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湄公河 第七章 第七章 23

天晴文集 收藏 2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URL] 夕阳,在西边的山顶上流连忘返。它已经炙烤了湄南河边这座兵营一整天了,仍然不依不饶,满面通红地挣扎着射出最后的几束烈焰。空了许久的兵营,最近几天活了起来。到处都是套着大短裤、光着膀子的士兵,正忙着冲凉吃晚饭。 宽大的师部办公室,尽管窗帘挡住了灼热的夕阳,室内仍燥热难忍。因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



夕阳,在西边的山顶上流连忘返。它已经炙烤了湄南河边这座兵营一整天了,仍然不依不饶,满面通红地挣扎着射出最后的几束烈焰。空了许久的兵营,最近几天活了起来。到处都是套着大短裤、光着膀子的士兵,正忙着冲凉吃晚饭。

宽大的师部办公室,尽管窗帘挡住了灼热的夕阳,室内仍燥热难忍。因为,这燥热不是来自夕阳,而是来自大办公桌的后面——一个短胖男人的体内。他刚放下电话,对着电话不敢升腾的怒火,此刻可怕地燃烧起来,烧得自己脸红筋涨、两眼充血,一刻不停地在办公桌前来来回回地踱着。远看去,倒象一个不甚圆的皮球,滚来滚去。

哈那·猜格少将丝毫没有吃饭的心思。自己的部队刚刚从南部的北大年、宋卡一线撤回曼谷来。没有整训,没有休假,又要准备行动!怎么向全师的大小军官们交代呢?“回到曼谷就放假!” 这可是许过千百次的愿啊!

猜格少将领导的新一师,是年初才组建的新军。而这个新军中的各级军官和士兵,却是老人——陆军各部队中挑出来的“尖子”!一支由“尖”子组成的部队,其骄横之气,连自己的长官都会有几分敬畏而难以驾驭。

这是由他侬元帅亲自授意、在美军司令部的帮助下组建的。连人员都是矮中拔高,其武器装备可想而知。组建的目的,正如一位反对派的议员所说:名是国防军,实是消防队——东南西北在国内忙着扑火。组建伊始就开赴南部,部署在那空拍浓府、北大年府和宋卡一带,围剿密林中的泰国和马来西亚共产党游击队。

整整一个雨季,可怕的雨季啊!象样的仗一次也没有,更谈不上摧毁什么、消灭什么,反倒把自己的精锐之师拖得皮塌嘴歪,萎靡不振。本来进入旱季后围剿行动有指望能有一点进展。没想到一纸命令回到曼谷。也好!能将就抚慰一番这些骄兵悍将。

电话是江萨·差玛南中将打来的。他和猜格少将的私交极好,提前对老袍泽透漏了一点总理府的意思。呼呼直喘的猜格少将,粗野地骂着:“国内那么多的部队都死绝了吗?什么破烂事都要新一师去干。他侬,混蛋元帅!”


猜格少将没有骂错,“混蛋元帅”就是什么事都要新一师去干。

他侬·吉滴卡宗元帅近两年老走背运,没有一天舒心的日子。“心旷神怡”成了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此刻,又在湄南河边的密宅中忙着他的长途跋涉。

亲美反共有什么错?这是几届政府的一贯政治路线不说,自己执政期间,国民经济不是在长么?美国人有枪有钱,最难得是愿给!可是国人不仅不领情,反而怨声载道。反对之声越来越猛,连皇城脚下的曼谷,左派学生和市民的抗议活动也变得火药味越来越浓。害得他侬身为总理,却连总理府也觉得草木皆兵了。全国各地的武装暴动和割据更是烽烟四起,当然,对付这些暴民,可以调用军队。可不象是大街上游行的学生,打不得摸不得。

当前,苗民暴乱是首要问题!但是他侬元帅的震惊和焦急仅仅只持续了两个晚上,接之而来的,却是峰回路转的喜悦和踌躇满志!苗人造反的动作大,影响大,举国震动,很好!但可惜的是他们自己撤兵回山,没有进一步大闹。他侬元帅相信:不久他们还会大举出山、卷土重来,有更大的动作!

可是我为什么要坐等你来进犯呢?攻进山寨!寸草不留!如此凶恶的敌人都被我置于死地,这震动这影响不可谓不大!到那时,对上,国王陛下离不开我。对下,用不着说话,实力会告诉国人一切!

美国人的侦察直升机在峦山山脉游荡了几天,拍下了许多照片,没有找到丝毫大部队聚集的征象。最让他侬元帅放心的是,一个从苗寨芒勐跑回来的逃兵的供述:“几百个汉人!”

仅仅几百人!虽号称三个师,其中的苗人泰人,无异于乌合之众。区区几百人就算真的是中共军队,那又怎样?我吉滴卡宗要把你这颗牙狠狠打掉!还要你自己咽下去,还让你无处说话!想到此,元帅禁不住笑出了声。


普密蓬国王有许多的业余爱好,种菜是其中之一。皇宫大院里有很多菜地,看着自己亲手种的蔬菜一天一个样,品尝自己种的菜,那种心理上的美味,给了国王极大的乐趣,国王深信:当今世界没有几个国王元首能有幸享受如此乐趣……

“陛下,您早!”在旁边站了一会的他侬元帅轻轻地开口了。

“哦,他侬元帅,你先到书房,我马上就来。” 国王极认真地浇完了最后一棵青菜,来到书房。清晨的劳动给国王带来一个极好的心情和淡淡的笑容:“怎么样?准备的充分吗?”

“陛下,新一师可以随时出发。”

“你肯定,就一个新一师够了吗?”

“陛下,请陛下完全放心!第一,山林中难以展开,多也无益!其二,敌军充其量不过千人。第三是关键:我新一师无论人员还是武器装备,是国内任何部队都无法比的!”

“那么,自卫队的段希文将军那里怎么样?”

“我已经派员向他们通报和协调了。以他们目前的情况,作战没有能力,守土还是可以的,起码,能够稳定北部边境的各家武装力量,不至于乘忙添乱。”

“进剿中,要特别注意搜集证据。活人!俘虏最重要!所有参战官兵都必须在心,明白吗?”国王推推眼镜直面他侬元帅,加重语气说。

“是!我们一定注意!”

国王站了起来,两眼看着窗外的天空若有所思地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与北京方面接触一下……” 这话似问!问谁呢?又似自来话一般。

吃了一惊的他侬元帅不敢贸然作答,可是沉默也不行啊!半晌,也用极轻的语调,小心地说:“不能,陛下,堂堂主权国家,我们有力量解决内乱,也不怕任何外国势力。不用去求……”

“是试探!” 国王沉下了脸。

“对不起陛下,这样做,美国人那边怎么说?”

国王沉默了,他不是没有了主意,而是对自己和这个首相根本无法取得一致而彻底地丧失信心了。

传统!浸入骨髓的夹缝功夫,又一次左右了拉玛九世的思维方式。尽管自己还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还只是设想。但是,这样的设想里,却蕴藏着千百年来泰国人之所以跻身于民族之林的精髓所在,包含着历代国王带领臣民趋利避害的智慧结晶。

他侬·吉滴卡宗,一介武夫。他根本就不可能悟出一二,也就决定了他的仕途进入绝境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