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十一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8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十一节


石头沉稳的移动枪口,几乎没有丝毫停顿的情况下,“嘣”的一声枪响从枪管中发出。远处一道已经有点模糊的土黄色身影,顿时如遭雷击,僵立当场,旋即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倒下,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动静。而那些距离倒下身影没有几步远的土黄身影,这一刻更像是被人凌空抽了一鞭子,惊恐无比的退往了远处的镇子。

先前密集的枪声,这个时候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先前如潮水一般冲上来的敌人,在阵地前面遗留下二三百具尸体之后,便快速的退了下去,想必即便是以敌人的悍不畏死,在面对这种剧烈的消耗时,也有点承受不起了吧。

一班的阵地,除了石头先前响起的枪响之后,早已没了动静,一干老少爷们,如今用一种看怪物一样的表情,盯着那个依托着壕沟,沉稳冷静的少年。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终于有机会打量一下这个被班长和小山东从罗店救出来的家伙,一层短的如同胡茬一般的发丁,可以看出来先前应该是理过光头,一张年轻的脸庞,看起来并不比小山东大多少,不过那略显黝黑的皮肤,外加上一双比常人略大的眼睛,倒是透出一股不凡英气,消瘦的脸颊也因此而显得饱含坚毅。

总的来说,这是一张很平常的脸,说不上俊俏,也谈不上丑陋,只是那一双略大的眼睛和时刻微皱的眉头,总是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似乎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开玩笑比较好。

至于他的身躯,倒显得单薄起来,个头不算高,外加一副皮包骨头的样子,粗看之下,大都觉得与小山东差别不是太大,但自从见识过昨晚的肉搏和先前的战斗之后,再也没有人会这么想,也再也没有人会把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当成是哪家的乖乖仔。

“石……头……不,不,小……哥,你会用枪?”铁头瞪着眼睛,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有点结巴的说道。

话一出口,他便反应了过来,自己说的完全就是一句废话,他先前亲眼看见,只是一根纸烟左右的时间,石头便上下翻飞的打光了三个弹匣的子弹,而这个几乎不用瞄准的家伙,似乎每一颗子弹出去都能干掉一个敌人,倒在他们一班阵地前面的层层尸倒,倒有大半都是他一个人的杰作。看着在他手里那把就像是有灵性一样的步枪,铁头几乎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上来,这家伙一个人一杆枪,几乎就超过了他们一个班的火力,这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相信。

如今铁头不仅相信了,还随之问了一句愚蠢无比的话。不过,他的反应倒还挺快,立即接着问道:“不是,我是想说,你记起来自己的过去了?”

一旁的几个人略带紧张和期盼的紧盯着石头的嘴,却看到他只是皱紧了眉头,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一班长许强也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了,诧异的问道:“你开枪的时候,能想到以前是怎么训练的吗?”

石头偏过头来,手里抱着那把从鬼子身上夺来,并大发神威的三八式步枪(坂步枪),缓缓的坐了下来,不过他看向许强的眼神有着一些疑问,显示着他将一班长刚讲的话,全部都听进去了。

随后,一眨眼的时间,众人便感觉不妙了起来,只见石头脸上那对一直就有点紧皱的眉头,此刻几乎就要挤到一起,而那双原本坚定有力握着步枪的手,一把就抓到了自己的头上,并用力的撕扯了起来,要不是他的头发实在短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恐怕仅这一下子,便会扯下一大把的头发,而从石头那咬牙切齿,嘴里不断冒着冷气的声音中,完全可以听清楚他此刻所承受的痛苦。

“啊……”一声惨叫从石头的嘴里传出来,随即只见他就像是一只虾米一般弓起了身子,惨叫着在壕沟底部打起了滚。

“卫生员,卫生员……快过来,快过来……”许强一看到石头现在这副模样,顿时吓坏了,毫不顾忌的朝远处大喊起来。

不远处一个忙碌的身影答应了一声之后,便背着药箱猛然蹿向这里,一边跑一边紧张的问道:“谁受伤了,伤在哪里?”

可他没有等到答案,冲过来一看到在地上翻滚的石头之后,也蓦然傻了眼,这个被他全身都仔细检查过的家伙,他哪里还能记不得,可看着他双手抱头翻滚的模样,他也有点不知所措了。

一旁的许强看到郑海傻愣着的模样,顿时问道:“要不要先把他摁住?”

