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感人的博客文——铁杆汉奸李太郎

sita 收藏 6 1398
导读:在我们的影视作品里面,汉奸不少,但听日本人讲啥叫汉奸,还真是不多见。 一九六五年,日本《朝日新闻社》编了一本书,名字叫做《父の戦記》,借以让那些曾经的日军老兵留下对于战争的记忆。这本书第一篇是平野所写,名为《不容违犯的战阵训》,李太郎是他提到的一个铁杆汉奸的名字。 [img]http://img0.itiexue.net/1254/12541716.jpg[/img] 照平野“太君”的说法,汉奸也不都是这样恶形恶状,上不得台面的家伙 按照原日军曹长平野正已的说法,李太郎这个家伙,那真

在我们的影视作品里面,汉奸不少,但听日本人讲啥叫汉奸,还真是不多见。

一九六五年,日本《朝日新闻社》编了一本书,名字叫做《父の戦記》,借以让那些曾经的日军老兵留下对于战争的记忆。这本书第一篇是平野所写,名为《不容违犯的战阵训》,李太郎是他提到的一个铁杆汉奸的名字。

转一篇感人的博客文——铁杆汉奸李太郎

照平野“太君”的说法,汉奸也不都是这样恶形恶状,上不得台面的家伙

按照原日军曹长平野正已的说法,李太郎这个家伙,那真是个铁杆汉奸中的铁杆。

当然,作为日本兵,平野对李太郎这样亲日的中国人,是不会用什么恶意来描述的,几十年后还说他是“行为端正,富有正义感和人情味的年轻人”。而我们对他会有怎样的感受,那……就得看您自己的判断了。

1941 年,平野的部队驻扎到了山东省西南部与河南交界的地方。隔着一条河,对面就是八路军的根据地,因为距离近,双方的行踪在对方眼里都清晰可辨。认识李太郎的时候,平野正担任据点的总务长(主计),负责粮秣,发薪,酒保等事务,他部下炊事班里有个叫铃木的一等兵,是据点里的炊事员。

日军传统上后勤人员很少,炊事员往往要承担一个人忙不过来的任务。于是,每个日本炊事兵给配了三名中国当地的伙夫,李太郎是配给铃木的一个山东伙夫。

您说了,中国人哪有叫这个鬼名字的?

没错,李太郎,本来当然不叫这个名字。雇用的三个伙夫,分别姓李,姓王,姓方,这三个人都只有二十几岁,年纪相仿。日本人分不清他们的名字,铃木为了方便,就把他们按个头大小排序,最高的叫“太郎”,中间的叫“二郎”,最矮的叫“三郎”。姓李的伙夫个头最高,自然就成了“李太郎”,他对这个称呼也欣然接受。

李太郎六亲不靠,很穷,但是干活认真,教育程度似乎是三个伙夫中最高的,甚至慢慢地还能学说一些日语了。

说起来,铃木这个人在日本兵里算是人品不坏的。他属于“召集兵”,即被征召入伍而非长期服役的士兵,年龄较大,胆小怕事,待几个伙夫比较好。结果,李太郎对铃木越发亲近起来。

到此为止,李太郎算汉奸不算,还不好说。因为那个时候让日本人拉去当民夫的可不是少数,《小茂青参军》里头的小茂青,也去给鬼子修过封锁沟呢。

8月间,当地日军和八路军打了一仗。日军情报部门侦知敌(即八路军)一部在对岸十公里外的一个村子集结,随即集中兵力,试图给八路军以重大打击。由于兵力不足,负责炊事的铃木也被调入战斗部队,参加了夜袭作战。

意想不到的是,八路军的兵力十分雄厚(更像是有意打了日军一个伏击),结果在十余倍的对手面前,日军吃了败仗,败退下来,伤亡惨重之外,那位临时上阵的铃木也在战斗中“失踪”。

根据战斗的情形,铃木可能战死,也可能落入了八路军的手中,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能列入失踪。

列入“失踪”最终总要有个说法,败回据点以后,日军内部都推测他阵亡了,没人愿意设想他当了俘虏。

铃木一等兵失踪,李太郎闻讯大哭,找到炊事班的下士班长,恳求其赶快组织去救人 – “快把所有的日本兵都派出去,尽最大的努力去找人吧。”他这样请求道。

他也找到了平野,劝说道:“铃木先生有妻子有孩子,为了他家的妻小,不应该马上去找人救人吗?”平野被他的话感动,但是自己并没有部队的指挥权,只好到部队长那里去进言,但不知道是怕再遭八路的打击,还是认为铃木肯定死了,部队长仍然不同意出兵。

“太郎,我也是小时候就没了父亲的人。没有父亲的孩子有多苦谁也没有我清楚。可是,部队长不同意出击,恐怕也只好听天由命了。”平野这样回复李太郎,几十年后回忆当时的情景 – “看着太郎悲伤的面孔,深为他超越国境的仁爱所感动,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咱们说李太郎为何对日本兵铃木如此铁杆呢?俗话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根据平野的分析,李太郎对日本人的铁杆,缘于和八路军的刻骨深仇。

转一篇感人的博客文——铁杆汉奸李太郎

《父の戦記》 朝日新闻社

原来,李太郎的爸爸,是伪县政府(平野称为“县厅”)的要人,死于共产党军(大概是游击队)之手,李家就此败落。李太郎来为日本军队服务,大概也是因此而起。

大约也因为这个原因,李太郎对铃木一家的同情,也是很真实的。

原来,李太郎至少是汉奸家属阿!

