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78章 嫁祸于人

sjhexcrvug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那个开车的人是谁?车是谁的?”郑万江听到这里问。

“开车的叫于铸,车是我们以前偷来的,因为是新车,我们暂时有些用,就没有卖。”何金刚说。

“那以后呢,把尸体抛完以后你们去了哪里?”郑万江问。

“抛完尸体以后,我们几个人心里特别的害怕,尤其是王大庆,别看这小子平时厉害,到了这个时候,心里十分的慌乱,但又没有对策,于是我们都回到了他家,这时王文桐也没有睡觉,他还把朱世斌找来。”何金刚回想起那天夜里的情景。

“大庆,你他妈的下手也太没轻重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弄出了一条人命案,你说该怎么办?搞的我们没有任何办法。”王文桐对王大庆大骂道。

“这丫挺养的,脾气实在太难揍了,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到了那会儿哪还顾得了这些。”王大庆说。

“你他妈的总是有理,把事干的漂亮点比啥不强,省得整天我们给你擦屁股。”王文桐大声地说道。

“事情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说什么都完了,这得想一个万全之策,保护好咱们自己。”朱世斌说道。他详细地问了杀人抛尸的具体情况,好一会没有说什么,他是在思考事情的最坏后果。

“表哥,你也太大意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事先应该跟我说一声,商量一个具体办法,你要是当时找个地方把人埋了,不就得了,这事只要咱们不说那谁也不会知道,过个年吧的尸体腐烂,就是被人发现他们也不会知道是谁,这可倒好,整个把自己暴露了。”朱世斌说。

这样毁尸的办法是个雕虫小技,早晚有一天会被人发现,世上没有破不了的案件,公安局他们可不是吃干饭的,精明得很,尤其是刑警队长郑万江,这个人十分的厉害,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人物,不查出个水落石出是不会罢休的,况且,现在科学技术这么的发达,一定会查出死者是谁。

“那尸体早已被水冲走了,我们到哪里去找?说不定这时已漂到了外县,他们会知道是谁。”王大庆说。

“真是幼稚之极,这可是一个大死人,可不是死猫死狗,出了这么大的事公安局能不重视,他的身份要是被查出来,一定会从他身边的人入手调查,你们还能跑得掉。”朱世斌说。

“我也是当时有些懵了,想不出个好办法,只能这样做。心里总是觉得不妥,所以才把你找来,商量对策,你的办法多,你说该咋办?”王文桐说。

“事情发展到这份上,只有采取移花接木的办法,把水搅浑,把公安局的注意力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只有这样对我们才没有威胁,不然一旦追查下来,查到我们谁都不好办。”朱世斌说道:“最好,把他们视线引到情杀或者谋财害命方面去,现在这种事多了,为了钱什么都不顾,不能让他们知道杀害何金强的真正目的,这个人还必须是何金强十分亲近和最相信的人。”

“有了,咱们想办法让公安局把注意力引到他爸和李秋兰这个骚货身上,她是何金强的相好,他爸爸死活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可以说是有杀人动机,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些,只是毁了这个女人怪可惜的,多好的一朵花,就这样凋谢了。”王大庆说道这里有些惋惜。

“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些,我看你早晚会毁在女人手里,成不了大气候的东西。”王文桐听到这里不由地骂道。

“我这不也是在想办法,要不你说该咋办?事已经出了,我们不能干瞪着眼没有办法。”王大庆反驳地说。

“你他妈的总是老有理,有能耐把事做得严密些,我们也不至于这么发愁。”王文桐说道。

“这倒也是个办法。”朱世斌想了一会说道:“不过这得费番周折才是,谁知道何金强他有没有存款?存在那里?”

“有,他的存款有十万多元,存在工商银行城内大街储蓄所。存折就放在家里,他昨天和我爸爸吵了架,我爸爸还用棍子打了他。”何金刚说。此时,他已经豁出去了,只要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把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我这里还有李秋兰的一条白纱巾和一支口红笔,是我以前顺手拿来的,是不是可以用上?”朱春红说道。她一想起李秋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嫉妒感,恨不得立刻置她于死地,特别是刚才王大庆说李秋兰的那几句话。

“好,就这样办,金刚,你想办法把何金强的存折搞到手,注意一定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然后,把这条白纱巾和口红笔丢在现场,不要留下指纹,这样,就可以让公安局认为进何金强房间里的是个女人,把水搅浑。表哥你想办法找人把钱取出来,事情要拐弯绕越多越好,但这些人要绝对可靠,同时也不要让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把存款取出来以后,金刚你再把存折放回原处,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一切都会天衣无缝,让公安局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这样就可以把我们择出去。

目前,先想办法把他爸爸稳住,不让他说出死者是何金强,让公安局得不到任何线索。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我们再找找他,让他从中周旋,时间一长案子就会挂起来。实在不行的话再想其它的办法,大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车到山前必有路。”朱世斌说。他此时就像一个运筹帷幄的大将军,说出了他的整个行动计划。

“表弟,还是你的主意多,好,事情就这样办,金刚,你设法把存折找到,以后的事情有我来安排。”王文桐说。

“我说这样是不是太绕圈子了,何金强面容全部被我毁了,公安局就是再有本事,也不会查出死者是何金强,没有必要弄得那么复杂,是不是我们顾虑太多了,现在的人哪能都向郑万江那样不明事理,就是查出事来,只要我们多花些钱堵住他们的嘴不就行了,凭他一个人掀不起多大的浪头。”王大庆说。

“你他妈的懂什么,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是花钱是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要有长远的打算,这叫有备无患,还是多加小心为妙,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尽给我捅搂子,搅的我们心神不安。”王文桐骂道。王大庆听了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得朝王文桐白了白眼。

“于是我利用家里没人的机会,用扑克牌把哥哥房间的门捅开,把哥哥的存折偷了出来,按照王文桐的意思把钱取了出来,由于白天没有机会把存折放回去,晚上我爸爸又把门插上了,但我在拿存折的时候留了一手,把后窗户的插销拔开了,我就在夜里从后窗户进去,把存折放了回去,并把沙巾和口红笔留在了现场。”何金刚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