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日,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发生一起震动全国的暴动越狱案,4名正在监狱服刑的重刑犯杀死狱警后越狱潜逃。


昨日,广东全省监狱连续十年安全总结表彰大会在广州召开,在大会现场,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于保忠主动爆料说,类似“内蒙古杀警越狱”案件的前奏,9年前就在梅州监狱上演过。


为了探寻个究竟,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亲历此事件的几名狱警,还原这个从未经披露的险些成功的惊险刺激的越狱阴谋。


暴露:小纸条暗藏惊天大案


“如果不是顶班,如果没有留意和发现,那就出大事了。”广东梅州监狱四监区管教警察曾建华回忆,2002年2月1日的早上,值完班的他本可以在早上七点钟交班回家休息,恰逢监狱正在开展创建活动,接班的干警要参加监区组织的训练,于是他推迟下班,顶替下一班干警把监区的服刑罪犯带到习艺区安排习艺劳动。


“那时监狱的警力不足,因工作需要临时顶班是常有的事。”曾建华说,当天上午安排好罪犯的习艺劳动,他像往常一样在习艺区劳动现场例行巡查。当巡查到罪犯王杰(化名)的位置时,发现他的行为与往常不一样,于是停下脚步注意观察。


“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王杰肯定有问题!”曾建华说,因为按照惯例,习艺劳动安排下去后,罪犯都会低头忙自己的工活,整个习艺区是非常安静的。但王杰当时神色异常,干活心不在焉,偶尔还偏头张望,眼神中充满慌乱。于是,曾建华有意俯下身子,装作检查习艺成品的质量,看王杰究竟有什么事。


“就在这时,我看到他慌乱地将一小块牛皮纸丢到了身后的物料箱里。”曾建华说,为了不引起在场其他服刑罪犯的注意,他利用起身之机顺手捡起这块牛皮纸,放进衣服口袋里,然后离开了王杰的位置。回到值班室后,曾建华匆忙展开这张牛皮纸条,发现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有人找我要逃跑,我还没有证明,他正在注意我,我想把他谈的话想办法记录下。”


看到纸条上的这行字,曾建华意识到事关重大,当即将王杰带到值班室谈话,在初步核实同监区服刑罪犯梁森、林喜(均为化名)拉拢其脱逃的情况后,曾建华立即向监区领导和机关报告了案情。


监狱在经过一个半月的艰苦侦查后,一桩涉及6名服刑人员集体预谋杀警越狱的重大案件得于告破。


侦破:施计谋巧破心理防线


“罪犯具有反侦查能力和较强的观察能力。”广东梅州监狱刘土生政委回忆说,他当时任副监狱长,组织了监狱的侦查科、狱政科和案件所在的四监区警察成立了“0201”专案组。


刘土生政委说,由于王杰的检举举动已被主犯梁森察觉,监狱当天就把王杰举报的梁森和林喜进行隔离审查,并于次日在监区举行预谋脱逃罪犯坦白、检举动员大会。会后受政策震慑,另一服刑罪犯徐毛(化名)主动向监狱坦白梁森拉拢他参与预谋杀警越狱的事实。但是,因狡猾的梁森早已与其他罪犯订立了“攻守同盟”,案件侦破一度陷入困境。


“0201”专案组为此调整了审讯策略和侦查重点,加强了政策攻心和说服教育,同时采取隔离审讯、制造“同盟”一方已交代问题的假象,逐个击破罪犯的心理防线,最终,林喜、梁森在当年3月中旬相继供认伏罪。


“攻守同盟”被破解,同案犯饶昌、胡建(均为化名)也接着浮出水面。至此,以罪犯梁森为首的6人预谋集体杀警越狱案全线告破。


预谋:重刑犯策划攻守同盟


后据审讯查明,主犯梁森于1999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死缓,2000年入监到2002年初预谋越狱,在狱服刑未满两年。因感到刑期长、改造辛苦、日子难过,梁某于2001年4、5月间便产生了越狱的念头。


狡猾的梁森观察到监狱当时正新建习艺区、教学楼、医院等建筑,基建工地场地大、工具材料多,正好可以充分利用,于是便萌生了借基建之机越狱的想法。在预谋越狱时,梁森感到一个人势单力薄,难于实现企图,遂先后拉拢了林喜、王杰、徐毛、饶昌、胡建等5名在押的重刑犯参与越狱。


