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晚年在劳动改造中被逼唱样板戏

劳改队的人早晨上班,为了节省时间,各自带早点来,每人都有一个搪磁缸子,冲好茶,拿出带的馒头、烙饼、花卷、面包,糕点等现成食物,赶着吃了好劳动。


大夥都是集体活动,干活学习、吃饭、休息都是在一起,因此也随时都可看到每人行动。大夥都带早点,只有一个人总是不带,因买早点迟到挨批是经常的,他就是末代皇帝溥仪。他动作慢反应迟钝,讲话又不清。大夥问他:“老爱,你为什么不带早点来呢?”他吞吞吐吐的说:“我是想带早点来,可是我家里的不同意。她一甩手,我就不好再要带早点了,免得惹她生气。”溥仪面无表情的干喝水,时常不吃早点,干活没有力气,看他那副可怜相,才知道他在家庭的地位,连带早点的自由都没有。


大唱样板戏年代,上班、工作、学习前都要全体唱样板戏,我们这个组老年人不少,不会唱就张着嘴,作样子跟着哼哼也不能不唱。可是唯独溥仪总是傻乎乎的愣在那里直着眼睛发呆。监督劳动的看管人看不见不理睬他,可以混得过去,可是就有爱找事的,故意找他的麻烦,一次把他叫出来问:“皇帝你出来!”溥仪吓得像一根直棍似的站出来,两眼失神,眼镜滑到鼻尖也不敢推一下,一声不响的听着。监督人问:“溥仪,你唱的是什么?”溥仪结结巴巴的说:“《红灯记、李玉和》”看管人嘻嘻哈哈的用手推着溥仪说:“好,还不错啊!你还知道是《红灯记、李玉和》!什么词?”本来李玉和的词是:“提蓝小麦拾煤渣,挑水劈柴都靠她,……”可是溥仪说:“提着白菜要回家,七叉八叉哗啦啦。”看管人手里提着皮带上去猛抽了一下,打得溥仪直哆嗦。看管人说:“你这是反动。什么七叉八叉哗啦啦?非给我唱好!”傅仪哆哆嗦嗦的说:“我学,我学,我是真不会呀!”“不行!你不知道人人唱样板戏,人人革命吗?”监督人狠狠的说。溥仪拼命行礼说:“我有罪,我有罪,我一定好好学唱样板戏。”


这天干活是团煤球,和煤泥是用三分之二煤面子,加入三分之一黄土,煤球团出来不会散。我们都蹲在地上团煤球,溥仪边团煤球边用手推眼镜,这时监督人来了,大声叫:“溥仪!你出来!”溥仪浑身发抖站起来了,大家害怕的相互递眼色不敢说话。溥仪又要倒霉了!


监督人却和气地对溥仪说话,他是在开心解闷呐:“皇帝,你单独给我好好唱一段样板戏,这叫单出头,独脚戏!”傅仪满脸愁苦,脸上皱纹都挤在一起了,站在那里直搓手。我们都低下头装作干活没看见,都盼望让溥仪顺利过了这一唱样板戏的关。监督人非叫他唱,手里提着皮带也实在吓人!可是没想到溥仪放开了破锣嗓子真唱起来了,一连串哇哇的怪声无字大唱,太难听了!简直没有办法用语言和文字来形容。他越严肃认真,我们听了越可笑但不敢笑,把嘴唇都咬疼了。开始监督人也绷着脸,装着严肃的听着,忽然监督人大笑,笑的双手捂住肚子。我们看见监督人笑了,大家也笑出了声,大夥笑成一团。只有溥仪不笑,更认真放开嗓子唱个不休。临督人说:“行了!别唱了!”再看看溥仪两手不住的向脸上擦汗,摸了一脸煤灰,更叫人看了可笑!煤面子摸进嘴里,拼命啐。溥仪唱样板戏的形象我今生今世忘不了。


电台播放样板戏,台上唱样板戏,报上宣传样板戏,全国只有八种样板戏,要说样板戏的质量还过得去,也真有好演员,又有新创造。但观众听烦了,听腻了,一听就有气,再也没人看了,电台一广播,人们就赶快关机器。


样板戏不上座,没人看,发票叫人去看也没人去。发票给家属看说没车钱,公家发车拉人去看。看戏算上班,不扣工资,也没有人去看。发票给我们劳改队看,不去就不行。看戏算政治学习,回来讨论。看样板戏成了惩罚的手段。


溥仪拿着样板戏票好像千斤沉,说:“我看一回样板戏,我家里的跟我吵一顿,这可太为难我了。”


那时又印了许多样板书,可是卖不出去,监督我们的人,就让我们劳改队的人买。监督人手里拿着个登记本、笔,问溥仪:“你买几本?这可是革命样板戏书哇!有剧本,有曲谱,看看,还有剧照,精装本啊!处理了,减价一半了,皇帝说话呀!”溥仪翻着眼看着监督人不开口,监督人发火了:“买几本?这可是学习样板戏的好机会呀!你买回去跟娘娘在一块学唱样板戏,多来劲啊!几本?快!”溥仪结结巴巴慢条斯理的说:“一本”。监督人听了大声:“啊!怎么着?一本?十本!”溥仪失声:“不行啊!”他哭丧着脸抱着头哀求说:“您可别写,您可别写啊……”监督人把笔、本向义面前一摔:“说,皇帝!你说买几本?反正你得买!”说完双手叉腰满脸怒气。我看样不好办,要是再僵持下去,我们又要看着倒霉了。我对溥仪说:“这样吧,你也跟我们一样买两本吧。”监督人拿起笔写上了,他转身对我们说:“好了,八种样板戏,每种两本,共十六本,准备钱吧!”说完就走了,我们都愣了,我劝溥仪说:“买吧,这书卖不出去,就得卖给咱,虽说是卖,谁也不敢不买,我们都是每月发工资就把买书钱给扣了。”


溥仪手抓着头发,满面愁容说:“唉!这样板书我买了,拿回去怎么跟我家里的说呀,这不又要惹她生气?难了,这可怎么办哪?不买不行,买了回家没有办法交代!她又要生气,样板书真要我的命啊!”


可怜的溥仪,外头受管制,家里还有母老虎,真是里外受样板气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