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四十六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腊梅和玉珊两个人很投缘,相约周日去大佛山元和观烧香拜佛。 时光如飞,转眼就到了周日,腊梅和玉珊乘车前往大佛山元和观。大佛山离泉海市约三十公里,相传其历史可追溯到北魏时代,香火旺盛,数百年绵延不绝。观内现有一位道长,外界盛传通晓易经,算卦十分灵验。 两人在半山腰下了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腊梅和玉珊两个人很投缘,相约周日去大佛山元和观烧香拜佛。


时光如飞,转眼就到了周日,腊梅和玉珊乘车前往大佛山元和观。大佛山离泉海市约三十公里,相传其历史可追溯到北魏时代,香火旺盛,数百年绵延不绝。观内现有一位道长,外界盛传通晓易经,算卦十分灵验。


两人在半山腰下了车,顺阶而上,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元和观,元和观的建筑很一般,低矮、陈旧,没有一点儿气势雄伟的模样。但庙内香火缭绕,只见一道长盘腿而坐,温文尔雅,神态安详,见有人进来,把上眼皮微微抬起说:“两位女施主,是拜佛还是算命呵?”


腊梅双手合十:“我佛慈悲。”然后问:“拜佛要钱么?”


“不要,我们只收香烛钱,烧香拜佛是最起码的功德。”


腊梅问玉珊:“你拜吗?”


玉珊说:“我是个军人,不便于烧香拜佛,你来吧。”


腊梅便跪在一个草蒲团上:“那我拜啦。”


“女施主,拜了灵,你有什么愿就都应验了。”那位道长敲着木鱼,嘴里念叨着经书。


腊梅虔诚地磕着头,似乎要替将帅洗去心灵上的罪过。


道长见她如此虔诚,说:“女施主,看来你是个信佛的,抽个签吧,这里的签是最灵的。”


“好!”腊梅从坤包里掏出伍拾元钱递给道长,然后两手合抱着,捧了一把香在庙殿前已经燃着的烛火上慢慢点燃,香里面掺的泥太多,不易点着,她两只手长长伸着,不久就微微抖动起来,脑门上涔涔地渗出细汗,一阵小风旋过,卷起香炉里像黑色蝴蝶似的灰烬,直往她身上扑来,她只略略闭一下眼睛,并不避让,一大把香终于根根都有了明火,她才把它们小心地插进香炉。又去点蜡烛,小心插好,从头到尾一丝不苟。


道长拿起签筒,摇了摇,又摇了摇,然后递在腊梅面前:“这位女施主,今天做的功比今天所有来拜佛的人做的都好,菩萨一定会保佑你这样的大善人,你抽的一定是上上签。”


“如果抽到下下签咋办?”事到临头,她有点畏缩起来。


“你抽吧,香也烧了,烛也点了,你不抽签,菩萨就失职了。”玉珊给她打气。


道长说:“抽吧,一定是上上签。”


腊梅这才一脸的诚惶诚恐,颤巍巍地向签筒伸出手去,她那只白皙的单薄的手在签筒上游移了好久,终于捏住了其中的一只签头,然后把那支签虔诚地紧紧抓在手里。


道长从她手里拿过那支签,微微一笑。“此乃‘坎’卦。”他轻声说道。


“此话怎讲?”腊梅急切地问道。


道长说:“坎,为坎陷,象征重重的艰难。故有‘习坎,人于坎窝’之象,占者如是,则淹没险情,其凶可知。”


腊梅听得似解非解,但“难”、“凶”的意思倒是听明白了一点,于是说:“这卦不好,是凶卦对吗?”


