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演员矢野浩二因在中国演鬼子已被日本右翼列入黑名单!

前两天 收藏 98 948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矢野浩二已在前不久秘密结婚,现定居北京,已经2-3年不回日本了,是因为不敢回去,日本右翼势力已经将他列入黑名单。来中国工作9年半的时间,不仅事业上小有成就,也完成娶妻生子的人生大事,一个平凡的重庆女孩成了他的老婆,是浩二的一个朋友介绍他们认识的,这个女孩是圈外人,典型的重庆女孩,热情、开朗、漂亮,浩二为了更好的保护妻子不受娱乐圈的打扰,决定悄悄的结婚,不久前这个重庆新婚妻子为他生下一个女儿......

2007年元旦前后,日本演员矢野浩二在回国探亲期间在街头被一群日本激进分子殴打,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所幸护住头部未被破相。随后浩二离开日本回到北京。记者得知此事后,赶紧与矢野浩二本人联系,但浩二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日本演员矢野浩二扮演过《记忆的证明》中的冈田总监、《小兵张嘎》中的斋滕、《烈火金刚》中的毛利大队长、《野火春风斗古城》中的多田、《铁道游击队》中的冈村和《逐日英雄》中的阿部健雄,使其成为了“鬼子专业户”。也因为如此,日本国内有人放出话来,警告浩二不要回日本,否则就要对付他,不想这次竟成了现实。

矢野浩二以前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过,他扮演“鬼子”最大的压力来自日本国内。电视连续剧《记忆证明》在中国热播时,日本的几大报纸,包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都登了他在《记忆证明》中出演冈田的消息,一时间沸沸扬扬。矢野浩二说过,“我的个人网站也受到了攻击,但我能顶住压力,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一直不理睬反对者,我的家人也很支持我。”“我想,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一定都对和平充满着强烈的渴望,但是少数日本人却采取了错误的方式来表达这种愿望,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但是我希望,他们在采取任何行动时都应当具备更高的理想,那就是努力寻求全世界的和平”。

由于拥有一幅清秀儒雅的面孔,矢野浩二一直希望能够尝试着出演现代戏,并在剧中扮演中国人,他说:那怕是一辈子,我也愿意等。

已有2年多没回日本的矢野浩二,在中国是否孤独?他笑道,一点也不,他还想在中国长期“扎根”呢。他想在北京买房,在中国找对象。他说,让他高兴的是,在中国,他已渐渐拥有了一大批影迷。这次,他来上海拍戏,就有十多位影迷从中国各地赶来看他。在中国,他感到很幸福,很自豪。

一个日本青年演员,为什么要在中国抗战题材的影视剧中扮演如此众多被观众痛骂的日本军官呢?为此,记者与矢野浩二进行了长谈。

希望和平,三四年前一句中国话不会说的矢野浩二,如今说中国话已十分流利,而且还带有北京味的卷舌音。矢野告诉记者,在日本,几乎没有反映侵华战争的片子,很多日本年轻人,包括他自己,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侵华战争并不太了解,自己也是来到北京听周围朋友说后才对这场战争渐渐有所了解的。他用中文称自己所扮演的这些角色都是“坏蛋”。他之所以热心扮演这些反面角色,主要原因还是希望和平。他说:“因为拍戏,我到过好多当年发生战争的地方。历史是不能忘记的,我扮演这些角色,就是希望让更多的人能了解这段历史。我和大家一样希望和平,不要战争。”

承受压力,在中国抗战影视剧中扮演日本军人,矢野浩二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最大的压力来自日本。矢野浩二说,《记忆的证明》播出后,网站上出现了不少日本人批评他的帖子,有的甚至扬言:“矢野,你不要再回日本了”。电视连续剧《小兵张嘎》在中国热播时,日本的几大新闻媒体,包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都登了他在《小兵张嘎》中出演斋滕的消息,随后的评论有褒有贬,一时间沸沸扬扬。矢野浩二说:“我的个人网站也受到了攻击,但我顶住压力,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这些年来我一直不理反对者。我的父母和姐姐也都理解我、支持我。”

独闯北京,矢野浩二说,他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是在2000年。当时,他和明星酒井法子等都是日本太阳音乐公司的签约演员,他在日本曾拍摄过《耀眼的季节》《纯情警察》《午夜凶铃》等剧,有6年的演艺经历。他是通过一个在日本留学的中国朋友介绍,才来到北京拍摄连续剧《永恒的恋人》的。在北京的3个月,使他感到特别新鲜,回到日本后,他总忘不了在北京的日子(包括生活习惯和拍戏氛围),再加上他对自己在日本的演艺生涯并不满意,想改变自己,因此萌生了再次来北京的念头。

