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军阀乱世崛起 曾偷苏军枪支建立武装

冷兵器lbq 收藏 0 957
导读:驻阿美军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正积极与不反美的阿富汗军阀合作,向这些军阀提供装备,派人帮他们训练。塔杰瓦·卡卡尔便是这些接受美军资助的阿富汗军阀中的一员。引人注目的是,她是一名女性。   现年62岁的塔杰瓦在上世纪8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曾组织人马反抗苏军,在当地人心中颇有威望。2月18日,美国著名女摄影师佩吉·凯尔西在其个人主页上讲述了塔杰瓦的故事。   1.父亲成功解决与苏联的领土之争   佩吉·凯尔西是美国著名的女摄影师。2002年秋天,凯尔西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偶遇一名阿富汗女子。

驻阿美军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正积极与不反美的阿富汗军阀合作,向这些军阀提供装备,派人帮他们训练。塔杰瓦·卡卡尔便是这些接受美军资助的阿富汗军阀中的一员。引人注目的是,她是一名女性。

现年62岁的塔杰瓦在上世纪8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曾组织人马反抗苏军,在当地人心中颇有威望。2月18日,美国著名女摄影师佩吉·凯尔西在其个人主页上讲述了塔杰瓦的故事。

1.父亲成功解决与苏联的领土之争

佩吉·凯尔西是美国著名的女摄影师。2002年秋天,凯尔西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偶遇一名阿富汗女子。与想象中的阿富汗女子不同,凯尔西被这名阿富汗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默与自信深深打动,从此开始了名为“阿富汗女性计划”的采访行动,经历曲折的塔杰瓦进入了凯尔西的视线。

塔杰瓦1948年出生于阿富汗西部法拉省与苏联接壤的一个地方,她的父亲是法拉省的一名官员。她还在母亲肚子里时,苏联在她家乡挑起边境纠纷,宣称两国的界河——阿姆河完全归苏联所有。

“苏联人说阿姆河靠近阿富汗的这一侧才是两国的分界线,而之前,两国是以阿姆河中心为分界线的。”塔杰瓦说,“我父亲奉查希尔·沙阿国王之命,率代表团去与苏联人谈判。走之前,父亲说他不在乎母亲生男生女,如果从苏联人手中夺回河流,那我对他来说就是福星,反之,我就是灾星,他将永远不想见到我。”

“父亲走后,祖母天天祈祷:‘真主啊,请帮帮那个男人吧,他的孩子是无辜的,请让他一定见到孩子。’或许是祖母的祈祷起了作用,我出生那天,父亲那边有好消息传来——苏联人同意仍以阿姆河中心为两国分界线。”

外交上的胜利让塔杰瓦的父亲非常高兴,他传话给家里人,让他们带着刚出生的女儿到边境来。“家里人为我准备了很好的衣服,有超过500人护送我。到了阿姆河边,父亲抱着我上了一条小船,在河里划来划去。他想让我看看他刚从苏联人手中夺回的河流。就在那天,他给我取了‘塔杰瓦’这个名字,意为‘皇冠’。”

2.拒绝亲苏

事后,塔杰瓦的父亲升了官,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任职。他提醒查希尔·沙阿国王,苏联人有侵略阿富汗的意图,国王的堂兄达乌德和苏联人暗中勾结。国王却对这些提醒毫不在意。

1957年,塔杰瓦一家迁往阿富汗北部城市昆都士。两年后,她父亲由于拒绝与苏联人合作,被达乌德的爪牙毒死了。

父亲死后一年,母亲给塔杰瓦订了婚,未婚夫是昆都士当地一名乌孜别克人。1962年,14岁的塔杰瓦成了他的第二任妻子。

丈夫在昆都士很有势力,家里整天宾客不断。塔杰瓦几乎每天都要为客人准备饭菜,同时,她还要做作业(她当时读中学)、照顾年幼的孩子。“没人帮我,所有这些事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塔杰瓦高中毕业后,在昆都士一所中学教书,后来她当上了校长。她说,那段时间她的生活非常幸福,非常有规律。

1973年,达乌德发动政变,推翻了堂弟查希尔·沙阿。几年后,达乌德被亲苏高官推翻。这件事对塔杰瓦产生了重大影响。当时,丈夫的家族要求塔杰瓦亲近苏联,利用她父亲当年的人脉在亲苏政权中捞到好处,但塔杰瓦拒绝那样做,因为父亲曾和苏联人抗争,她觉得那样做无异于背叛父亲。

丈夫家族的人于是开始和她过不去,不断给她变换学校和教授的科目,并派人监视她,不让她与朋友会面。后来又承诺,只要她与苏联人合作,就送她去莫斯科或波兰留学,攻读硕士学位。

3.愤然成为“自由战士”

