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正视“未富先老”带来的挑战

我行我说321 收藏 2 75
导读:2011-2-23 11:01 来源:羊城晚报   “未富先老”带来的最大问题,实际是社会问题,不少年轻人可能承担难以承受的养老之重,而很多老年人将面临“老无所依”的局面。不但政府将面临史无前例的养老成本支出,而且公民个体也将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甚至可以说,“未富先老”带来的某些问题,今天我们或许还不能完全估计到。   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1年年会日前在北京举行。论坛成员、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在演讲中表示,中国人口变化的一个特点是“未富先老”,这将成为“十二五”最重要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1-2-23 11:01 来源:羊城晚报

“未富先老”带来的最大问题,实际是社会问题,不少年轻人可能承担难以承受的养老之重,而很多老年人将面临“老无所依”的局面。不但政府将面临史无前例的养老成本支出,而且公民个体也将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甚至可以说,“未富先老”带来的某些问题,今天我们或许还不能完全估计到。


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1年年会日前在北京举行。论坛成员、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在演讲中表示,中国人口变化的一个特点是“未富先老”,这将成为“十二五”最重要的挑战。(2月20日《广州日报》)


-

蔡昉认为“未富先老”是“十二五”最重要的挑战,其实“未富先老”也是未来中国的最大挑战,“十二五”期间恐怕难以完全解决“未富先老”这个难题,不信的话,问问有关方面,早在1982年人口普查资料发布后就提出“未富先老”这个命题,到今天为止我们究竟做了哪些准备。


所谓“未富先老”,一言以蔽之,即国家尚未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但已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这不仅是一个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民生问题。从种种迹象来看,无论是从社会角度应对“未富先老”,还是从经济角度应对,现实似乎都与期待有差距。


从经济角度而言,“未富先老”的出现意味着人口红利即将消失,依靠廉价劳动力推动经济增长的局面不可持续,而经济转型与产业升级又不可能很快实现,因此,中国经济未来持续增长将面临很大的压力。蔡昉认为人口红利三年内消失,虽然有些危言耸听,但却道出了“未富先老”给国家发展带来巨大挑战。


显而易见,正因为中国经济这些年的快速增长,一系列改善民生之举才有了经济基础,政治经济体制改革才有了物质保障。如果人口红利很快消失,而新的经济增长点又难以接力的话,经济放缓将带来失业率上升、影响改革效率等一大堆隐忧。


“未富先老”带来的最大问题,实际是社会问题,不少年轻人可能承担难以承受的养老之重,而很多老年人将面临“老无所依”的局面。不但政府将面临史无前例的养老成本支出,而且公民个体也将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甚至可以说,“未富先老”带来的某些问题,今天我们或许还不能完全估计到。


尽管很多发达国家也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但发达国家不仅国富而且民富,应对老龄化社会的能力远远高于我们,而我们的国家经济势力与发达国家有差距,而且人均收入与发达国家差距更大。从这个意义而言,“未富先老”将影响到未来我们国家的竞争力。


毫无疑问,要应对“未富先老”关键在于社保,但很多地方社保连年亏空,让人对社保养老充满无限忧虑。传统的养老模式是养儿防老,但在独生子女时代已不现实。有人提出买房养老,但在房价疯狂上涨的今天,梦想难以照进现实。至于说商业保险养老,那是少数有钱人的养老依靠。由此可见,应对“未富先老”,我们准备不足。


不久前,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指出,“十二五”期间,我国依然面临“未富先老”基本国情,人口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将进一步加速。这一信息再次证实我们“未富先老”的局面不但没有得到改善,而且有加剧之势。


几年前《中国青年报》有一篇探讨“未富先老”的文章提出一个有价值的观点,老龄化社会最大的挑战是:有没有一代有能力超越前辈,能创造更多财富的年轻人?试问,以后的年轻人是否具备应对老龄化社会的能力和意识?


在我看来,应对“未富先老”这个命题已经提出很多年了,我们有必要从人口制度、经济制度、社保制度以及教育制度上系统盘点一下,我们应对“未富先老”做了哪些工作,成效如何,还有哪些不足。惟有多问应对准备工作如何,我们才不至于在“未富先老”的社会陷入被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