2001年5月,他独自来到北京闯荡,由于举目无亲,又不会说中文,几乎寸步难行,一切只能从零开始。他整天与担任翻译的那位中国朋友在一起……在中国进入影视圈比他想象的更难,因为许多日本人的形象,中国演员完全可以演。为期半年的语言学校学习很快结束了,矢野浩二依然没有演任何角色。此刻,他除了感到孤独、寂寞、生活单调外,更感到了郁闷无助,事业难以展开。他说:“放弃梦想也很简单,回日本就是了,但来中国是我自己决定的,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如今,矢野浩二已经成了中国通,也结交了许多中国朋友。他自豪地说:“我现在的朋友,80%以上是中国人。”

零的突破,矢野浩二说,他在北京坐了整整一年的冷板凳。中央电视台拍摄《走向共和》,一位中国摄影师把他介绍到剧组,当时,剧中有五六个日本人角色,但导演张力一见他,就说“天皇!天皇!”于是,他实现了零的突破,一下成了“明治天皇”。他说:“明治天皇不能凭空想象,戏又很重,当初我真有些不知所措。但通过阅读大量有关明治时代的书籍和资料之后,我反复琢磨,并运用了自己的演技,我相信,我塑造了一个崭新的明治天皇形象。现在有人遇到我说,你演的天皇很成功,我很高兴。”

“2002年8月,我的命运有所改变,那是因为我和杨阳导演相遇了。当时,我听人说《记忆的证明》剧组需要日本演员,我就主动来到杨导演工作室。她导的《牵手》我在日本看过,非常喜欢。第一次和她见面,我紧张得不得了。几次试戏后,杨导演让我在剧中一人扮演两个角色,即劳工营冈田总监和他的孙子青山洋平。我兴奋极了!极端一点儿说,就是没有酬金我也想演。这是我第一次拍摄战争片,也是第一次扮演日本军官。开拍前,我参加了10天军训,跑步、打枪、拼刺刀……日中两国演员还一起观看反映当时战争的影片。拍戏时由于过于投入,手被笔扎出了血我都不知道。杨导演发现桌上、地板上都滴着我的鲜血,她一叫停,我才感到疼痛。这是我最难忘的一部戏,由此,我与杨阳签约,成了北京金色池塘影视公司的演员。”

长期“扎根”,“拍摄《烈火金刚》时也很苦,当时在河北拍戏,气温达-20℃。据说,这部小说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我在剧中扮演的是日军毛利大队长,这是一个大坏蛋!拍戏时,我几乎是一边流鼻涕,一边说台词。”矢野浩二说,在山东枣庄拍摄连续剧《铁道游击队》时,山里、湖上、铁道上的镜头多,夜戏也多,条件又很艰苦,他饱尝了“饥寒交迫”的滋味。

今年1月21日是矢野浩二的生日,剧组特意给他送上了生日蛋糕。蛋糕上有火车头的图案,象征着《铁道游击队》剧组全体人员的心意,下面还写着一行中国字“大阪――枣庄”,象征着他从故乡大阪到北京,又从北京到枣庄的传奇经历。一个来自日本的演员,在中国枣庄拍摄中国抗日电视剧,这本身就很有意义。那天,他手上脖子上挂满了大家送的礼物,感动得他热泪盈眶,频频鞠躬……





点击过5万奖励150分-----ak47u571

本文内容于 2011/3/5 19:22:32 被ak47u571编辑

3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话说日本国内偏激的人士很多阿。他们觉得侵略战争会抹黑他们心中完美的日本,就全力美化甚至否定这场战争。这完全是偏激。 一个人如果犯了错,可以选择 努力掩饰这个错误,或者道歉并修补过失并避免这错误再次发生。 明显后者更能获得原谅。 德国就是这么做的,华沙一跪,并把反对暴力和战争写进教育里。大人看见孩子拿坦克的玩具都会阻止。日本选择极力抹去或美化这次战争, 把中日必有一战放在教材里,宣扬对中国的仇恨。


上一次,我们努力了8年,把日本打了回去。 这一次,如果日本人在敢来,我们要把那8年损失的拿回来。



但是对这些敢于承认日本二战错误的日本人,我是尊敬的,即使罪行不是他们这一代犯下的。


另外4楼和7楼,你们种拿国籍说事, 看见日本人就咬,完全是偏激的歧视。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好坏不分就是脑残。


你们跟那些日本国内打这位演员的粪青没什么两样,都是恶心的暴徒。


一个人如何,不是看他的肤色,更不是看他的国籍,而是他的所做所为。


你们不要在丢人了行不?

演员不应该被政治所牵涉,演员就是应该演好自己的角色,不管他是什么国籍的。对于尽到自己的本分的演员我们还是要给予尊重的。

不应该把所有的日本人都定义成一个摸样。有良知的人还是存在的。

11楼hobo69

他的戏还是不错的。受日本右翼迫害不仅是因为演戏,而是他有关于日本二战期间罪行的言论。总体还是个正直的人。

这种日本 人 是好样的


无论如何,离开自己 祖国,敢于为自己的理想奋斗,敢于为和平而奉献自己的力量,这样的人,无论是谁,都应该得到尊敬!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