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敌人系列(二)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5 125
导读:作为社会个体的自然人,情感反应本来是一种正常的反应。在人们的消极的情感中,人们会对他人的怀疑、反感甚至仇恨,但是一般都不会形成敌对,甚至把对方看作是敌人。 正如两个稚嫩的孩子吵架,为了争夺一个玩具,他们也许会越斗越凶,如果没有大人的调解,他们甚至会造成伤害后果。但是只要没有造成伤害,即使造成了一些小伤害,两个曾经为争夺玩具的孩子很快就会忘记不久前的争斗,并一起玩耍打成一片。 当然也许有了成人的参与,后果就会不同,两个孩子的长辈出于对自己孩子的宠爱,无法承受自己孩子在争斗中“吃亏”,或者继续扩大矛盾,或者

敌人的社会根源


作为社会个体的自然人,情感反应本来是一种正常的反应。在人们的消极的情感中,人们会对他人的怀疑、反感甚至仇恨,但是一般都不会形成敌对,甚至把对方看作是敌人。

正如两个稚嫩的孩子吵架,为了争夺一个玩具,他们也许会越斗越凶,如果没有大人的调解,他们甚至会造成伤害后果。但是只要没有造成伤害,即使造成了一些小伤害,两个曾经为争夺玩具的孩子很快就会忘记不久前的争斗,并一起玩耍打成一片。

当然也许有了成人的参与,后果就会不同,两个孩子的长辈出于对自己孩子的宠爱,无法承受自己孩子在争斗中“吃亏”,或者继续扩大矛盾,或者教育孩子不要跟另一个孩子玩,并告诉孩子:那是你的敌人。这样,在孩子的心灵中,就会第一次意识到这个曾经与自己吵架的孩子是应该与其他孩子区别开来的。

当然也许会有一些伤害巨大的社会争斗,严重的后果给孩子在内心带来无法抹去的烙印,这样的孩子就会或者变得畏缩或者变得特别成熟,伤害者也会成为孩子的敌人。人毕竟是感情动物,对人与人之间的积极的消极的情感在某种深度下都会产生反应。但是对于大多数孩子,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他们由于更多地呆在亲人身边,积极的情感可能比消极的情感更多。

人到青春期,情感更加敏锐,自尊心也更加强烈。青春期孩子对与人的争斗的反应是最危险的,容易激情冲动,甚至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冲突都让孩子记忆深刻。青春期的孩子,因为还不能对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产生理性的深刻的认识,以自我为中心,敌人就特别多。对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凡是让我不顺心的就是我的敌人,欺侮了我的人是敌人,管束我的是敌人,因此老师父母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敌人,让他们怀恨在心。即使他们内心对敌人的概念还并非那么明确,但是情绪的自由和不受束缚的要求,让他们很容易接受来自社会的敌人的概念。

正好,敌人的概念在社会的各种渠道里存在,社会又以各种方式来传播着敌人的概念。父母与他人的冲突会不知不觉地加深孩子对敌人概念的理解,凡属是伤害过父母,打击过父母的人,既是父母的敌人也是孩子的敌人。有些父母还有意无意地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自己有敌人的概念,把自己的敌人当作财产给自己的孩子继承。“你不要忘记给我报仇”,父母新常常这么告诫自己的孩子。

师徒关系甚至朋友关系有时候也会深化人的敌人概念。师傅对徒弟的教育,有时不光限于技术上,而且也有社会关系上,师父常常把造成自己挫折的敌人教给徒弟,让徒弟跟自己一样仇恨自己的敌人。朋友也如此,侮辱了朋友,就是侮辱了我,这个侮辱朋友的人就是我的敌人。这种拥有共同敌人的状况会让社会产生宗派力量。

文字让敌人的观念的更加深入人心。看看中国的历史书籍,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哪里不是处处充斥着敌对敌人的身影?那些英雄豪杰正是通过谋略手段战胜各种敌人才成就了自己卓著功勋,永垂青史。看历史就是对敌人概念的一种巩固一种深化。

人进入社会,必然会与他人发生某些冲突,不管是利益的还是尊严的,人们之间彼此的伤害是敌人概念产生并深化的土壤。

敌人常常是由对立斗争双方实力产生差异,或者对立斗争双方彼此造成伤害产生的。在利益争夺中,例如二个人只有供一个人使用的食物,如果二人不想彼此分享,各占一半,那么就必然只有一个人能占有它,在争夺中,或者其中一方通过打败另一方取得食物,或者其中二方在争夺中竟然没有胜者,争夺持续,并变成纯粹的气不过的事情。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胜者的成功让挫败者失去的就不光是食物更是自尊心,特别是双方经常性地争斗,挫败者一再挫败。也许对胜者来说,只是争夺的当时努力去取得食物,成功后,倒是迅速忘记了挫败者。但是挫败感是折磨人内心的,冲突提升为一种情感上的冲突,挫败者会把胜者当作敌人,会想尽一切办法报复胜者,敌对情绪甚至会升级为一种以命相搏。

