无斗志……什么群龙无首、一片混乱……什么一举解决华北问题正是时逢其适,全是一派胡言乱语……让她以死谢罪!”

“说这些于事无补的气话不是时候。”

土肥原贤二不紧不慢地说。

其实他对川岛芳子打心眼里是瞧不起的,这个从小就被自已的义父川岛浪速当作玩物,才变态地女扮男装,后来又卖身投靠了支那驻屯军司令官多田骏,成了他的情妇,凭着多田骏的支持,才拉起一支队伍,当上了安国军司令官,耀武扬威,梦想重温大清帝国的旧梦。

但是这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丰台事件,原本计划得十分周祥,却被这个女人弄砸了,不仅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安国军被29军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没剩下几个人枪,金司令也成了光杆司令。

尤其是这一次,因为这个女人提供的错误情报,支那驻屯军轻率地挑起事变,原以为可以借此威胁、压制、逼迫国民政府承认满蒙的独立。这下子可倒好,不仅事与愿违,自已丢尽颜面不说,而且如何收场都成了大问题,一肚子的火气更是无处发泄。

土肥原贤二不由得想起1929年6月,自已和坂垣征四郎,有一次与惯于策划阴谋的前辈河本大作闲聊,那时河本大作己在5月被解除军职,在满铁当顾问。而他的接班人正是坂垣征四郎大佐。当问及1928年6月4日发生的皇姑屯事件时,河本大作神情黯然地掏出肺腑之言:“我本想借皇姑屯炸死张作霖事件,来刺激张学良和东北军,让他们主动攻击关东军,便好趁机占领全东北。谁知张学良和东北军却按兵不动,我的计划全部落空。由此,我得出的教训是:在中国要想干成一件大事,绝对不能相信和依赖中国人!更不能让他们参与!尤其是绝密工作。另外,我还要告诫你们的是:要想在中国干成一件大事,必须不择手段、坚定不移,就算对方隐忍不发、不为所动,也要积极采取行动!”

后来,在1932年9.18事变中,张学良和东北军仍旧是按兵不动,以为日本人会象过去一样知难而退。可是这一次,张学良和东北军上当了,日本人并没有因张学良和东北军采取隐忍手段就自行撤兵停战,而是更加猖狂地进攻,短短的时间里便攻占了东北全境。

“至理名言那!”土肥原贤二喃喃自语。

但是,土肥原贤二还不想处治川岛芳子。这个女人虽然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不过,留着她还有用。毕竟这个女人也曾经发挥过相当的,别人无法替代的作用。比如当年从天津将溥仪偷运至东北,就是采用了这个女人的计谋。否则,满洲国还建立不起来呢。另外,土肥原贤二深知《孙子兵法》的一个绝妙之处便是“声东击西”。1932年,自己与坂垣征四郎策划满洲独立,因为担心引起国际舆论的注意和国民政府的警觉,二人遂找了日本驻上海公使馆的武官田中隆吉少佐,问他有什么好办法。而田中隆吉则力荐川岛芳子。后来川岛芳子在上海找了一群浪人闹事,最终引发1.28淞泸之战,成功地转移了人们的视线,反而不大关心东北的事了。土肥原贤二明白,有些工作还真得川岛芳子这样的角色才能胜任。

田代皖一大将满面愁容、心力憔悴地问土肥原贤二:“土肥原君,你看……”

土肥原贤二毫不犹豫地说:“仗既已开,只有咬牙坚持打下去,立即急电上报东京,请求增援!”转头问身边的柳原振雄“柳原君,华北国民政府的中央军有何动作?”

