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憨子偷眼瞄了下媳妇那隆起的肚子,脸皮无奈地抖了抖,表婶孙张氏走的时候叮嘱过他别乱来,人家都怀孕八个多月了,千万别祸害闺女。等生了孩子出了月子再合房也不迟。这个憨子也知道,赌咒发誓地保证不动。

但家里只两间破草屋,一间灶房兼客厅走廊,外加杂物。唯一的卧室被一铺火炕占了大半,这怎么住?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非常尴尬。高刘氏刚要张口,憨子忙道:“娘,媳妇,你俩在炕上睡吧,我在院子里凑合着就行,反正这会天热,外面正好。”

母女两人一听大喜:好,正说俺心头上来了,刚才还担心暴力呢,这下不用怕了。

于是,娘俩欢欢喜喜的帮着女婿在院子里打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看着憨子铺下草毡躺下,这才满怀内疚欣喜之情回到屋里,安心睡过去了。

憨子娶了媳妇有了奔头,干活也肯下力气了,每天一大早就跑到孙阎王家吆喝着众光棍下地忙营生。把个阎王恣的直夸他懂事。而光棍们则不乐意了,下地的路上,就你一言我一语的拿他开涮。

大蛋问:“憨子,昨晚舒服吗?”

二蛋道:“你媳妇那么大肚子了,晚上可的悠着点,嘿嘿。”

骨碌蛋也凑热闹:“憨子哥,让你家我嫂子也给俺兄弟介绍个吧,保证亏不了你。”

憨子听了只笑不答,催着众人快赶路。

石猴子急了,大声道:“我说憨子,你急个啥,急着早干完活回家日你媳妇吗?”

话刚落,哄的一声,众人大笑。

憨子恼了,丢下锄头,飞身扑上来一把抓住石猴,厉声骂道:“放你娘个屁,我去日你老祖。”

他这一举动把猴子吓毛了,惊恐的瞪着大眼脸色干白,众人也懵了,忙过来七手八脚的劝开,说多大个事呀,兄弟们不就是开个玩笑寻点乐子吗?咋就疯了。

憨子脸红脖子粗,转头扫了眼众人,闷声道:“大伙都听着,开玩笑可以,但别拿我媳妇唰嘴,否则老子不客气。”

说完扛起锄头气哼哼的赶到了前面。

众光棍见他这样,都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多嘴了,他们不明白这个平日老实巴交的憨子咋突然变的神经质。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这期间,村里传来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好的是孙阎王终于盼到了儿子小沈阳托人捎回的信,说自己已经加入了抗日队伍,不要二老牵挂。至于参加啥样的部队,信上没说。管他呢,只要儿子好好活着就好。坏消息是鬼子来到了藏马乡,据说有100多人,不过让人欣慰的是鬼子没象传说中的那样到处杀人放火糟蹋妇女,而是整天呆在驻地里排成队吆喝“一二一。。。”,也不知他们葫芦里捣鼓的啥玩意。管他呢,只要那些东西不祸害人,随他们得瑟吧,反正也治不了。


憨子呢,每天晚上照旧睡在院子里,媳妇见他这样,心里过意不去,趁娘出去的时候让他偷偷摸摸奶子,憨子每次都红着脸跟做贼似的摸一把赶紧溜人,他不敢磨叽,怕自己把持不住糟蹋了大人孩子,若那样后悔都来不及。

转眼到了中秋,地里的庄稼好收了,憨子的媳妇也快临盆了。

这天早晨,他刚和大伙干完活回到孙阎王家要吃饭,高刘氏就急急跑来,说闺女快生了。憨子一听惊喜万分,吆喝着孙张氏先跟岳母去了,自己又跑到刘老太家吆喝:“三大娘,快,快点,俺媳妇今天要生小孩了,您老快去接接吧。”

刘老太闻声从屋里出来,问了一句又回头端了个泥盆,拿着剪子破布就跟着来了。

此时,媳妇躺在床上已是满头大汗,高高的肚子随着痛苦地呻吟声一起一伏。

憨子傻了,扎撒着两手站在炕前连问:“咋了咋了?”

孙张氏骂他一句顺手拽了出来,道:“你别瞎咋呼,快吃了饭下地去吧,女人的事你也帮不上忙,我看侄媳妇一时半会还没事,要生也的快晌午,你忙活会早点回来就是了。”

憨子红着脸谢了,临走又再三嘱咐一定要照顾好大人孩子。孙张氏说这个不用你操心。

这下憨子乐屁了,不但要当爹了,更兴奋地是再熬一个月,他就能搂着媳妇睡觉了,到那时可要做个真男人了,嘿嘿。

他越想越美,到表叔家胡乱扒了几口饭,吆喝着众兄弟,赶车挑筐高高兴兴的去了南山,只等日头挂中天就撒丫子回家看娃娃。呵呵。

然而,令谁都没想到的是,也就在这一天晌午,一群鬼子汉奸气势汹汹的杀进了藏马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