“刑期这么长,怎么办?我有办法早点出去”,“逃跑你敢不敢做?抓住了大不了一死”。梁森采取“一对一”秘密交谈的方法,对被拉拢人员进行教唆煽动。在密谋杀警越狱方案时,具有一定反侦查能力的梁森还与他们事先订立“攻守同盟”。


2002年1月底,在定下越狱的决心后,梁森等人便利用看病、出收工等机会,对监狱围墙、武警哨兵活动规律、警察执行监管制度的情况进行观察,认准监狱基建即将完工之际,工地有棚架攀爬和建材可利用,密谋尽快实施越狱。


方案:杀值班罪犯再杀警察


梁森等人制定了多套实施方案,方案一是在2002年2月5日之前的某天,利用晚上习艺劳动之机,参与越狱的罪犯在晚上开工时,以装病请假或故意不出工等方式全部留仓,在19时干警点完名后,以请监督岗罪犯吃东西为由,将留仓的所有监督岗罪犯一个挨一个叫进监仓楼制服、杀害。然后以有事向值班干警报告为由,先后进入干警值班室,按预先分工,以三名罪犯对付一名干警方式,采用捆绑、重物击头或用电将干警制服、杀害。然后由两名罪犯身着警服冒充干警,带领其他参与杀警越狱罪犯混出监区大门。


方案二是如2月5日之前未能实施越狱就在春节期间再商定实施越狱时间,具体时间为凌晨两至四点间,人最熟睡之时。梁森等人拟从车间衣车上拆卸硬物先行夹带回仓,由一起住在六组的梁森、饶昌、徐毛、胡建先撬开该小组门锁,出小组后伺机杀害楼内监督岗罪犯,再将其他小组的林喜、王杰两名罪犯放出,然后撬开监仓楼层门锁,再利用过塑相片或其他工具撬开干警值班室,以三名罪犯对付一名干警的方式,不管死活制服干警,然后由两名罪犯身着警服冒充干警,带领其他参与越狱的罪犯混出监区大门,或者直接爬出监区大门。


梁森等人还计划在多个地点实施越狱,包括监狱伙房楼顶、生活区教学楼基建工地、生产区新厂房基建工地。梁森还提出,可以利用车间劳动用的剪刀、布条,实施越狱前先行挟带回监仓,以作杀害干警的凶器;到狱内基建仓库或基建工地内寻找绳索、电线、钢筋、竹木等可用之物,做成攀爬工具。


梁森越狱脱逃的方案可谓缜密周详,然而,王杰的临阵举报,让这个“同盟”不攻自破,其罪恶阴谋尚未来得及实施便被消灭于萌芽状态。


心得:用信任换来弃暗投明


“我觉得罪犯王杰之所以最终选择举报,一方面是慑于监狱严密的防护,另一方面还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改造有一定的信心。”曾建华回忆说,当时,王杰因罪入狱尚不久,监狱干警曾多次找他谈心说教,鼓励其积极表现争取立功减刑。王杰一直保持有认罪服法、积极改造的良好表现。


“因为信任,所以他选择在我值班的时候投纸条举报,这种信任,也是基于监狱制度的公平公正。”曾建华说,是监狱公正的奖励和严厉的处罚,让王杰选择弃暗投明,举报同案。


“细节决定成败,细节也成就辉煌。”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于保忠局长说,梅州监狱杀警越狱预谋案因为有值班干警强烈的责任心和高度的警惕性,及时发现罪犯的异常行为,才使得9年前就避免了一起类似“内蒙古杀警越狱”恶性案件的发生,成为广东监狱系统连续10年监管安全成果中众多的典型案例之一 2009年10月17日,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发生一起震动全国的暴动越狱案,4名正在监狱服刑的重刑犯杀死狱警后越狱潜逃。


昨日,广东全省监狱连续十年安全总结表彰大会在广州召开,在大会现场,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于保忠主动爆料说,类似“内蒙古杀警越狱”案件的前奏,9年前就在梅州监狱上演过。


为了探寻个究竟,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亲历此事件的几名狱警,还原这个从未经披露的险些成功的惊险刺激的越狱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