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记忆中寻找老北京

rpdlb 收藏 15 648
导读: “香菜哎、辣青椒喂、黄瓜哎、大苤蓝来哟!西红柿哎、蒜来嘿、韭菜、西葫芦嘞、洋白菜耶、夏冬瓜、胡萝卜、卞萝卜哈,嫩了芽的香椿、腌雪里红哎、腌疙瘩头哎……” “大——小——嗨小金鱼儿嘞——蛤蟆骨朵儿——大田螺蛳……” “来!高庄儿的柿子哎!涩了还管换的咧柿子……” 如今,再想听到这些声音,已不那么容易,它们从走街串巷,已经升格成为“艺术”,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甚至有了专门的“传承人”,每当我们提起真正的“北京味”时,就会说到它们。从表面上看,这

“香菜哎、辣青椒喂、黄瓜哎、大苤蓝来哟!西红柿哎、蒜来嘿、韭菜、西葫芦嘞、洋白菜耶、夏冬瓜、胡萝卜、卞萝卜哈,嫩了芽的香椿、腌雪里红哎、腌疙瘩头哎……”


“大——小——嗨小金鱼儿嘞——蛤蟆骨朵儿——大田螺蛳……”


“来!高庄儿的柿子哎!涩了还管换的咧柿子……”


如今,再想听到这些声音,已不那么容易,它们从走街串巷,已经升格成为“艺术”,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甚至有了专门的“传承人”,每当我们提起真正的“北京味”时,就会说到它们。从表面上看,这些“北京味”被保护得很好,只是,它们被保护在博物馆里,与我们的生活无关。在它们原本生存的土壤中,已很难找到。


北京在发展,老北京的传统文化也随着这个城市的发展而发展的。那么,被我们精心保护在博物馆中的那些“非遗”们,究竟是什么?它们还能算是北京味吗?当孕育它们的历史、人文背景消失了之后,除了文物价值之外,这些形式是否还有意义?


在记忆中寻找老北京


在记忆中寻找老北京


新建在北京西长安街的北京市长途电信局的电报大楼,已在1958年9月29日落成,国庆前夕,即可接待顾客。(资料照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