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四章 中国人的介入——清川江战役 第十一节 “敌人神秘地消失了” 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一节 “敌人神秘地消失了”


洪学智习惯性地摸了摸脑门,插话道:“现在还存在着突然性。”

乔治﹒马歇尔:“我们认为什么都知道,而实际上什么也不知道。然而,对方却一切都知道。于是,战争开始了…… ”

“当他们在第二天一清早醒来时,敌人神秘地消失了。”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联合国军”在清川江北岸已经站不住脚了。


11月5日,大榆洞志司总部。

作战室墙壁巨大的地图上插满了标示我军及敌军动态的小旗子,我军用小红旗标出,军部是方形的,师、团是三角形的,师的大一些,团的小一些,营的就更小。敌军则用蓝旗标出。红蓝小旗子都是用亮光纸做的,用大图钉插到地图上。

当我军企图分割和歼灭清川江北之敌军主力时,由于美骑1师的溃退,敌人发现志愿军实力强大,急忙于11月3日开始全线后撤。尽管敌人的前沿各部孤立突出,但因为全部是机械化,收缩却十分迅速,跑得比兔子还快,一天之内就后撤了几十公里,退到了清川江南岸。

彭德怀一动不动地站在地图前。他的特点就是一刻也离不开地图,甚至端着碗吃饭时眼睛还不离开地图。

“下令,各部队停止追击!”彭德怀断然下达了部队停止追击的命令。

作战室内的参谋们都不由一怔。

中国有名的围棋杂志《围棋天地》上曾经登载了这样一段很精辟的话:


……这里的问题,是在于黑方的阵形单薄,而这一点立即被白方洞察到了。国际象棋的第一位世界棋王斯坦尼茨说过:“如果防御没有出问题,那么,那些漂亮的攻击是不存在的。”

(中国围棋协会主办《围棋天地》,2008年第四期第40页)


而美国名将麦克阿瑟和中国名将彭德怀的决战正像围棋的博弈一样,麦克阿瑟刚刚露出了一丁点儿的破绽,立刻就被身经百战、练就了一双毒眼的彭德怀给牢牢地盯住了,死死地抓住了。

彭德怀多次给身边的工作人员讲,作为一个战役的指挥员,最重要的是要把握整个战役的火候。如果战役发展过火了,就把整个战役的企图暴露了,那么发起下一次战役时就会有诸多的不利因素,甚至完全打不成。但是如果发展的火候不够呢,那么就同样达不到战役的目的,反而为战役的进一步发展造成困难。

歌唱家要考虑怎么运用音律;

画家作画要考虑怎么运笔、用色;

作家要考虑文章的结构、篇幅的取舍、人物的刻画;

围棋大师在中盘作战时要考虑进攻和防御;

——没有人知道彭德怀是不是一个指挥战争的艺术家。

在作战室里,彭德怀同邓、洪、韩、解谈了自己的考虑,“为什么必须停下来?” 他注视着大家问道。

邓华笑眯眯地:“彭总的意见我们理解了。”

“我们同美伪军,还只是遭遇战,我们的主力,还没有完全暴露。”彭德怀接着说道:“麦克阿瑟现在对此事还是半信半疑,感到莫名其妙呀!当然,他的情报部门会向他报告,中国确实出兵了,但他不知道中国出了多少兵呀!外电报道,说中国出兵也只是五六万,目的是阻止美伪军向鸭绿江推进,中国的目的是有限的,是为了保护在鸭绿江上的水电站等等。总之,麦克阿瑟很自信,他是典型的美国军人,他不相信中国真的敢于同美国侵略者开战。我们这次战役,就是利用了麦克阿瑟的判断错误和分兵冒进的弱点,发起突然袭击的。”

洪学智习惯性地摸了摸脑门,插话道:“现在还存在着突然性。”

彭德怀:“对了。突然性就是我们的六个军三个师已经到了清川江北岸,这是麦克阿瑟怎么也料想不到的。”

韩先楚:“现在我们的兵力占优势。”

彭德怀用嘲讽的口吻道:“麦克阿瑟是根据美国的经验推断的,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不可能过来太多的军队。他当然想不到我国与朝鲜陆地相连,我们从陆地上走,几条线,几个军,一声令下,千军万马,齐头并进,二十多万人很快就到朝鲜北部山区来了。他们运兵困难呀。他们要远涉重洋,运一个师到日本,到朝鲜,费多大的劲儿呀!所以,麦克阿瑟会想,你们中国要进入朝鲜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师,需要多长时间呀?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么。这就是说,我们隐蔽了自己的企图,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完全暴露,你们同意不同意这个看法?”