1980年年初,塔杰瓦被侵入阿富汗的苏军逮捕,有人说她是反苏的“自由战士”成员。

塔杰瓦说:“被捕后,我被关在克格勃设在喀布尔的一所监狱里。他们用电刑折磨我,很多人死在狱中。一个月后,他们又把我转入另一所监狱关了一段时间。见问不出有用的东西来,他们就把我放了。那时,我最大的孩子已经14岁,最小的也有5岁。”

被释放时,克格勃让塔杰瓦签署了一份保证书,承诺今后如果被发现与“自由战士”有来往,甘愿被处死。

获得自由后,塔杰瓦回到昆都士,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孩子们。让她伤心的是,克格勃事先对她的孩子使了“离间计”,说她在外面“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孩子们非常抵触她。

“他们对我很冷漠,也不愿正眼看我。”塔杰瓦说。她很纳闷孩子们的举动,经再三询问,才知道原因。她反复解释,但孩子们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伤心之余,塔杰瓦到喀布尔教书,看到苏联人在阿富汗的土地上横行,很多人失去了亲人和家园,便毅然加入了“自由战士”,开始采取各种方式反抗苏军。

1980年4月,阿富汗的亲苏政权为了庆祝“建政”一周年,在喀布尔举行盛大的游行仪式,勒令各学校老师带着学生参加游行。塔杰瓦想出一个办法,她和战友们弄了许多鞭炮,发给孩子们。游行开始后,孩子们点燃鞭炮,然后大喊:“圣战士来了!圣战士来了!”端坐在主席台上的亲苏政权高官听到鞭炮声,以为“圣战士”打来,纷纷躲藏。

4.“我们甘愿为她效力”

几年后,得知苏军将在喀布尔进行阅兵,塔杰瓦让孩子们捉来马蜂,放在小纸盒里。阅兵那天,塔杰瓦带着孩子们来到现场。她的战友在围观群众的外围向前推挤,制造混乱。孩子们假装被后面的人挤得站立不稳,冲进了行进中的苏军队列,迅速打开小纸盒扔在地上,然后迅速跑开。

一只只马蜂飞了出来,顺着苏军士兵的裤管、衣领“入侵”,庄严的阅兵式瞬间混乱不堪,士兵们扔下枪,双手在身上乱拍。塔杰瓦和战友趁乱偷走了25支AK-47步枪。靠着这些枪支,塔杰瓦渐渐组织起了自己的武装。

塔杰瓦说,号召大家反对苏联占领时,她们经常采取“夜间来信”的方式,即把宣传信写好后装进小纸盒,趁着夜幕抛到居民家中。这是比较危险的,因为“若把信抛到亲苏的人家里,那人会拿着信向附近的苏军通风报信”,投信的人很容易被捕。

苏联撤军后,阿富汗陷入了连年内战。凭借父亲当年的号召力,塔杰瓦把队伍发展壮大,最多时手下有二三百人,并在阿富汗赫尔曼德省东北部有了自己的地盘。

塔杰瓦不用黑纱遮面,有着很高的威望,人们愿意听从她的命令。

“在我们眼里,她就是我们的首领,而不是一个女人。”塔杰瓦名叫哈基米尔·阿扎尔的手下说,“从苏联人侵略我们那天起,我们就追随她。苏联人对她又恨又怕,我们却很爱戴她,甘愿为她效力。”

5.美国担心阿富汗军阀“尾大不掉”

塔杰瓦的力量引起了驻阿美军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的关注。自去年夏天任职以来,彼得雷乌斯积极与包括塔杰瓦在内的阿富汗军阀合作,向这些军阀提供装备,派人帮他们训练,以打击阿富汗境内的塔利班武装。

根据彼得雷乌斯的计划,每名与美军合作的普通阿富汗人将得到150美元的月薪,军官的月薪则是180元。此外,他们每人还将得到5000美元的“启动资金”,用来购买武器。

看在美元的面子上,包括塔杰瓦在内的很多阿富汗军阀答应与美军合作。但这衍生出另外一个问题——很多军阀的势力超过了当地政府的武装力量,长此以往,恐怕“尾大不掉”。

美军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2010年美国国会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阿富汗很多地区的军阀在美国的资助下势力迅速膨胀,影响力远远超过阿富汗警方甚至政府军的指挥官。

让美国人郁闷的是,资助阿富汗军阀的部分钱财流入塔利班手中。有证据显示,这些军阀保护美国运输公司的车队通过塔利班控制区时,为了使塔利班不发动袭击,会贿赂塔利班。

调查报告还称,阿富汗的一些军阀暗中积蓄力量。等美军撤离阿富汗后,这些军阀可能为争夺地盘展开混战。

尽管存在种种质疑,彼得雷乌斯仍表示,将与不反美的阿富汗军阀合作,因为他们通晓当地风俗、地形,与塔利班开战有优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