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背景:广州市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称,据他查资料发现,广州亚运的直接投入和间接投入很大。“总投资2577亿元,其中广州投资1950多亿元,带来债务2100多亿元。”


在中国,统计局的预算数字与女人的年龄一样,都是讳莫如深的东西。


事实上,在广州市人大代表反对亚运会负债2100亿元的新闻刚刚发生时,我对这些吃官饭的甚至心生敬意。因为在过去的这两年里,中国已接连举办过奥运会、全运会与亚运会,花费均在2000亿以上,但除了广州的代表之外,其他时间均没见有任何的质疑声音发生。


但显然,我这只是自己的盲目乐观。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亚运会花费”的字样,首先弹出的信息是:2009年年底的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时,对广州市政府的“亚运会只花钱但不说花了多少”的做法表示不满,当时,有代表说,“连一个基本的数的概念都没有!”一家报纸上写道:有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无论花得多还是少,无论资金的来源怎样,至少得让人大代表知道。


也就是说,在广州亚运会正式开幕的前一年,人大代表已经对亚运会的开销花费不透明有所不满。可最后的结果是,他们的不满仅是他们开会时的不满,既然是开会总要发言说话的,开完会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现在,这桩引人争议的话题的再次被亲爱的代表们提出来决议,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反正亚运会已经办完了,广州仅二十年也许不再会举办类似的大型运动会,而其他省市也不会依此产生的问题作为问题来研究。所以,人大提议是人大的事,政府花钱是政府的事。


还有一则数据是,根据2010年10月19日《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市长万庆良透露,广州亚运会总投资1200多亿元人民币。而现在,根据钟南山代表搜集的资料,广州亚运总投资2577亿元。而在2005年广州在国务院会议中,他们的承诺是,办亚运不超过20个亿。


即便数学再差的人,也知道20亿与2000亿有多么大的差别。


然而,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预算与实际花费的比例有多不靠谱,而是这样不靠谱的事情为什么硬是发生了。


香港特区政府想申办2023年亚运会,他们需要申请60亿的拨款计划。说实话这点小钱在内地举办个国内运动会都不止,但香港政府的申请还是被立法会否决,而且是64名议员中40人提出反对。民意调查显示,18到35岁的年轻人,支持申办亚运的比例一直在60%以上。但撇开政府这份民调,其他的独立机构以及政党所做的调查都显示,被访民众显然并不支持,而在立法会议员要求政府公开政府民调全文之后发现,政府只是挑选了其中对自己最为有利的部分调查结果。


凤凰卫视的闾丘露薇说,“政府闯关失败,一个原因是拿不出详细的计划书,申办的经费,从一开始的400亿港元,到最后变成60亿,让人担心,既然数字可以这样伸缩有弹性,那么到时候,整个项目会不会变成一个无底洞。”


这个情况似乎正好说明了广州目前的尴尬。再或者,归根结底地说,是不是某些环节某些程序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偏差。为什么香港政府要通过决议才能花钱办亚运,到了广州,钱已经花完半年了,才有人大代表站出来说,钱不是这样花的。


正如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建武所说,“政府自己拍脑袋决定,有没有尊重人大、尊重民意?”而程序问题正好折射出法治问题。


附:近期一些大型运动会的花费或预算


伦敦奥运会预算:147亿美元


多哈亚运会:28亿美元


雅典奥运会:70亿欧元,在当时创造了奥运会历史记录,被称为“最贵的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