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总统的三重门

2月15日,利比亚爆发了反对卡扎菲的抗议活动。示威者高喊“结束贪污腐败”等口号,要求卡扎菲下台。示威最初集中在东部城市,后来骚乱蔓延到西部,首都的黎波里也发生了亲政府和反政府示威者的冲突。有消息称,该市19日爆发冲突,造成约至少45人死亡,900人受伤。更有消息指,冲突已造成233死亡。

在此前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漫长时间里,全世界都目睹了、被迫接受了、容忍了“疯狗”总统卡扎菲的表演。卡扎菲把世界当成了舞台,把世界民众当成了他的观众,把利比亚民众当成了他的道具和陪衬,把独裁专制、残忍无度当成戏法变。这位非洲及阿拉伯国家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统,服饰夸张,衣着古怪,行为极其荒诞怪癖,生性极其凶残狠毒,盲目的自信心狂妄到爆棚,一再令全世界瞠目结舌。他雇佣美女保镖,神出鬼没,欲以此分散男人包括刺客的注意力——他把全世界的男人民众,都当成了他的潜在刺客。他外出国外,一定要在野外搭起帐篷入睡。1986年美国空袭利比亚,他最关心的不是及时逃生,而是逃生时穿什么衣服。

“疯狗”总统卡扎菲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凭借着上述种种,再统治利比亚哪怕41个月甚或41天了。笔者感兴趣的是,卡扎菲离奇怪诞的种种背后,究竟要让世界接受有关他的什么讯息?换言之,他的表演,欲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概括来说,卡扎菲的身前身后,无疑也有着“三重门”。

第一重,就是他的奇装异服、夸饰衣着,是要故意制造神秘,在外观、外表上先声夺人,衣着夸张行为怪诞是制造神秘,以塑造自己非同一般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自身就是人神合一的神的化身。由此掩饰其背后的肮脏、罪恶勾当,转移世界及民众的视线。或许,卡扎菲1969年发动武装政变,推翻国王伊德里斯政权、自己大权独揽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活到老、总统到老,有生之年总统不辍。由此,他必然要制造出利比亚离不开他、他是个500年甚或一千年出现一个的奇人、伟人。所以他创立“第三世界理论”,声称国家要走共产和资本主义之间的“特色”路线。这还不算,他要以露面,就让利比亚民众、让世界瞠目,并对他暗自佩服、由衷赞叹。

一个现象是,表演久了,自己就真以为自己成了想象中、表演中的人物,卡扎菲就是个例子。他的令人同样瞠目的自信心,来自他的表演,来自他的表演之后的内心变异——他的异装癖,除却性心理异变而外,亦有性格、性别变异的因素。他的可以充斥地球的自恋、自以为是、自以为完美、满足,都可以从他花花绿绿的衣服上找到深入了解的线索。

第二重就是,铁腕强人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纸老虎。长期以来,卡达菲长久立于不败之地的手段,无非就是残酷血腥至极打压异己,严控舆论,严控民众的自由。他更把手伸向国外,将自己塑造成阿拉伯国家的领袖。他曾派兵入侵中非国家乍得,力撑涉及多宗恐怖袭击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1988年泛美客机在英国洛克比上空爆炸,导致 270人死亡,遭到全世界的严厉谴责。他的政权也由此而被视为流氓政权。能够对内对外杀人不眨眼,变着法杀人,且滥杀无辜如践踏草芥,这样的人,当然是有着一颗魔鬼的心,当然会令全世界善良的民众胆寒。但是,这样的威慑其实是有限的,或者说,这样的凶残是虚弱的——利比亚民众的起而抗争,在死伤几十、几百人的镇压面前,并未退缩,而不可一世的卡扎菲则坐不住了,他逃离可,消失了,害怕了,恐惧了,不管是在利比亚国内,或者国外。

第三重就是,以民族的名义、国家的名义、大众的名义掩饰个人的、家族的腐败。卡扎菲的所有表演、所有努力、所有装神弄鬼、所有光怪陆离,其实目的没有别的,就是至死坐在总统座位上,至死掠夺、榨取利比亚国家及民众的血汗、财富。他的儿女掐住利比亚政治、经济、社会命门的清单,已然曝光——卡扎菲40岁的长子穆罕默德,控制了利比亚多家通讯公司;38岁的赛义夫,卡扎菲热门接班人选。37岁的萨阿迪,上周被调往班加西镇压示威。阿拉伯,德国走私军火案调查对象。哈米斯,领导着美国外交界眼中最精锐的军旅……

但凡专制独裁者,国家的财富、财产就是他的家族的,民众的财富、财产就是他的个人的。但凡专制独裁国家民众的抗争,注定是举国民众与一个人或一个家族的较量。穆巴拉克、卡扎菲的败落及其最终结局,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