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官员抑郁,上访群众神经”ZT

流浪的琥珀 收藏 18 283
导读:12日上午11时许,山西运城市纪委副书记蔡铁刚从运城市委市府办公大楼14楼坠下身亡。当地媒体提供的书面资料显示,针对蔡铁刚的举报3年前就已在网络上蔓延。蔡坠楼死亡之前,运城曾一度传出蔡铁刚被上级调查。当地官方称其患有抑郁症,事发前曾准备到北京就医。(2月13日中国青年报) 近年来,官员自杀事件频频发生,涉及省部级、厅局级、县处级、科级等各个级别的干部,如天津市政协原主席宋平顺,山西省委原常委、组织部长王通智,江西省上饶市委原书记余小平……今年,官员自杀的消息不断增多:陕西省勉县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局原局长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2日上午11时许,山西运城市纪委副书记蔡铁刚从运城市委市府办公大楼14楼坠下身亡。当地媒体提供的书面资料显示,针对蔡铁刚的举报3年前就已在网络上蔓延。蔡坠楼死亡之前,运城曾一度传出蔡铁刚被上级调查。当地官方称其患有抑郁症,事发前曾准备到北京就医。(2月13日中国青年报)

近年来,官员自杀事件频频发生,涉及省部级、厅局级、县处级、科级等各个级别的干部,如天津市政协原主席宋平顺,山西省委原常委、组织部长王通智,江西省上饶市委原书记余小平……今年,官员自杀的消息不断增多:陕西省勉县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局原局长冯某从该县医院住院部7楼跳下身亡;广东省茂名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刘先进在湛江市跳楼身亡;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原局长刘亚军留下不足200字的遗书,撞火车身亡;河北省万全县原县长王聪着在宿舍自缢死亡;江苏射阳县纪委的一名干部在该县人民医院住院部大楼跳楼自杀……

这些身患“忧郁症”的官员因忍受不了压力折磨而选择自杀,他们虽然走了,但留给我们的是深层次的思考:当官压力真大,日子过得挺累,是否对生活没有了滋味,已然失去生活的勇气和信心,不然哪会有那么多官员犯上忧郁症而频频轻生,这显然与平民百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平民百姓几乎没有犯上“忧郁症”的可能,即使犯了,通通风散散气也就不再抑郁了。然而当今忧郁症似乎成了官员发病率较高的官场绝症,官员不得则已,得了绝对毙命


值得思考的是虽然这些官员级别不同、自杀方式各异,但事后有关部门给出的说法却高度一致——得了“抑郁症”。相比各种自杀的原因,抑郁症的答案,可最大限度减少自杀引起的负面效应,甚至还能发挥隐恶扬善的作用。因而,“抑郁症”成为官员自杀原因的首选答案,倒不失为官场“圆场”的创新之说。

值得关注的是任何人的生命健康权都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甭管他是官员还是群众。如果对一些非正常死亡或非人道关押,总是抛出荒唐的理由来,受损的不仅是地方形象,政府的公信力更将会大大的受到质疑,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和威信也将会大大的失分。

“自杀官员抑郁,上访群众神经”,正是对如今某些社会现象的不满与讽刺。纵观近几年来的官员自杀案件,大都被称为忧郁症而自杀身亡。其实这样的事多了,公众对“抑郁之说”就会冷嘲热讽,产生质疑。然而事实是无法隐瞒和否定的,一些浮出水面的真相,又往往证实了舆论的怀疑,从而无情地吞噬着政府的公信力。

忧郁症似乎成了贪官腐败自杀的遮羞布。当这块遮羞布广泛流行的时候;当这块遮羞布成为官场污浊横流的挡剑牌时;当这块遮羞布无法掩盖事实真相时,一些忘乎所以的官员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向深渊滑行。当我们的很多人对公权力的腐败习以为常,认为这是社会进步的标志,认为是实现人生成功的最佳手段时,是否想过了制度被潜规则破坏后,社会的运行会混乱到何种地步?是否自己就一定是潜规则的胜利者?在此希望官员得抑郁症的几率愈少愈好,上访的群众但愿也不再神经。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