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刘少奇看彭德怀万言书:要导致党分裂

八针 收藏 0 1125


1959年刘少奇看彭德怀万言书:要导致党分裂


核心提示:中央包括毛主席在内已经开始着手纠“左”,彭总的做法使人感觉要追究个人责任,要大家表态站在哪一边,这不是要导致党分裂吗?


本本文摘自《王光美访谈录》,作者:黄铮,原题:中央文献出版社



黄峥:光美同志,1959年夏天,中共中央在江西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后来又接着开八届八中全会。您陪少奇同志参加了这次会议。请您介绍一下少奇同志出席会议的有关情况。

王光美:这两个会议,就是人们常说的庐山会议。关于庐山会议的情况和经验教训,近几年发表的文章和著作很多,我也从中了解到不少原来不知道的情况。我记得,少奇同志和我是1959年6月27日乘火车从北京去武汉的,准备到武汉后再转赴庐山。铁道部派了一部专列。乘这趟专列的除了少奇同志,还有朱德同志、彭德怀同志。邓小平同志因为摔了一跤伤了腿,在家休养没有上庐山。


从北京到武昌的路上,逢大站专列停车,我们常看到站上堆放着一堆堆碎铁。夜间,有时看到铁路两旁火光冲天,原来是在大炼钢铁。人们把大树锯成段,再将树段烧成焦炭,然后用它炼铁。有次看到大路上运树段的推车排成长龙。我不懂炼铁方面的技术,但也看出这样做是胡来。专列停站时,有时候少奇和我下车散步。彭老总有时也下来散步。我们在一个车站看见堆着一大堆废铁,仔细一看,好多是铁锅砸碎后的铁片,是为大炼钢铁用的。彭总看了很生气,对这种做法很有意见。我听了不敢说话。



到了武汉,少奇和我住在武昌,离毛主席住的地方很近。毛主席也是28日到武昌的。在这之前他刚去湖南视察了一圈。到武汉的第二天,6月29日,毛主席通知少奇同志到一艘停在长江里的船上碰头开会,开完会愿游泳的在长江游泳。主席嘱咐让我也一起去,邀请我和他一起游长江。我会游泳是1954年在北戴河向毛主席学的,所以主席有时游泳会叫上我。


我记得这天在船上参加开会的有毛主席、少奇同志、朱老总,还有李井泉、柯庆施等,好像田家英也在。这条船的船舷上安了个扶梯,是特意为主席游泳设的。在游泳前的交谈中,我对主席说了在路上看见一堆废铁的事。我还说中国的老百姓真好,听话,家里的铁锅领导叫砸了就砸了,意思是说老百姓连这样的瞎指挥都能容忍。平时我老觉得主席对领导同志严,对我们这样的小干部宽容,所以在主席面前说话比较随便。我后来有点后悔,不应该对主席说这样的话,使他听了不高兴。


在船上开完会,主席就下水游泳了。少奇因为正犯肩周炎,不能游。我下去游了。毛主席鼓励我说:“下来,让水冲一段,就不害怕了。”游了一会就上岸了。在换衣服的时候,我因为不熟悉当地部队安排的这个地方,不小心绊了一下,把脚扭了。当晚在住的地方有晚会,还有跳舞,主席也来了。我因为扭了脚,去看了一下就回来了。后来在庐山,爬山时我就拄着拐棍。


有一张照片,少奇、我和一些工作人员登庐山,少奇和其他人都表现得很轻松,就我扶了根拐棍。


6月30日晚上,有关部门安排毛主席、少奇同志乘同一条船去九江。这条船上有一大一小两个包舱,主席住了大的,少奇和我住在小的那间。因为是夜航,所以一上船就睡了。一觉醒来,船已经到了九江。一问,说主席已经上岸了,我们也就抓紧时间登车上山。上山后,有关部门安排我们住在一幢小洋楼里,据说它原来是国民党江西省主席朱培德的别墅。 内容来自srxww.com


7月2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庐山正式开始。会议的议题是进一步总结“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经验教训,继续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黄峥:毛主席为会议出了19个题目:1.读书;2.形势;3.今年的任务;4.明年的任务;5.四年的任务;6.宣传任务;7.综合平衡问题;8. 群众路线问题;9.建立和加强工业企业的各项管理制度和提高工业产品的质量问题;10.体制问题;11.协作区关系问题;12.公社食堂问题;13.学会过日子问题;14.三定政策;15.农村初级市场的恢复问题;16.使生产小队成为半基本核算单位;17.农村基层党团组织的领导作用问题;18.团结问题;19.国际问题。会议的头一段,就是围绕这19个问题分组讨论。

