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裸奔 第一章 第一章(3)

周一1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1.html


“六年了,你依然那么光芒四射!”我虚伪而又讨好地赞美着,心里充满重逢的喜悦,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是在咖啡厅里,真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六年了,您依然那么文艺而且忧郁,不过……”子和戏谑地盯着我臃肿不堪的大肚腩,“这么腐败的肚皮恐怕没个几百万吃不出来吧?”

“惭愧,惭愧。”我头冒虚汗。

“喝点什么,冰摩卡?”我记得这是她最喜欢喝的饮品。

“好啊!”她会心一笑。

点完单后,我们相互微笑打量对方,半天不说话。

我问她:“这次回国探亲?”

子和:“探亲兼工作,两者都有。”

“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呢?像你这样的美女就不应该再出来抛头露面了。”

“不出来闷在家里等着彻底枯萎?”

“你哪里会枯萎,永远娇艳动人。”

“那是塑料花。呵呵,我现在是JP公司驻中国的代表,以后主要在上海和香港之间往返。”

JP公司是家国际知名投行,属于那种在华尔街打个喷嚏全世界都有反应的狠角色。我看过这家公司老板的自传,厚厚一大本,在极其阴郁的情绪下坚持读完的,很是受教并且又一次深刻理解了马克思的名言:资本从来到人世间开始,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其实,我们每个人不也都是这样吗?生命从血淋淋中开始,伴随着眼泪、呐喊、疼痛、恐惧、凶险、闪着刀具一样光泽的金属器皿,还有希望……从剪断脐带起我们便不得不主动觅食生存下去,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不就是因为恐惧而哭泣,因为饥饿而寻找母亲的乳房?

“属于带鬼子进村的那种干活?”我抽出SALEM,可是突然又放弃了点燃它的想法,因为空气中已经有了熟悉而依赖的清凉味。

“主要是在国内寻找优质企业,然后进行包装帮助其海外上市。”

“带拐卖性质?”

“不说工作了,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我除了体形没有以前挺拔外,其他都和从前一样健康。”

我怔怔地盯着子和死看,眼神足可以把一只蚊子盯死在墙壁上。

子和问我:“怎么了?”

我幽幽地叹息:“我妒忌你!”

子和越发糊涂:“怎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抽风?”

“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为什么就没在你脸上刻下皱纹呢,哪怕一丁点啊,老天不公!”我做捶胸悲鸣状,眼里充满笑意。

“你也不显老,满脸油光,没有褶子。”

“和你没法比,我那都是肥肉把褶子给撑平了。”

“结婚了吗?”子和问我。

“还没,这不一直等着你嘛。”我一副死皮赖脸相,“你呢,是不是也一样等着我啊!”

“一点正形没有,我女儿都已经四岁了。”

“恭喜!恭喜!是嫁了个鬼子吗?”我怅然若失如泄气的皮球,再没有任何可以假想存在的空气,“真期待见见这位妹夫,能搞掂你的一定特不简单。”子和其实比我大一岁,但我一直让她管我叫哥。这样,我才感觉有心理优势。

子和含笑说:“是我在英国读博士时的同学,目前在大学教书。那会独自在英国孤苦伶仃,想想年纪也大了,趁着还算有姿色,碰上他就赶紧把自己给处理了。”她的眉宇间都洋溢着幸福,我真心为她高兴。无比的高兴。

我说:“妹夫那可属于真正的国际专家,找时间你一定得安排我们见见,怎么说我也算是娘家人。”

她从钱包中掏出全家合影给我看,那是一个非常英俊斯文的男子,从照片上就可以看得出他的正直善良和智慧,中间的小女孩打扮得像个小天使,和子和一样漂亮,多么美满幸福的一家人!

“布扣子还在珠海吗?”她问我。

“不知道他在哪,你失踪后他也失踪了,说不定这狗日的正躲在国外的哪个小岛上,抱着美女晒太阳,也有可能因为身携巨款被谁干掉挖个坑给埋了。”我的语气懒洋洋的,心情闪过一丝阴影,如湛蓝的天空飞过一只黑色大鸟。

八年前,布扣子和180万现金突然失踪,有人说他卷钱潜逃去了国外。但我不相信,他一定是出了意外。当时他和阿阳去提钱我就心神不宁预感要出事,结果是他失踪阿阳被警察抓了起来。没有多久,李军花也跟着失踪了。我像个被伙伴抛弃的小孩,身处荒芜的山冈茫然无措,一直到天黑他们都始终没有出现,我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回家。现在想想,感觉就像做了一个梦。否则,怎么可能这么离奇。

我俩在酒店中餐厅吃过晚饭,约好下个月在香港再见面。她赶晚上的飞机回西安,我驱车返回深圳。高速路上的路灯好像城市的脚印,一串一串延伸到远处的黑暗中。我让司机把冷气关掉,摇下一截车窗让夜风灌进来,风吹到头皮发麻。脑海翻腾浮现的全是布扣子的样子,如拓片般残缺混乱,薄如棉纸重如青石,贴住鼻息压住胸腔,窒息般的难受。

记忆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不可收拾,和子和的谈话后,我想起了布扣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