韩先楚:“我同意这个意见。”

解方:“我也同意。这场战争实际上是两大阵营的战争。社会主义阵营国土接壤,敌人则远涉重洋。”

彭德怀:“老大哥直到现在还没有表示愿意出动空军支援哪!”

韩先楚气呼呼地道:“老大哥这一点就不够意思!”

邓华:“斯大林对苏联的利益考虑太多。”

“所以,基于以上的分析,我考虑,我军必须在清川江北停止攻击。”彭德怀走到地图前,指点着清川江说:“如果我军在清川江不停下来……”

邓华接过了话头:“那就势必逼着我军打阵地攻坚战,对我们十分不利。”

“是呀,我军属于打运动战。”彭德怀接着说道:“我们习惯于在运动中歼敌,布置口袋,拦头、截尾、斩腰。这是我们的长处。隔江攻击,我军又要渡河,对我们不利。打阵地战,敌人正好可以发挥火力强的优势,我们的重装备还没有赶上来,没有大炮,光靠机枪打清川江,我们要付出多大的伤亡呀?!”

洪学智:“也不一定打下来呀。”

彭德怀慢慢地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缓缓说道:“是啊。隔江攻击,这种仗我们不能打。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我军的长处。打得不顺利的时候是这样,打顺利的时候,也是这样。我们千万不能忘记王明在井冈山‘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教训!我估计,麦克阿瑟现在目空一切,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还会再来的。”

洪学智:“我军携带的粮食弹药已经消耗完了,我们也没有力量再攻击了。我军伤亡也不小。按照在国内打仗的规律,各部队应该补充兵员了。”

邓华也表示同意,他说:“部队推进很快,给后勤保障带来很大困难。战役后方后勤人员不到七千人,过江的大站,战役打响后陆续扩充到七个,实施跟进保障,跟不上啊。况且,我们的后勤装备落后、陈旧,运输车辆很少。这样少的运输工具,保障数十万军队作战和生活必需,不适应呀。”

彭德怀:“开个会好好地研究一下加强后勤保障的问题,不然会影响我们的战役发展。现在要加强运输,储存粮弹,利用大山深沟,挖窑洞,打土坑,解决住宿困难。”……

历史已经证明,当时彭德怀对敌人的估计是正确的。

美国陆军副参谋长、后来接替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李奇微中将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中国军队很有效地隐蔽了自己的运动。他们大都采取夜间徒步运动的方式,在昼间则避开公路,利用隧道、矿井、丛林或村落进行隐蔽,有时候在森林中烧火制造烟幕来对付空中侦察。每个士兵都能做到自给自足,携带由大米、豆类和玉米面做成的干粮,他们避免做饭的火光暴露自己的位置。……因为中国人没有留下一点运动的痕迹,所以统帅部怀疑是否有中国的大部队存在是有一定道理的。”


美军拥有世界一流的强大的情报侦察网,然而,他们的情报却失灵了。其情报失灵的关键是中国军队的隐蔽工作做得极好。几十万大军昼宿夜行,不埋锅生火,在冰天雪地里吃冷饭,有时候甚至连冷饭也吃不到。没有坦克,没有飞机,只有少量汽车,骡马驮着弹药,拉着火炮,士兵们脚板里裹着布片,有的人脚磨破了,鲜红的血迹渗透在雪白的雪地上,他们像一支支利剑,无声无息地在林海雪原中穿插,穿插,穿插 ——直插向美军的心脏!!!

中国军队突然出现在“联合国军”面前,打了“联合国军”一个猝不及防。小小的朝鲜半岛的突然变故在美国军政高层引起了一阵骚动、不安和猜测。然而当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对手的真实身份时,中国军队却又从“联合国军”的视线里神秘地“消失”了。

就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进入朝鲜境内的同一天,美第8集团军从人民军手中攻下了北朝鲜首都平壤。“联合国军”在刚刚占领的平壤举行了阅兵式,麦克阿瑟和沃克都参加了。在回答记者关于战局的提问时,沃克一边暗示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一边回答说:“一切进展顺利”。

可是,没过多长时间,前线就传来了“遭遇强大抵抗,南朝鲜军队伤亡惨重”的报告。报告都异口同声地说:“可能是中国军队参战了。”接着,在这一整天,前方的报告一个又一个地传来,但直到天黑的时候,麦克阿瑟依然无法在混乱的战报中理出头绪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