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五章 震敌通告 第五章 震敌通告(5)

汪卫兴1 收藏 0 1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夜是那样的黑,没有电灯的海岑是可怕的,枪声和死亡像魔鬼的影子挥之不去,赶之还来,在海岑百姓心中已造成恐慌,谈虎色变,真有点风声鹤唳,共产党太无能了,连一盏电灯都管不好,共产党保护不了老百姓,人民政府尽吹牛,钱庄烧了,存款没了,政府赔钱,人民政府为人民,全是骗人,空话、乱话,谁相信谁倒霉,共产党守不住海岑,国军很快就会回来……谣传、谎言、猜疑像风一样传遍全城,大街小巷有人公开喊叫,也有悄悄的传递,交头接耳的传递,也有用信鸽传递,也有用标语传递,大小不一的传单,满城飞舞……共产党好像真的要完蛋了,怎么没有人管呀,不抓呀?共产党大官儿,军管会部长、书记都遭暗杀,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捅了马刀,这也太窝囊了,太无能了……这些谣传真真假假,不信也得信。

善良的人们哪里知道,街上谣传,有人出钱卖,喊叫一句一元银元,如今又涨价了,喊一句五元银元,连续喊三遍,今晚又涨价了,凡参加明天上街游行者一人发一元,凡参与喊口号者,一句话喊三遍,给十元钱,先付一半,游行结束,全额付完。街上的大小乞丐全部动员起来,上街游行……

桃河路99号西屋亮着马灯,正在指令保证明天游行顺利进行,要不惜一切代价组织游行,让全城百姓知道,共产党的话不可信,人民政府骗人民……

西屋窗棂格上映着一男一女身影,老头的山羊胡子朝天高翘,凌云村姑装束,看不清她的脸。老头的口气很严厉,毋庸置疑的责备。天井中的人一个个站得笔直。

“你们都听清了,你们是党国的精英,留在海岑就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你们的刀锋为何卷刃了?”

“卑职无能。”

“李副官,游行的钱分发下去了吗?”

“已分发到各领队的手里,拿了钱不参加游行,不喊口号者,杀!”

“游行时,不能杀人,送钱比杀人好。鼓励站在街上看热闹的人参加游行,只要他加入游行队伍,银元当场兑现。”

“知道了。”

“窗台上五根金条送给六指周小天,照片上人叫他做掉。”

“是。他不收金条怎么办?”

“不必开口,不必求他,把金条撒在地上,走人。”

“是。我明白了,将会有更多的金条买他的人头。”

“回去吧!”

天井中的黑影,像被风吹起来,一个个飞上树冠,屋顶、围墙、不见了。

西屋吹熄了灯,窗内窗外一片漆黑。室内的对话声仍在继续。

“姐,花这么多钱喊口号游行有多大效果。”

“凌云呀,你狗改不了吃屎,我什么装束,就喊我什么。”

“先生,我的爷,你还没回答我的问话。”

“共产党喜欢搞群众运动,大游行。我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可惜独狼不懂其中之奥妙,喜欢杀人,以为杀人可以解决一切。用痛快来发泄他心头之恨。蠢,愚蠢到了极点。”

“姐,你让我茅塞顿开。”

“睡吧,凌云妹妹,等李副官好消息。”

“姐,你先睡,我出去看看。”

凌云披上黑色斗篷出门而去。


德隆钱庄被大火焚毁,上千户中小阶层储户生活陷入困境,也影响大户商家资金周转不灵,进货困难,人民政府该不该还钱?要不要向这些困难储户发放贷款,已被推到军管会议事日程。

肖司令一日三次电话向省、中央催促,要求经济上支援海岑市,借不借钱?还不还储户储蓄,已迫在眉睫,直接影响人民政府的信誉,影响共产党政权在海岑市的生存。

海岑连续发生电厂遭破坏停电、钱庄被焚烧、姨妈遭袭、海上浮尸、女人坠楼、贺部长被刺和解放军战士被枪杀……一波接一波,使这座刚刚解放的城市被拖进动荡不安的大赛车一样,挑战着每个方向驾驶者的忍耐极限。是X14,还是独狼兴风作浪,煽动德隆钱庄储户有部分上街静坐、喊口号、游行,甚至收买乞丐到军管会门口闹事,军管会紧急应对,闹事者一个不抓,动员说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解放军战士手挽手筑人墙,高喊:“宁伤军人,不伤百姓,人民军队为人民,人民政府为人民”的口号,获得很多民众赞赏和支持,上街游行、闹事的群众自动散去。但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储户失去存款,商家没了流动资金,陷入空前绝后的困境,街上店家、商铺纷纷关门,大白天很少有行人,一片萧条冷清。一到晚上全城漆黑一片,陷入恐怖慌乱之中,枪声不断,特别是土匪火烧钱庄,抢掠杀人之后,钱庄附近居民胆战心惊,提心吊胆盼天亮,有人已悄悄地携带家眷离开海岑……