“暂时没有。我建议马上与29军进行谈判。”

“好主意。”土肥原贤二道“我们需要时间,重新进行军事部署。柳原君,你也要加强情报工作。另外,宪兵队要绝对保证铁路的畅通和安全。”

七七事变,立即牵动了中日两国高层的神经,围绕如何应对、处理这一事变,两国高层展开了前所未有的纵横捭阖的斗争,这其中情报战又成为斗争的焦点。

7月8日晨5时54分,消息传至东京,正在值班的陆军省军事课长田中新一大佐,立即跑到也在参谋本部值班的作战课长武藤章大佐的办公室。

田中激动得语无伦次:“打起来啦……武藤君……”

武藤章笑笑,淡淡地说:“预料之中的事。”

“我们……怎么办?”

“调兵增援。”

“这……”

“这什么?支那驻屯军兵力不足,消灭不了支那29军!况且国民政府必定会增援。兵贵神速!我们动作慢了,华北战局若呈胶着状态,国联将会出面干预,这对我大大不利!”

“可是没有陆相杉山元大将的批准……”

“八嘎!”武藤章恼火地骂道“田中君,你就这么愚蠢嘛,动员、集结部队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得抓紧时间,同时进行。

杉山元这老家伙又怎么样?他能当上陆相,并非是因为打仗有多大本事,而是因为他听话。你不要忘了,天皇的奋斗目标是满蒙独立,他努力去做了,这才当上了陆相;现如今天皇的目光关注着华北,他必须继续努力去做,他肯定会同意增兵。他不过是天皇的一个马前卒,具体实施的工具罢了。否则,他只有下台!

这样吧,你立即以陆军省的名义下令给关东军和驻朝鲜军司令部,让3个师团进行备战,随时进关参战;我亲自去向陆相报告。”

上午10时20分,中国驻屯军司令部送达详细报告,武藤章看了一遍后,将它装进文件包,驱车去找陆相杉山元大将。杉山元得知消息后,立即与武藤章返回参谋本部作战部。杉山元看了半天地图,遂同意调3个师团进行增援。

7月8日,正在庐山避暑的国民政府的政要们也得到了29军的特急电报。只是一时间,蒋介石还搞不清日本人在华北再次挑起事端,究竟有何企图。

他立即召来戴笠问:“雨浓你说,这个,日本人在华北再次挑起事端,出于什么用心?”

“这个,不好说。”戴笠嚅嗫道“日本人在华北制造事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娘西匹!”蒋介石恼怒了,一巴掌搧了戴笠一个大耳刮子“国家花那么多钱,就养了你们一群饭桶!你是聋子、瞎子!废物!我要准确的情报!”

蒋介石下令,让远在四川正在整军的军政部长何应钦火速返回南京。何应钦立即乘飞机赶回南京,一下飞机马上赶往总统府面见蒋介石。

“委员长” 何应钦说“虽然日本人的企图还不明确,但是自从1931年‘九一八’ 事变以来,日本人历次挑衅无不以蚕食、控制和侵占中国的土地为目的。天津驻屯军前任司令官多田骏就曾公开宣称:要‘以武力驱逐国民政府于华北之外’, 并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引诱、胁迫华北地方权贵的头面实力派人物。29军军长宋哲元不就脱离了中央政府,宣告华北自治吗?这次事变,我想与日本人分裂冀察平津的阴谋密切相关。”

“嗯,我也有同感。”蒋介石赞同道“我们要特别警惕这一点,日本人历来发动侵略战争之前,总是会派出代表进行积极的谈判,当他们对你宣布,谈判遗憾地破裂了,这时实际上他们已经不宣而战了!”

“是的,是这样的。委员长说得一针见血。”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你有何应对之策?”

何应钦想了想说:“委员长,我个人认为目前我们应积极促成和平解决华北争端,尽全力防止平津战事的扩大。因为华北地区并无中央军队,仅凭一个29军,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和谈是必要的,只怕是一厢情愿哪!况且和谈也必须有武力做后盾。这个,我看还是要做好应战的准备。”

“委员长说的是。要应战,军事中枢必不可少,我建议由军委会参谋总长、训练总监、军事参谋院院长、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及所有军事机关长官,组成军事统帅部,并立即召集他们开会商讨决定应对策略。”

“好,我马上去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