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跨省慰问门”我所了解的QQ好友鬼文子

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跨省慰问门”似乎越演越烈,质疑、批评之声此起彼落,想不到网友“鬼文子”一夜之间成为网络红人,引致海内外媒体关注,影响之大超乎想像,甚至乎弄得人人自危,风声鹤唳,似乎世界已到了尽头态势?更堪的是连平时匡扶正义著称,坚决维护网民言论自由的某些专家学者整体哑然失语,深怕故事的延续会降临自己身上?!

无独有偶,此类事情并非一次半次,我们记得河南的青年王帅因为发帖曝光家乡的问题遭遇警方“跨省追捕”,后来甘肃王鹏举报官二代,又引发了宁夏的“跨省追捕”,不过两起案件总算得到了一个正义、公正的结果。话曰鬼文子被“跨省慰问”似乎斯文、好听得多,起码暂时没严重到如此地步,不过貌似现在的鬼文子人有些异常,带些疑虑,患得患失,欲语还休感觉?!每每问起事情的始末,还是那一句:“总之我现在没事,谢谢大家。”显然高压之下人变得小心慎重起来。

鬼文子是何许人也?据我所知,无非是一介草根,正如他给自己评价那样:

“很多人说我是个愤青,其实不是,我是个“叹青”——一个爱叹息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疯狂地喜欢上了叹息。不在叹息中灭亡,就会在叹息中爆发。”

又从他文中写道:初读屈原的《离骚》,每句话中都有一些生僻的字眼和年代久远的典故,一个“兮”字像一个不散的阴魂夹在句子中间,让人颇有些费解。“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当我得知“兮”字是一个语气词,相当于“啊”后,我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他为什么掩着涕长叹息。屈原是伟大的,作为一个文人和政治家,他追求光明,关心百姓,热爱祖国。的确文如其人,鬼文子爱国之心有目共睹,个人操守、品格一目了然,,,,,,

事实上,鬼文子自始至终在华声在线发帖题为“寻找1986年出生的大学女副院长王圣淇,你爸真叫王阳?”,质疑24岁女孩王圣淇出任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副院长一事,根本没有任何恶意,且作为公民有知情权、监督权的今天,于情于理也说得过去。至于后来发生“跨省慰问”,辽宁有关方面简直如播放影片“特高课在行动”闻风而动,居然开着车穿着制服,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迟迟不肯离去,大有请“喝茶”嫌疑?更令人愤慨的是,当地电信局局长为此事亲自出马,在无任何危及国家安全情况下,在毫无司法程序之下,不惜侵犯公民隐私,甚至有人打电话到鬼文子母校,弄得鬼文子好似十恶不赦犯罪嫌疑人?!后来发生之事不用说大家已明白一二,,,,,,尽管鬼文子较识大体,不会向网友透露任何负面消息,甚至不愿将事情演变成政治性质,但从他吞吞吐吐神态可以看出,事情远非想象那麽简单,或许肚里最清楚的是他自己与那帮戏称“特高课”的人们。正如江苏网友殷国安所曰:“如若心中无愧,何必‘跨省慰问’,既然心中无鬼,何必如此弄鬼? ”。

实际上,平日里与鬼文子闲聊,丝毫没有“仇富”、“仇官”思想倾向[只仇腐]。作为文化中人,甘于淡然,过惯了清贫的日子,骨子里或许有些愤世,怀才不遇,不过充其量是些些慨叹,终须一切安于现状。而他现实里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甘堕落,深知在这个国度里落地三声命注定,急又何用、哀也何苦?但实在想不到,偶然带着困惑在论坛发贴问一声,竟然招致这般待遇,却不知是祸是福?!诚然,所谓的疑问,只不过看不透官场的某些潜规则而已,更令人疑云重重的是,很多时候官场省略很多鲜为人知的背景、裙带关系,不过完全看不出鬼文子有否定当下年轻化、专业化、知识化的思想倾向,至于“毁谤”之类更是风牛马不相干,任何莫须有之名都是别有用心的,换言之,清者自清,除非是掩耳盗铃?

本作者亦赞同江苏网友殷国安说法。俗话曰,欲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千古不变得定律,若是光明磊落的话,又何苦费尽心机,机关算尽,落人把柄,到了人神共愤尴尬局面?一句话,纸是遮不住火的,,,,,,

无论怎样,既然到了这地步,相信稍有良心的社会各界会严重关注事态的发展,维护公民知情权,监督权,问政权,写作权,娱乐权,言论权,亦是党和政府一如既往所倡导的。至于某些人利用手中的特权凌驾法律之上,欲盖弥彰,必定遭到社会与人民的唾弃!朋友,在动用己中人民赋予的权力时,敬请三思慎行!

原创新闻评论:笑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