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一一一 平蛮指掌图(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六月八日,难得的大晴天。

西门外,一行白鹭上青天。

“吁律律。”

乌骓马打了个响鼻,马尾有力地左右甩,驱赶讨厌的蚊蝇。

马佳微笑着爱抚马颈下那深黑的长鬃,徐徐而毕。随即,他飞身上马,一提马缰,高喊道:“北漂骑,出发!”

“驾!。。。吁律律!”人欢马歌,畅想旷野。

湿暖的夏风在耳边忽忽啸过,马佳高昂着头,迎风喊道:“止生兄,马做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今天,就让你体会一下,上等蒙古马的脚力。”

茅元仪骑的是一匹骝红马,配上素白冠服,显得特别的潇洒飘逸。他稳坐马鞍,笑答道:“哈哈,轻裘肥马去,关山度若飞,痛快!多谢马兄弟赏的神驹,走马平踏,好似凌波微步,惬意得很哪!”

马佳深吸着润泽的清风,悠然回道:“那是自然!这批好马,都是从内喀尔喀部来的,是典型的草原好马,虎头虎脑,粗蹄大项,宽腰厚膊,最耐奔走。你和将士们所骑的,就是乌珠穆沁和元上都传来的马种,以赤红、青黑色居多。我这匹乌骓马,只是蹄子雪白,有个诨名,叫‘踏雪乌骓’。其实,和你们的一样。”

茅元仪仰天大笑:“好你个马佳,现在你怎么又不狂了?怎么了,怕我抢你的好马呀?嘿,我犯得着吗,天下好马多得是!等我有机会,去陕甘三边立功,肯定送你一匹河曲马,青海骢!”

马佳喜道:“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

“啊哈哈哈哈哈。。。。。。”

一个时辰后,马佳军三哨‘北漂骑’,赶到了沈阳北面、辽河南岸的十方寺堡。

“下马休息三刻钟,给守堡的弟兄们一些粮食酒肉。”马佳下令道,随后,又补上一句:“注意,不要让热马吃水草,把马嚼子拴高!”

眼见众兵将井然有序地忙碌着,马佳回头对茅元仪解释道:“守堡的将士苦啊!虽然我们的粮食也不宽裕,但能送一点就送一点罢。”

茅元仪听罢,表情变得严肃,重重地点头道:“不到边疆实地勘察,不能深切体会边军的艰苦。啊,这里真是有银子也没处花。内地的人,从上到下,都觉得辽东花钱多,其实,他们哪能真懂呢?总以自己眼前看到的当事实,目光短浅,轻浮聒噪!”随后又问:“对了,你们为什么都把马嘴欠到高处栓,不让吃草?”

马佳指着马肚子道:“其实和人一样,不能暴饮暴食,都是一个道理。马呢,就还娇贵些,比牛、驴都娇贵。所以,刚跑热的马,不能立刻吃水草,得等到它身子四蹄凉下来才行。当然,如果是逃命,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而且好马也能扛住两三天。”

茅元仪颔首道:“想不到驰马还有这么多讲究,小事也是学问啊。噢,我想起来了,宋元时的书上有这段记录!”

马佳点头道:“这是草原部族的千年经验,早就流传了。他们也是靠着这些不起眼的小经验,集合起来,养出了比中原还要强大的骑兵。他们的马,都是通过自然挑选的精华,暗合天地之理。所以,在我们的武器没有跨时代的优势之前,是很难压倒适应这片广袤草原的骑兵的。”

茅元仪盯着他,问:“现在有了你马大帅造的神兵利器,是不是到时候了呢?”

“哈哈哈啊。”马佳大笑:“止生兄又笑话我了。嗯,不错,我有这个信心!不过,成大事要一步步来。仅凭来福枪和三斤炮,还是弱了点,只有四五倍的优势。我的目标是,造出可以用于行营的九斤大炮,再加上精良的来福枪,可以达到十倍的优势。那样的话,我一千兵就可以镇住他十个‘鄂克托’,也就是十个千户!”

“那意味着什么?任何蒙古酋长,都不敢对我军一个千总发难。因为,他们黄金家族的分封,是以千户为基本单位的——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能聚集十个千户的,会傻得和我军对抗吗?”

马佳说得兴起,大手一挥,直指北面朗声道:“看!正北面约二百八十里处,就驻扎着内喀尔喀的巴岳特部。当年巴岳特部部长索宁岱青,驻帐于珠尔库。他有五个儿子:卜儿亥、耳只革、老思、卜儿罕古和额森达,长子卜儿亥传下的部众将近万余骑。他们的头人代打臣汗是个聪明人,已经选择不帮奴酋。”

“慢!”茅元仪大叫,然后掏出本子和笔,坐在草地上口蘸羊毫,飞速地记下马佳的话,边记便问道:“为什么这些蒙古部落离十方寺这么远?这里不是辽河套吗?水草丰美,千里之内,很难找到更好的地方了。”

马佳也一屁股坐下,盘着腿悠然道:“这也和兵家的算术有关。说道骑兵,就说马速。我大明的捣巢战法,是快马精兵,一昼夜可奔袭两百里。一去一回,四五百里。再加上打斗,马匹的膘就减了不少,应该休养十天。所以,这些游牧部落为了防备敌人偷袭,都要拉出三百里甚至更远的距离,以便及时发现。“

“当然,如果是一人双马,甚至三四匹马,那就可以奔袭得更远更久。但是,一般而言,我们汉人没那么多的好马,只有草原游牧部族能干。还好,草原干旱少雨,水草充沛的季节短,是上天限制游牧骑兵,让他们只能在秋冬和夏初抢掠。否则,这边疆守不住的,没兵、没粮食啊!”

茅元仪倒是乐观,他停笔笑道:“马大帅好像算漏了一点,假如草原的雨水充沛,我们岂不是可以屯田驻守,移民实边,效汉唐故事?”

“对!”马佳回过头来,指着他道:“好想法。但是,你也忘了,要种粮食,不但靠雨水,天气的寒暑也很重要!塞外的春夏短、秋冬长,没几种农作物能适应。拿辽东来说,首推高粱、糜子、荞麦,都是一季的杂粮,也不如小麦、大米好吃养人。大河旁边,可以种大豆,豆子磨豆腐,好吃!但也费人工、畜力。”

注:本节对蒙古马的特性解说一段,扫除弥漫已久的谣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