当然随着人们社会斗争经验的越来越丰富,胜者能够借鉴历史,会意识到自己的胜利并不一定会带来永久的安宁。胜者会尽可能利用自己的暂时的优势,同时巩固优势,努力压制住对方,并在内心里防备对方的翻身。这时候胜者就要随时关注败者的动态,自然败者了成为了永远值得胜者关注的敌人。一般来说,只要条件允许,胜者会斩草除根,永远消除隐患。

而如果争夺双方都没有占据优势,同样受自尊心的影响,双方都会努力求助于自己能动员的社会力量,那么,争夺就必然会升级,争夺中带来的伤害的扩大,会让双方敌人就越积越多,仇恨也越来越深,甚至会发展成一场至死方休残酷群体械斗。除非有仲裁性的社会机构的参与,这个仲裁机构又在社会中积聚起了足够的威信,让敌对双方都愿意听从仲裁力量的调解,否则就是一场无休无止的不断扩大的战争,直到有一方被彻底打败,即使这样,被打败的一方肯定也不会因此罢休,转入地下重新积聚力量后会力图卷土重来。这种敌对态度甚至会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造成长期的历史纠葛。

团体之间的敌对更是让敌人的概念发展到纠缠难解的地步,同时也让社会斗争规模化。

不光是宗派会带来团体力量,个人领袖魅力也带来团体,有领袖实力的人把自己深埋于心底的个人仇恨,一般是用掩盖直接目的具有迷惑性的方式来传达给他人,在得到更多的人认可后,在他的领导下结成团体,人们称这人为阴谋家。这样的团体,阴谋家的敌人就是团体的敌人。

团体也可能是因为一些人对另一个团体同仇敌忾而结成的,为了共同的利益的保护,为了共同反抗压榨欺凌。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社会普遍的对压制势力的仇恨都是必要条件,也就是说,社会压制势力让被压制者普遍生存处境艰难困苦,生活无以为继,大众的仇恨心理就会爆发。王朝末年的反抗力量的形成一般都具有这些特点,不管是秦朝为浩大的工程建设驱使人们进行沉重的劳役,还是元朝末年为贵族骄奢的生活惨无人道的徭役和屠戮,还是明朝末年东厂对社会知识阶层的残酷迫害,都招致大面积的社会仇恨。

阶级斗争让敌人这个概念更是具有理论色彩。人们整天用阶级斗争的理论来分析社会问题,似乎社会除了敌人除了斗争,其他都是次要的问题。一旦你认为社会对你不公平了,你根本就不必考虑什么合理合法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所谓合理合法解决问题,那是一种纯粹的忽悠。

有时你了得承认,这种说法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就像一个旧王朝已经无法从自己的特权和利益享受中摆脱出来一样,也正如毛泽东说的“扫帚不倒,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特权者在贪欲中已经泯灭了良知,运用阶级斗争的理论,把任何动摇它特权和利益的力量都是当作敌人,用种种对付所谓阶级敌人的手段对付人们,除非被压迫者觉醒,意识到特权者就是自己的阶级敌人,用强有力的方法摆脱和反抗,并坚决进行打击,否则你就必然永远受到压迫和欺凌。

但是,人们却没有意识到,阶级斗争过后又怎么办?没有最终的社会和解,没有最终的社会中人们之间团体之间不再成为敌人,仇恨最终都会越纠结越深。

那么是强者心里没有敌人,还是弱者心里没有敌人?弱者心里纠结于过去的压迫欺凌,强者心里没有宽容和自我反思,社会永远被敌人所纠缠,社会不能形成维持公正的力量,社会就会在敌对中不断紧张最后走向崩溃。

社会中的人们,如果没有对彼此自由的尊重,社会没有平等,社会力量没有共和;社会一定要分个你强我弱,胜者为王败者寇,社会的争夺就会不断升级,社会也就成了一个自我毁灭的过程。

文字本应该是促进人们社会进步的东西,但是,现在文字产生的概念却是造成社会的敌对,让社会力量不断削弱,那么这样的文字还有什么人文和社会意义?应该属于文化领域的文字难道也只能毒害社会吗?

人们之间的信任,社会的和谐,是永远不可能在敌人的观念中产生的。


本文内容于 2011/2/23 19:28:31 被驱除_特权规则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