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面佛--一群小人物的革命史 第一节 鬼亲 第一节 鬼亲(2)

京鲁大鼓 收藏 12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2.html[/size][/URL] 第一节:鬼亲(2) 纸新郎和纸新娘在伴娘、伴郎的举抱下,伴随着主婚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的喊声,接着正要夫妻对拜时。突然那院门口一阵大乱后,就看一位披头散发的妇人跑进来,跪倒在纸新娘面前,撕心裂肺的哭喊道:“我的闺女呀,你死的好惨呀,那挨千刀的吕万七呀,你为何要害死我女儿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2.html


第一节:鬼亲(2)


纸新郎和纸新娘在伴娘、伴郎的举抱下,伴随着主婚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的喊声,接着正要夫妻对拜时。突然那院门口一阵大乱后,就看一位披头散发的妇人跑进来,跪倒在纸新娘面前,撕心裂肺的哭喊道:“我的闺女呀,你死的好惨呀,那挨千刀的吕万七呀,你为何要害死我女儿呀……”


主婚人急问这是何故?


披头散发的妇人就哭诉着说:“白家少爷早丧,为寻得阴亲,找鬼亲媒人吕万七寻找鬼亲尸骨。我女多病,一时想不开,听信那吕万七花言巧语,收了他二十两银子,就看这该杀的吕万七给我女儿服了毒药啊……”


妇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主婚人和纸新郎的家人等,也都听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此时几位乡人拉过宴席上一位高高大大,刀条奇丑面相下,但却是乐呵呵的一位中年男人。这中年男人名叫吕万七,也就是江湖上传言,外号鬼面佛的鬼亲媒人。


鬼亲不能够继续办下去了,大家捆绑起来吕万七,说等天明后,送往县衙受审,毕竟这人命关天,不可儿戏。


吕万七也不辩解,任由他人捆绑。此时那哭泣的妇人,怀抱纸新娘,在一声声:“闺女呀,我的儿,你啥时候跟娘回家啊”的悲伤哭泣中,一口气上不来,竟然晕厥了过去。


何永言看妇人晕厥,疾步上前去要救助,但却被云中燕一把拉住。何永言欲要挣扎,云中燕急急说道:“何神医,万万不可多生事端。”


这二人正说着话,就看那鬼面佛吕万七对众人大叫道:“快快替我松绑,救这妇人要紧。”


乡人也知道吕万七有医术,再说这大夜里病人急症,又无处去请医生。于是,就赶紧松开吕万七,请他赶紧医治晕厥过去的妇人。


吕万七近前,在烛火之下,就看躺在地下的妇人牙关紧闭,呼吸急促,看来似欲有一命呜呼不保之势。吕万七急忙忙怀中掏出一个小布包,手托着一层层打开来,露出包内别插在布上的一根根银针。


吕万七拿过一根银针,把小布包交给一位乡人托着,就手捏银针下,分别在晕厥妇人的水沟、中冲、涌泉、足三里等穴位上,用下了银针。


何永言观看中不断点头,可接下来再看吕万七又要在晕厥妇人的气海、关元、百会上欲要使针,就再也忍不住,高叫一声道:“万万不可!”


吕万七一愣,众人也都将目光投向外乡人何永言。


何永言走进吕万七,怒目而斥道:“惘你也称鬼面佛,难道你害了人家女儿,还欲要害人家母亲不成?”


吕万七再次一愣,惊讶中抱拳冲何永言道:“这位先生有何指教,请说到明处,老汉我即使不救人,也不能够害人呀!”


主婚人“哈哈”大笑道:“害人,救人,吕万七,你害了人家女儿,难道不是事实吗?”接着转向何永言道:“这位先生,救人要紧,您若是看出这吕万七行医,有什么不妥之处,就请您快快救一下这病人。”


何永言冲周围乡人抱拳施礼后,也就欲俯身去看晕厥妇人病症。


吕万七一把拦住何永言道:“先生不把妇人病情说到明处,就指责我老汉害人。您这医治后,想我老汉可是跳进黄河,也就洗不清了。”


何永言猛然停步,暗叫一声不好。心说自己救人心切,也不能够同行面前技高一筹啊。怪都怪自己主观上跟随乡人,先认定了这吕万七不是个好人,又看他行针有误,这才跳出来制止。这是违背做人原则,也有悖于医德的啊。


何永言再次抱拳冲吕万七时,已是言语温和道:“先生,在下曹州府何永言,今日多有得罪了。此妇人晕厥,乃是实证,针用泄,先生水沟、中冲、涌泉、足三里用针都对,但是气海、关元、百会上用针就不对了。”


吕万七点头称是。


何永言道:“晕厥实证,配针在合谷与太冲。”


吕万七问道:“此妇人晕厥,先生何以见得是实证晕厥?”


何永言道:“晕厥虚实,体格上即可外观,此妇人体格健壮是外向。但是细分还需要号脉与观苔。先生年高,况是黑夜,医人有误,也是常理。”


吕万七再次点头称是中,已快速拔下自己使在妇人身上的银针。


何永言俯身,命人拿过一根宴席上的筷子,撬开晕厥妇人牙齿,观舌苔色淡薄白,微微点头中冲吕万七言道:“先生可号妇人脉搏,晕厥实证脉象沉,晕厥虚证脉细无力。先生试一试便知。”


事已至此,吕万七频频点头中,拱拳冲何永言道:“老汉佩服,先生请。”


何永言衣服下摆内拔出随身携带的银针,静静观看着躺在地下的晕厥妇人。沉吟许久,眉目紧皱下,就在凝神聚气之中,那捏在手中的银针早已经聚集了杀虎擒龙的力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