道长微笑着:“凡事不可一概而论,易学乃群经之首,天人合一,博大精深,伏羲制八卦,文王演周易,宇宙森罗万象,无所不包,人生机缘变化,神秘莫测,但无不尽在八八六十四卦之中,岂可简单而论。”


“道长,您咬文嚼字我听不懂,您往白里说。”


“别急,女施主,你听我细致说来,人生和事业陷于困境时,应如何摆脱困境,这才是关键所在,当你身陷困境时,你应当力避沉陷,逐步设法脱险,勿操之过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是这个道理。来!再抽一次。”道长摇了摇签筒,让她再抽一支。腊梅盯住签筒好一会,闭上眼睛抽了一支签递给道长。道长看后,慢条斯理地说:“此卦与前卦相接,你抽得乃‘未济卦’,未济指永不放弃追求,未济者失也,水火交刚柔失位,事未成名有阻滞,卦气时机未到,静待天时,愿望暂无,宜耐等待,婚事先劳后安,可成。”这一解释,腊梅似乎听懂了,点点头。


道长接着一本正经地说:“近日,你家中有难,但大难过后,定有大福。”


腊梅听到道长的解释,心里好受多了,忙从包中抽出一张大票递过去,然后,拉着玉珊离开了元和观。


......


“总经理,外边有一位女士找您,是否让她进去?”门卫值班室的保安打来电话。


“你问她有什么事?”奇兵正阅审修建码头工程的相关材料。


“总经理,她说前几天在海边约定的时间。”


“噢,知道啦,你让她进来吧。”奇兵没想到她能找来,谁知道她的?她来的目的?一连几个问号在他的脑海里游荡。


“恩人,您好!”奇兵眼底印出一个迷人的模特形象,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吸引眼珠,回头率极高。


“噢,是你呀,找我有什么贵干?”


“恩人,你救了我,今天我是专门来造访的,想请您吃个便餐,能赏光吗?”


奇兵举旗不定,没有立即答复,从烟盒里掏出一根香烟叨在嘴边,陷入沉思。


“看来恩人不给这个面子啦?”


“倒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今天有约再先了,不好推迟。”


“今天不行,那就明天,您看如何?”


“好吧!”


“那就定好了,明天晚上6时,在月光楼见面,不见不散。”模特女郎转过身去,扭动着细腰,走起了“猫步”。


次日,奇兵和模特女郎相约在月光楼的情侣间内。


“恩人,感谢您的光临,令小女子万般受宠。”暗弱的灯光下,朦胧着她迷人的身段,今晚她身着素雅的紧身旗袍,仿佛是三十年代典型淑女的活化石。这身妆素,赢得了奇兵的好感。


“你过奖了,那只是一次巧遇,何必老挂在嘴边。”


“一时相救,终身不忘。”


“你叫什么名字?”


“嗨,把这事都忘了,就叫我可妮吧。您想喝点什么?是白酒还是红酒?”


“我开车,还是不喝为好,近来路上查酒驾的警察很多,让他们查到就不好了。”


“是的,那你喝点饮料?不过,为了表达心意,我喝一杯红酒,你喝一杯饮料。”


“好吧!”


可妮开怀畅饮,越喝越兴奋:“恩人,这一生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荣幸,我想认您为哥哥,行吗?”说完用手解开旗袍衣领上端的纽扣,露出被酒精染红的肌肤。


“可妮,别喝了,小心喝醉。”


“我高兴,我想喝,我没醉”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可妮把一瓶红酒全部喝掉,还想再开一瓶,被奇兵拦住。


可妮踉跄地走出月光楼,差一点摔下台阶,幸亏被奇兵抱住:“你真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我没喝多......我自己能回家。”挣扎了几步,又想跌跤。


奇兵只好搀扶她上了车,然后准备把她放在后排座位上,没想到她搂住他不放手:“哥哥,您是个好人,我......”下边的话还没出口,一股难闻的脏物从胃里涌了出来,还好没吐在车里。奇兵连忙把她推进车厢里,启动车辆,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哥哥,我没醉,我不想再骗您了,因为您是世界上最好的男......”可妮没把话说完,就睡过去了,发出轻微的鼾声。


奇兵猜测到这里边一定有什么秘密?但需要证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