“一班长,这人又伤到哪里了?”郑海苦笑着问道。

“没受伤,刚刚还好好的呢,不知道怎么的就成这样了。”许强也十分奇怪的说着。

郑海嘴唇一哆嗦,想都不想便朝远处走去,同时苦笑道:“一班长,我可只懂一点外伤、枪伤,这脑袋里面的东西,我哪搞的懂,实在不行话,让连长送到师军医处吧。”

许强抬头看了一下远处一些还在抱着伤口痛苦喊叫的伤员,顿时没辙了,昨晚撤回去的306团就不说了,就光光他们连队的阵地上,在经过先前这一战后,便有好几个重伤员,一大批的轻伤员了,像石头这种外面没有伤口的伤员,那些大夫估计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不过许强的担心没有持续多久,石头在众人束手无策中翻滚了一会儿功夫之后,倒是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看着石头渐渐平静下来的身躯,他们不由自主的奇怪想道:难道这个家伙,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好了?

不知道出了多少汗,反正在这种翻滚之中,地上本就有点潮湿的泥土,此刻几乎将他裹成了一个泥人,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石头终于长出一口气靠在了一旁。

经过先前的这么一闹,众人反倒不敢再言语了,许强更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对众人喝斥道:“都去歇着吧,鬼子呆会说不定还要来。”然后他便从口袋中掏中一包烟朝周伍他们那边扔去,这种“阔绰”的举动,顿时引来一阵不小的轰动。

在石头不远处的老孟,则是两眼充满怜悯的看向石头,叹着气的抽起了自己的旱烟,一个比小山东大不了多少的孩子,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战场上失去了记忆,这种遭遇实在让人叹息。尤其是他那身本事,一看就不是平常人家可以教出来的,要是就这么糊里糊涂的送掉了命,实在太可惜了。

小山东有点胆怯的靠近了石头,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他停了下来,这么一小儿的功夫,面前那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动静,这让小山东的胆子,不由稍稍大了点,然后就慢慢的往前挪了几步,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那人的面前。

石头蓦然抬起了头,这种举动,顿时吓了小山东一跳,然而待看到了石头那张被泪水、汗水、泥土混合的脸后,他终于平静了下来,鼓气勇气,拿起自己的水壶伸了过去,用几乎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给……给你……水。”

似乎是因为没有从小山东的脸上感觉到了任何的敌对情绪,也或许是因为面前这个人就是将他带到这里的人,石头那张看起来惨淡无比的脸上,这个时候,尽然不可思议般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这种破天荒的事情,顿时让小山东傻了眼。

石头接过水壶,狠狠的朝自己的喉咙里面灌了一口,一丝冰凉和顺畅,终于让他滚烫的身躯里面舒坦了不少,然后他毫不犹豫的又端起了喝了几口,从他的神色中,小山东几乎可以看出他脸上的满足。

“对不起,好像将你的水喝完了。”当水壶离开嘴后,石头平静的开口说着,却不知道,他的这简单一句话,几乎让一旁的小山东和吸着旱烟的老孟跳了起来。不过老孟的见识和经验明显非常的老道,这个时候知道最好不要打扰他们,只是竖起耳朵听着旁边的声音,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握着烟斗的手,正在不停的颤抖呢。

“你……你的脑袋好了?”小山东听着石头说的话,惊骇莫名的说道。

石头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像是有点惊骇一般的伸手点着脑袋说道:“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想起以前的事情,整个脑袋都像是要爆炸了一般,那种痛苦太可怕了。”

听着石头如今像是正常人一般的声音,小山东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他迟疑着在石头的身边坐了下来,对方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这种情况,终于让他心中的不安彻底的消失了。

“俺听他们说,你的头受伤了,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

一旁的石头点了点头,似乎自己也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但这种残酷的现实,却让他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显然内心的感觉也十分的不好受。

“对了,俺叫马洪,他们都叫俺小山东,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小山东像是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事情,兴冲冲的咧嘴问道。

他却只听到一声叹息道:“记不得了,我只要一想,头就疼的厉害。”

“那俺还是叫你石头吧,这名挺好咧。”小山东露出了自己雪白的牙齿,笑嘻嘻的说道。

“石头?恩,那我以后就叫石头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