看到李太郎依然苦苦哀求,无可奈何的平野只好劝解:“太郎,铃木君应该是已经不在了。在日本,政府会给他太太和孩子很好的待遇,生活不会有问题的,你放心好了。”

听了平野的话,李太郎的泪水劈里啪啦地掉了下来,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了三十块钱,交给平野:“平野先生,这个钱给铃木先生家送去吧。”

李太郎的月薪只有三块钱,这三十块钱恐怕攒得十分不容易,堪称血汗钱。平野回忆,当时三十块钱是够买个媳妇的了。这下子,在场的日本兵都被感动了,平野死活不肯收,而太郎一定要给。最后,平野说了一句:“太郎,谢谢……”就说不下去了。

在他的带头下,二郎,三郎也多少捐出了一些钱,当平野带着太郎把这件事讲给部队长的时候,部队长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并且给太郎行礼道谢。

带头把自己的血汗钱拿出来给鬼子当抚恤金,“国际主义精神”让从来不把中国人当人的日本部队长都感动了,李太郎这样的,用铁杆都不足以形容也。对日本太君感情如此深厚,这可以算是汉奸了吧?

也不是很好说,你看,有很多人是非不分,但是讲义气。也许李太郎只是跟这个叫铃木的日本兵讲义气呢?你可以说他铁杆,但汉奸不汉奸,恐怕还要更可信的证据。

那......我们继续看下去。

可是事情还不算完,李太郎对日军指挥官的行礼并没有多大反应 -- 山东人心眼实,他对日军部队长不肯出兵去救铃木还耿耿于怀呢。

结果,等部队长表达完谢意,李太郎冲着部队长清晰地吼了一声日语 – “八格牙鲁!”

没等日本兵们反应过来,李太郎掉头就跑,逃走了。

好家伙,这简直是比日本人还爱日本人了……

太郎逃走后第十二天的傍晚,忽然,王二郎来找平野,说“太郎要见你”。

平野想也没想就跟着他过去了。

他怎么不怕是八路军给他设的套呢?想想李太郎那么铁杆的主儿,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嘛。

李太郎就躲在厨房的阴影里呢。

他在对岸的平家庄找到了铃木一等兵。铃木没有死,他在战斗中挨了一枪,大腿骨折,被八路军俘虏,并受到优厚的看护和治疗。现在,八路的主力已经转移,在平家庄的也就是十二三个人,李太郎决心和王二郎,方三郎一起去把铃木救出来,所以希望日本兵给他们发枪……

天,为了救日本兵向日军要枪企图袭击我抗日武装,这回还需要证据吗?李太郎这个铁杆汉奸的身份,应该毋庸置疑了。

不要说老萨感慨,平野也被李太郎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 他大概也没见过这样的中国人。

不 过,李太郎显然不懂日本军队的“规矩”。人活着固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铃木若是真的被俘虏了,却会引发一个大问题 – 如果向部队长请求出兵,即便把铃木救出来,他也要上军事法庭。按照惯例,如果确实曾经被俘的话,肯定是要枪毙的!如果铃木是战死的,他的家室会成为“靖国之妻”,受到优厚的抚恤,但如果他因为被俘给枪毙了,那他的妻子来领骨灰时候的凄惨表情,平野觉得实在令人想都不敢想。

平野写道:“按照《战阵训》的要求,日本军队里,当了俘虏都要以死谢罪。去死是国家的要求,至高无上的命令。”

这 下子,平野也不知该怎么办了。但是,李太郎一直在哭着恳求,最终,平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 不向部队长谈这件事,靠自己的力量把铃木救出来。平野把自己的手枪借给了太郎,给二郎和三郎各发了手榴弹,自己则向别的士兵借了枪,用布包起来伪装好,然后换了中国人的便衣,四个人从营地出发了。

一路上,虽然不时遇到盘问,但李太郎就是本地人,应对得颇为合理,所以直到平家庄,一切都十分顺利。

平家庄到了......

估计,把事情讲到这里,会有很多朋友推测,这李太郎,八成是八路在日本据点里的“钉子”。家庭可以伪造,对鬼子可以演戏,不变成铁杆汉奸,怎么能把平野这个大活人赚到八路的老窝来呢?比起活捉一个日本军曹,缴枪两支这样的战绩,李太郎捐三十块钱那只能算小小的鱼饵了。

这种事儿,历史上没少发生过,电视剧里更多,属于经典桥段。

然而,历史不都是电视剧。不幸的是,这李太郎真的是个铁杆汉奸,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要真是这样“经典”的事儿,老萨也就犯不着在这儿重复劳动了。事实是,在李太郎的策划下,平野等人真的发动了对八路军的袭击,来乘机救走日军俘虏铃木。

这铁杆汉奸胆大心细,仅仅几个人就敢去袭击八路军的根据地,堪比《敌后武工队》里的保定夜袭队长刘魁胜。

夜袭八路,想想就是个瘆人的买卖阿!

