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万花筒------何应钦是如何起家的?

农夫三权 收藏 1 533
导读:1919年之前,贵州的财务和政务一向是掌握在旧派手里的,省府秘书长熊范舆、政务厅长陈廷策和财政厅长张协陆三人联手,把全省的财政把持得滴水不漏,而现在,新派正借着“五四”的势头高歌猛进,在打垮警察厅、架空教育厅、成立“裕黔公司”之后,又开始向“三巨头”夺权。 从端午到中秋,新旧两派的争斗还算是势均力敌的。在这个阶段,每当新派的声势浩大,当铺和绸缎行就赶紧把钱存到赖永初这里来,而遇到旧派的力量强大,他们又赶紧把钱取走,弄得赖兴隆钱庄的库房一会儿满一会儿空的,就象是政坛局势的风向标一样。可自从中秋之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19年之前,贵州的财务和政务一向是掌握在旧派手里的,省府秘书长熊范舆、政务厅长陈廷策和财政厅长张协陆三人联手,把全省的财政把持得滴水不漏,而现在,新派正借着“五四”的势头高歌猛进,在打垮警察厅、架空教育厅、成立“裕黔公司”之后,又开始向“三巨头”夺权。



从端午到中秋,新旧两派的争斗还算是势均力敌的。在这个阶段,每当新派的声势浩大,当铺和绸缎行就赶紧把钱存到赖永初这里来,而遇到旧派的力量强大,他们又赶紧把钱取走,弄得赖兴隆钱庄的库房一会儿满一会儿空的,就象是政坛局势的风向标一样。可自从中秋之后,新派就逐渐占据了上风,《少年贵州报》连续发表文章,说财政厅假造帐目、贪污民脂民膏,还有人揭发财政厅长张协陆在两年里冒领了一千多大洋,把旧派的首脑人物搞得狼狈不堪。



按说,财政厅长贪污千把块钱在官场上根本就属于鸡毛蒜皮的事情,可问题在于张协陆的身份与众不同,他既是举人又是博士、既是官员又是教授,一向道貌岸然装腔作势,所以品行操守方面的瑕疵自然也就成了他最大的软肋。新派死死抓住“财政厅长监守自盗”的话题,在大骂张协陆“名为贤达,实为宵小,徒逞私见,罔顾公益”的同时,更把赈灾不力、物价暴涨、政策昏聩、吏治黑暗等等一切罪恶全都怪到旧派的头上。



十一月初,何应钦带着几百套旧衣服去慰劳伤兵,先夸奖军人流血牺牲十分英勇,再批评文官腐败贪污非常堕落,然后又说本来应该给士兵发新棉袄的,但因为财政厅把军费贪污了,所以只好拿旧衣裳给大家穿……伤兵们顿时火大,立刻就去把张协陆的官邸砸了个稀巴烂。



从这以后,旧派官员的日子就越来越难过了,上班被学生堵着骂、下班被伤兵追着打。11月26日,贵阳街头出现了署名为“暗杀团”的传单,宣称要将熊范舆、陈廷策、张协陆、张彭年(张协陆的弟弟)等十多个“危害黔省”的罪魁祸首逐一处死。刚开始的时候,人们还觉得这肯定是学生在吹牛皮,因为他们今天喊杀段祺瑞、明天喊杀曹汝霖,类似的大话早已经说得太多了。可谁知道当天晚上,陈廷策的官轿就在回家的路上挨了两枪,头一枪打死了卫士,再一枪透过轿窗打中了陈厅长的后背——大家这才明白,这回传单里说的是真的。



能在黑暗中开枪打出这样效果的绝对是军人。虽然何应钦和谷正伦都不承认自己跟“暗杀团”有关,但明眼人都清楚这事情跟他们两个脱不了干系,而且大家也明白,只要旧派不交出权力,类似的事件还会继续发生。于是贵阳城里顿时人心惶惶,旧派怕新派行刺、新派怕旧派报复,就连赖永初在出门的时候都要穿上特制的“防弹衣”——把棉大褂前胸后背掏空,再垫上厚厚的草纸……这样对峙了好几天,以文人为主的旧派团体终于全面崩溃,省长刘显世被迫下令“查办”熊范舆和张协陆,悲愤绝望的张协陆随即服毒自杀,“暗杀名单”上的其他人纷纷逃离省城,曾经权倾一时的旧派势力也就此烟消云散了。


年底的时候,何应钦当上了警察厅长,谷正伦当上了黔军参谋长,省政府的政务厅长、财政厅长、议会议长也统统换了新人……


黔军第五旅的旅长是何应钦兼任,他那个所谓的“混成旅”其实是个新编的单位,当兵的没有枪也没有炮,浑身上下穿的跟叫花子差不多,大冬天的,千把号人围着操场跑步转圈,一喊“立正”就冻得哆哆嗦嗦。何旅长一面差人购买武器,一面又在贵阳订做服装,并且还规定了交货的期限,“枪械未到枪毙军需,军装未到枪毙裁缝”,把两个承包军服的傻小子吓得不轻。。。。。。。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