肖司令、贺部长作为这座城市最高首长,不愿看到这样情况,内心焦急万分,他们何尝不想有一个和平安祥的海岑。多次责令周立涛、乔月艳尽快破案拿到电厂线路图,恢复发电,还海岑一个光明。

周立涛来到华美医院201病房,倾听肖司令和贺部长的指令。

贺部长心情不好,伤口愈合慢,脾气很大,责备周立涛,语气很不客气:“立涛同志,我同意你实施保护姨妈方案,为何枪战不断,你不能用战士的鲜血去保护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太婆。”

周立涛很感委屈,但他不想诉苦,他坚信姨妈会开口,以心换心,他自信他的方案会有成效。他用请求的口气说:“请两位首长再给我几天时间,如果拿不到发电厂草图,我愿意接受任何处分。”

贺部长捂着胸口,手指窗外:“你看看,你听听,街上乱哄哄在游行,喊口号,三元钱收买一句口号,加入游行队伍,每人发一元银元。”说完,他把一份鼓楼派出所范孝华所长的情况报告扔给周立涛。

周立涛拿起来快速过目,他并不惊讶,脸无表情说:“贺部长,我坚决执行你一个不抓的指令。”

贺部长打断他的话:“我指的是群众,对幕后发放银元的不但要抓,已抓起来的不准释放。”

周立涛瞅一眼沉默不语的肖司令,回了一句:“贺部长,不是我不抓,我派老雷在跟踪,查清发放银元的渠道。”

肖司令插话:“有线索吗?”

周立涛点点头:“有。范所长抓的几个人都被我释放了,放长线,钓大鱼,老雷已摸到一个窝点,今晚开始抓捕行动。”

病房里专线军用电话响了,贺部长接电话,他又把电话递给肖司令,电话听筒里传出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党中央、毛主席批准海岑军管会救助方案,由中国人民银行接管被焚毁的德隆钱庄,向所有德隆钱庄储户发放存款。”

贺部长激动得双手捂住疼痛的胸口,弯了腰,连声咳嗽。

周立涛兴奋得热泪盈眶,突然喊出来:“毛主席万岁,党中央万岁!”

肖司令紧握电话筒下命令:“印刷厂立即印发军管会第一号通告,大街小巷、旮旯角落都要贴上通告。”

周立涛向肖司令、贺部长敬礼:“我回公安局,把这个特大喜讯告诉大家,布置任务,接受新的战斗。”

东大街仍然乱糟糟,德隆钱庄废墟柱子上挂着标语:“打倒官匪勾结,还我血汗钱!”

废墟四周坐满了人,振臂高呼:“共产党保护不了老百姓,钱庄老板黑心肠,吞吃我们血汗钱。”“人民政府尽吹牛,人民政府骗人民,还钱!还钱!还钱!”

这喊声此起彼伏在东大街上空飘荡,声音不大,影响很大,向北大街、南大街蔓延,游行队伍三三两两像散兵游勇,从东大街向北大街前进,不断有人加入,不断有人退出,有要钱的,也有不要钱的,也有把银元丢在地上,引起哄抢。

最引人注目的是解放军战士十人一组手挽手站在街口巷尾齐声喊:“人民军队为人民,人民政府为人民。宁伤军人,不伤百姓,革命群众,不要上当受骗,自觉散场,早早回家!”

游行队伍从列队的解放军面前走过去,那些混杂在游行队伍中的乞丐,不忘向游行队列里的伸手乞讨,遭到领队的拳脚,发出尖声哀叫。

突然,东大街东端出现一辆吉普车挂着大喇叭在喊话:“向海岑人民报告一个特大喜讯,海岑市军管会发布‘第1号通告’,经党中央、毛主席批准,由中国人民银行接管被焚烧的德隆钱庄,向所有德隆钱庄储户发放存款。凡持有德隆钱庄存款票号、账户、存单,如数照原存款发放。从本通告发布日起,储户凭德隆钱庄存款单据、票号单据、账户单据、存单单据向中国人民银行领钱……”

游行的队伍听到这一声声喊叫,犹如受到炸弹爆炸“轰”一声散了!四处奔走相告、询问:“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我的天啊!”

通告,通栏黑色宋体字:“海岑市军管会‘第1号通告’……”

人们争相观看、传递,特别是储户们激动万分,以为自己在做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积压在人们心头的多日郁闷、悲凉、哀伤,一股脑儿爆发出来,千句万句并成一句话:“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这喊声在全市每个角落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商家店铺,家家开门营业,户户挂起大红灯笼,沿街放爆竹、鞭炮、比过年还热闹,锣鼓、秧歌、马灯、龙灯一齐上街,庆祝这特大喜讯……

市民的举动又让军管会的首长们始料不及,形势一下子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变,这就是民心所向,得人心者,得天下也!

当然,市民的自发举动让那些躲在阴暗角落里国民党间谍独狼、X14震惊得喘不过气来,他们处心积虑经营起来反共烟幕弹,眼看要得手,被一纸通告吹得烟消云散,不知所措,心里发出声声哀鸣:共产党太厉害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