王光美:分组讨论是按6个大区。中央领导同志也分到小组参加讨论,少奇是到中南小组。开始阶段的气氛很轻松。白天开会,晚上经常有舞会或演出。多数同志都是第一次来庐山,所以大家纷纷利用开会的间隙,游览观光。少奇在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曾到庐山养病。30多年过去了,好多地方他不认识了,所以他也想到处看看。

一天少奇提出要到庐山顶上看看长江、鄱阳湖,我们就陪他上去了。我们上去的路上,碰见毛主席正从上面下来。主席远远看见我拄个拐棍,就喊了一声,好像是问我腿怎么啦?我说没什么。后来又在另一些场合几次碰见主席。当时我感觉主席情绪很好。他还说这次是开一个“神仙会”。我觉得,庐山会议前半段的情况确实是不错的。不光气氛轻松,而且大家都在总结经验,纠正“左”的错误,准备形成文件贯彻下去。照这个势头,可以开成一个很好的会议。可惜中途逆转了。到了7月14日,彭德怀同志给毛主席写了封信,对“大跃进”以来的工作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有些话在当时看来是讲得比较尖锐的。一开始大家不知道彭总写信的事,因为是写给毛主席一个人的么!


7月16日,毛主席把彭总的信加了个标题:“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在会议上印发。大家这才知道彭总给主席写了封信。彭总的信发到少奇同志这里的时候,先是秘书吴振英、刘振德同志他们看到了。他们看了挺高兴,说彭老总的信写得好,代表了他们的想法,称赞彭总敢于提意见。刘秘书还跑来把他们议论的情况和我说了。我同少奇同志身边的工作人员相处很融洽,平时他们有什么意见都愿意同我讲。会议开始转入讨论彭总的信。


在讨论会上,少奇同志没有对彭总的信直接发表意见。他提出“成绩讲够,缺点讲透”。这个意见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7月23日早晨,会务组突然通知,上午召开全体大会,毛主席讲话。原来会议没有这个安排,所以少奇头一天很晚才吃了安眠药入睡。我一听是主席召集的会议,赶紧把他叫醒。由于安眠药还在起作用,他迷迷糊糊的就走了。我让警卫员扶着他下山,进会场。少奇开完会回来,我就感到气氛不对了。秘书吴振英同志是跟少奇同志一起去开会的。他一回来就紧张地说:“毛主席发火啦!主席在会上对彭老总的信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我们议论了半天,竟然一点也没看出来。”


我也没想到突然起这么大的变化。我的感觉,彭总的信中用了一个“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这个话把毛主席惹恼了。散会时,胡乔木同志跟少奇同志一起到了我们的住处。乔木同志当时是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在会上负责起草文件。当时文件已经写出了初稿,叫《庐山会议诸问题的议定记录》,基本内容是纠正一些 “左”的东西。乔木对我说,他也是昨晚吃了安眠药,早晨被叫起来开会,到现在还晕头转向,就跟着少奇同志来了。我说:“现在已经中午了,就在这里吃午饭吧!”这样,就在我们住的地方的小餐厅里,少奇、乔木,还有我,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吃中饭。



吃饭的中间,我听他俩议论文件的事。乔木说,现在情况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原来的那个文件还行不行?要不要继续搞下去?少奇说:文件你们还是接着写。后来会议上就开始批判彭老总了,说他是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小集团。因为黄克诚同志(当时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解放军总参谋长)、张闻天同志(当时担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周小舟同志(当时担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支持彭总的意见,所以他们也在被批判之列,说他们是反党集团的成员。


张闻天等同志曾来找少奇同志,说:这些情况我们上山后都给毛主席谈过,毛主席还称赞我们谈的好,现在怎么又批我们呢?少奇不知说什么好,只说:“你们好好听一听大家的意见吧!”


事实情况是,许多发言并不是讨论他们发表的意见,而是算起历史旧账来了。少奇同志一直惦记着原来的那个文件。他又找乔木,说,他提议,把反右倾的文件只发到省一级,不要向下传达,同时搞一个继续纠正“左”的错误的文件,发到县以下单位。少奇要乔木在起草文件时向毛主席转达他的提议。但会上批判彭总的火药味已经越来越浓了,乔木没敢向毛主席转达少奇的提议。


后来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少奇同志在总结经验时说到:如果当时上面反右,下面仍反“左”,情况要好多了。毛主席听说这事后批评胡乔木同志:“党的副主席叫你写完,你就该写嘛,不写是不对的。”可事实上,如果真的继续写出一个纠“左”的文件,后果很难设想。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