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卷 连环计 第五十九章 计中计

血奔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这一夜,小镇上枪声不断,三霸天被李刚折腾的一夜没有睡好。他们被李刚的离间之计所激怒,三个家伙都在发誓要和对方见个高低。他们纷纷把自己的家丁和佃户召集到寨子里商量对策。 林家寨里这两天特别热闹。南霸天突然改变了往日的霸道气势。为了与祁家寨决战到底他声明:凡是参加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这一夜,小镇上枪声不断,三霸天被李刚折腾的一夜没有睡好。他们被李刚的离间之计所激怒,三个家伙都在发誓要和对方见个高低。他们纷纷把自己的家丁和佃户召集到寨子里商量对策。


林家寨里这两天特别热闹。南霸天突然改变了往日的霸道气势。为了与祁家寨决战到底他声明:凡是参加林家寨‘蓝学会’并且愿意听从他调遣的一律免收一半的粮租。有枪的拿出来参加训练减租七成!在南霸天的这些十分诱人的说法中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到了林家寨。按兵力南霸天知道自己不如祁文汉,但是,他相信他的兵一个能顶祁家兵三个。林之东招兵有个特点;不是地痞流氓他不要,不会*赌他不要,不会杀人他不要。所以他的兵都是些亡命之徒。三更时,林之东把所有的精兵都派往攻打祁家寨。他决定一举消灭北霸天,来一个快刀斩乱麻。临出发前林之东摆了十几桌酒菜请了这群亡命之徒。林之东也作了战前动员报告。他说:“兄弟们,祁文汉背信弃义欺人太甚,他多次于我们过不去。今天我们要一举歼灭他。因为我们不灭他,明天他就要灭掉我们。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拿下祁家寨每人赏大洋十块。免费逛窑子三天。另外在祁家寨还有好多漂亮的女人让你们玩个够!”众匪徒好一阵起哄,个个摩拳擦掌。酒醉饭包后,林加权带领七八十各人出了寨子向西绕道向祁家寨奔去。为什么他们要绕道而行呢?因为彼此去目的地都要经过防胡小镇。


也是这天夜里三更时分,祁家寨挑选了精兵八十人,在祁大麻子的带领下悄悄地出了寨门。大金刚前边开路,二金刚塌鼻子八金刚祁仁扛着机枪押后向吴家寨奔去。


祁大麻子带着人出了寨门,为掩人耳目向东绕道悄悄来到吴家寨。他们怕李刚发现了自己,更害怕李刚偷袭他们。


八金刚祁仁带几十人把机枪架在寨门前小竹林里;“大金刚祁大麻子带几十个人从寨西攻打,二金刚王塌鼻子带几十个人从寨东攻打。事先约定好有大金刚指挥;听见枪声三方一起围攻。但是,今天夜里吴家寨情况异常,大门紧闭没有设岗。寨内没有灯光没有人影走动。整个寨子里漆黑一片,静得让人窒息。祁家寨的人不敢冒进。这吴老贼玩的啥把戏?


祁大麻子在吴家寨寨外观察了好久,仍不见一点动静。他们等了一会等不及了。于是他向空中发出了进攻的信号。呯!呯!呯!”三枪。三面埋伏的人立刻向寨内发起进攻。子弹如飞蛾一般在吴家寨上空飞舞,子弹打在树林里,树叶哗啦啦地落下来。子弹打在竹林里发出嘎嘎嘎地响声。祁大麻子他们盲目地打了一阵子枪寨子里依然没有见动静,于是祁大麻子和王塌鼻子从寨子东西两侧下到沟里趟水向寨子里进攻。他们趟过深沟上了岸又进了树林,越过浅沟穿过竹林准备攀墙进到寨子里。突然,一束束火把出现在寨子的周围把整个吴家寨照得如白昼。一只只乌黑的枪管从围墙里伸了出来。瞬间,机枪步枪手榴弹在祁家人群里发威。祁家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懵了。还没有爬上岸的飘在浅沟水面上。爬上岸的倒在围墙下。吴灵各双手掂着两把盒子枪在寨子里来回指挥着。寨子的正面,八金刚祁仁带人在机枪的掩护下企图把吊桥放下进入寨内……突然,吊桥自动落下来。接着从寨内向外喷出几道机枪的火舌。祁仁的人瞬间倒下一片。寨内寨外相持了一个多小时,祁文汉的人也没有攻进寨内。况且死伤过半。他们只好败下阵来。吴灵各又带人追出寨子赶打了一里多地才解了心头之恨。吴灵各回到寨子里立刻命令手下的人攻打林家寨。他想:林大炮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攻打他。你能扰我,我就不能扰你?妈的!咱谁也别想安生。吴灵各把攻打自己的人当成是南霸天的人。


内线来信也告诉他是今夜林之东要去攻打吴家寨的。吴灵各派在林家寨卧底的人开始只知道今夜有行动却不知道攻打谁。就把信送给吴灵各,告诉吴灵各林家寨今夜攻打吴家寨。出发前酒桌上才知道是攻打祁家寨。但信已送到。


更巧的是吴灵各的卧底刚刚把信送给吴灵各,吴灵各已经命令吴昊带人绕道去攻打林家寨。吴灵各只好把十几个家丁集中起来做好迎战的准备。


乡政府里李刚和邢文正在下棋,听见吴家寨的枪声,两人兴奋不已。邢文说:“北面也应该有动静了。”


“我想该快了。”李刚拿起自己的马吃掉邢文的车。望着邢文大笑起来。“李刚啊,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了,你让我佩服啊让你,让你指挥一个师团也得心应手。”邢文说。李刚笑着说:“都是同志们的努力还有你这个大管家的功劳啊!要是我是师团长非让你当军需官不行!”两人笑了。


再说林加权带了几十个亡命之徒来到祁寨东边邢家村一个叫红石桥的地方,只听见前面有人在骂:“都怨你,狗日的。你不探虚实就放枪命令进攻。净是瞎指挥。死伤这些兄弟,回去见了祁爷看你狗日的咋回去交代。非剥了你狗日的不可!”耳朵被打穿的八金刚祁仁捂着满脸是血的耳朵在骂大金刚。


“日你妈的,咋能怨老子?让我进去探虚实,你咋不进去?要是我进去老子还能躺在这担架上活着回来吗?你小子把我当成傻子啊!”腿被打断的大金刚在推脱责任。


“谁也别怨,就怨吴灵各太狡猾。回去咱们可不能狗咬狗啊!回去见了祁文汉要是狗咬狗有你们这些狗日的好受啦!”胳膊被打伤的二金刚王塌鼻子解和地说。


跟在后面的林家权听出是祁家寨的人。知道他们是从吴家寨刚刚败阵下来的祁家人。他用手示意,悄悄跟在他们后面,低声说:“跟上!混进寨内打他个措手不及!”


“开门!开门!”他们大叫。


“什么人?”岗哨大声问道。


“开门!大爷回来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