转一篇感人的博客文——铁杆汉奸李太郎

夜袭这种活儿,啥时候轮到鬼子来干了

平家庄,是个不过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对这次救援行动李太郎已经预先踩过点,胸有成竹,他知道夜里八路大部分都在做工程(挖地道?)医院这边,这边只有哨兵比较难缠。李太郎和王二郎一起,装成走夜路的人,用本地话巧妙地和八路军的哨兵搭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平野和方三郎乘机偷偷钻过警戒线,躲进了一个草垛。

随着平野等人投出手榴弹,接着乱枪射击,引发八路军的一片混乱,李太郎乘机钻进医院,救走了本来就没怎么被看守着的铃木。

不过,几个人到底胆虚,而且大多不是战斗人员,所以平野的回忆中他们并没有击中八路军的哨兵,那个哨兵跳起来,从哨所里跑了出去,卧倒就地盲目地开枪还击。

看来,土八路也有点儿被打蒙了 – 八路也想不到就这样几个鬼子汉奸居然敢来摸老虎屁股阿!

身材高大的李太郎背着铃木跳进了高粱地,平野等人且战且退。双方都投鼠忌器,未敢恋战,结果他们终于把铃木带到了安全地带。

天快亮的时候,他们退回到了日军据点,把铃木暂时放在了炊事员室。“对不起,对不起。”铃木见到平野时,痛哭着只说这一句话。他的腿上了夹板,眼神茫然,表情呆滞。

“铃木,你没有当过俘虏。你是重伤后动弹不得,被好意的村民救护,而后得到我们接应回来的!所以,军事法庭也决不能判你被俘。你一定会被当作光荣的伤员送回国内,送进医院治疗的。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们几个人。”

平野这样说着谎话宽慰铃木,其实两个人都知道 – 失踪了十二天,受到良好的治疗以后回来,这样荒唐的话,天晓得有谁会相信。

此时,起床号还没有吹,平野回到自己的屋里,徒劳无益地思索着怎样向部队长报告这件事。

五点二十分,轰然一声巨响,整个据点的玻璃都被震碎。平野奔向炊事班,心中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只见铃木一等兵扑倒在地,满屋硝烟,遍地鲜血 – 铃木,拉手榴弹自杀了,肝肠涂地,他炸断的手臂丢在血泊中,还在颤动。

“我不该当俘虏,对不起。”铃木留下了一份只有这一句话的遗书。

“怎么会这样子呢?”太郎冲过来,看着铃木的遗体,蹲在那里放声痛哭。

这时,部队长也来了。我只得向他做了详细的汇报。

“铃木,死得好啊。堪称武人之花。”部队长看了情况,称赞道。说完,他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对副官说,“给师团司令部发一份订正的电报吧,把‘失踪’改为战死。”

就在这时,铁杆汉奸李太郎跳了起来,大声喝道:“共产党都给他包扎,给他看病,你这个部队长(看到这样的情景)怎么还会觉得高兴呢?!”

平野无法解释 – 国情不同,解释,恐怕太郎也理解不了什么叫“靖国之妻”。

李太郎对平野道:“平野先生,再见!”他转过头来,毫无畏惧地看着部队长,狠狠地骂了一声:“东洋鬼子!”

骂完了愤然而去,再也没有回来 -- 在场的日本人,竟没有一个有勇气去阻拦他。

平野写道:“《战阵训》中那一句无人性的‘勿受生擒为俘虏之辱,勿死而留下罪人之污名’,

象冰一样冷。28岁的铃木一等兵,就是因为它,只能自行了断生命……是谁写了这个战阵训,并把它堂而皇之地颁布全军呢?对有仁爱之心的李太郎来说,只有不知人性的‘东洋鬼子’才会这样做吧。 “

意想不到的是,铁杆汉奸李太郎此后的命运并非不知所踪。

1942年,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但战局迅速逆转,平野的部队也不断遭到激烈的攻击,损失很大。

平野写道:“当年叫着‘东洋鬼子’而去的李太郎,此时,竟然出现在了八路军中,而且成了一名年轻的中队长。他在作战中豪胆,沉着,神出鬼没,以消灭‘东洋鬼子’为业,多次给日本军沉重的打击。”

好家伙,铁杆汉奸变成了李向阳,这个转变,萨的小心肝有点儿扭不过劲儿来啊。

去救铃木,造成一个日本兵死亡(铃木),一个日本兵厌战(平野),还给八路军送去一个熟悉日军情况,会说日本话的铁杆汉奸。

皇军这回亏大发了。

平野在文章中最后一段写了这样一段话,他说:“到现在,已经二十五年了,现在,太郎要是还活着,也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干部了吧,那样,他一定会把自己那种仁爱和正义感,贡献到‘为人民服务(民眾のために働いていること¥)’中去了吧?”

[完]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