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五章 震敌通告 第五章 震敌通告(4)

汪卫兴1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突然有一天,她从丈夫口中知道,九妹加入了让日寇闻风丧胆的X14女特务组织,14个美艳绝伦的女特工,她代号009。抗战胜利后,她曾经打听X14下落,三个远嫁美国,八个为国殉职,光荣了!三个还活着,下落不明。没想到九妹,这个代号009居然活着,她来找她了。九妹说的话,她相信,她女儿活着,可能就在海岑市。她答应见她。却遭到灭顶之灾,361颗子弹打穿她的床板要她的命。她困惑了,她迷惑了,X14要见她,愿意告诉她女儿的下落,并明白告诉她江晓春不是九妹杀的,那么是谁?除了保密局,还会是谁?这太可恶了,军统、中统、CC派、保密局,番号改了换,换了又改了,换汤不换药,狗改不了吃屎,内讧不断,猜忌不断,你杀我,我砍你,这样的组织,这样的人统治中国,中国岂能不败?已经败得一败涂地了,已无立锥之地,逃往台湾,不吸取教训,还这么干?叫九妹登陆海岑,又不相信九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把别人当傻子,蠢!愚蠢到了极点。这叫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们成不了大事,共产党的江山坐定了。也许姨妈看到了这个铁的事实,她不再与乔月艳、周立涛对立。她是一个聪明人,你在别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的海岑是共产党的天下,不是九妹说了算,是乔月艳说了算。姨妈之所以不反对,乔月艳假扮成自己,让她转移地方,她确实想活下去,和九妹见面,打听女儿的下落,想见见女儿,拉女儿到丈夫墓前献花,她这一生也就死而无憾了!

姨妈就这样端坐在轮椅上,目不斜视想她心中所想。这两天中,她已感觉到共产党人,比国民党这些专业特工更厉害。感觉到在她身后为她推轮椅的人很难对付,九妹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他行事风格,稳健周密,无懈可击。三条长弄,南口最长,夜里走长弄最危险,设埋伏最容易。可他不怕,早胸有成竹,长弄里有解放军巡逻队和纠察队对着走,从她轮椅旁走过去,使那些行刺她的人无从下手。长弄上方屋顶上有解放军持枪伏击,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往别人枪口上撞。活着总比死了好!

南街口停着一辆白色救护车,把姨妈抬到救护车里,合情合理。可以说姨妈腿残疾,半夜出门看病很正常,一个老病人老女人必需品。放在箱子里,随身携带也不奇怪。如今是共产党天下,那些奉命待在南街口监视的小喽啰,也不敢冲过来搜查姨妈。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姨妈坐着白色救护车走了。喽啰们唯一能做的是向他们的主子报告,姨妈走了,离开桃源路108号。

桃河路99号西窗亮着灯,两条黑影映在窗棂格上,看不清脸庞,声音很清晰从窗棂格里飞出来。天井里似乎躲着人,朝窗里窥窃。

“小姐,姨妈是你什么人?”

“一个故人。好比天井中的人,念念不忘想杀我。出来吧,独狼。”

“独狼,在哪儿?姐,别吓唬我。干我们这一行,你说要六亲不认。”

“凌云,姐有危险,你救不救?”

“救。好像天井中有人,我也听到了,叫他们滚开。”

“不急,他显身我就崩了他。凌云呀,人不是畜生,人有情感、有思维、有理想、血有肉,才称之为人。无情无义猪狗不如。你听,独狼走了,他上树走了。”

“小姐,你耳朵真灵。我不明白,独狼为何要追杀姨妈?你不恨他吗?”

“妒忌生仇,利欲熏心。独狼与我一样,受人之命取人性命。内讧残杀,这是国军和党国的可悲。”

“姐,你什么都知道。”

“不知道还能活到今天?说说你与范所长进展如何?”

“姓范的是个馋猫,好色之徒。我把那个居委会主任王莓香替我当替身。这个女人贪钱,贩卖鸦片,不是好东西。”

“要抓紧,不要让他们脱钩。约姓范的到范宅见面。”

“你想和独狼通话?”

“独狼不肯见我,通通电话,说说话总可以吧。”

“我一定把你的话传给独狼。”

西窗,灯吹灭了,一片漆黑。两人披上黑色斗篷,罩住了脸蛋,出后门坐上一辆黄包车向南街奔去。

南街口,三三两两停着黄包车、三轮车。南街店铺已关门,红灯笼挂在店门口,在风中晃动。三家小吃店,热气腾腾,客人进进出出。

两个披黑斗篷女子从黄包车上下来,走向第一间小吃店,一个胖女人把她俩迎进门。

胖女人把她俩请进里间,开门就是后院,人要踏上围墙一跃就可以上屋顶。

胖女人低声说:“姨妈被一辆救护车接走了,还带了一只大箱子。”

披黑斗篷女子问:“李副官没出手?”

胖女人叹一口气:“四周都是他们的人。”

门外传来一阵汽车鸣叫,胖女人伸头朝外看,吃一惊,快步出门,回头朝屋内喊:“姨妈回来了。”

披黑斗篷女子也朝小店内外张望,果然姨妈坐在轮椅上,从救护车上抬下来。一个满脸大胡子男人推着轮椅朝长弄走去。

胖女人回到屋内,嘴里喃喃自语:“怪哉,怪哉,姨妈怎么回来了?”她回身看,披黑斗篷人已出后门,登矮墙翻上屋顶不见了。

胖女人走出店门,见长弄口拉黄包车,踏三轮车堵住长弄口,不让姨妈过去。

姨妈云发高高耸立,一缕一缕卷发盘在后脑。她气质高贵典雅,双目不理不睬,她正是乔月艳假扮的姨妈。

周立涛戴一顶罗松帽,帽檐压在眉棱上,黑茬茬胡子遮住脸。他护住轮椅,侧身拉轮椅,用脚尖、手肘向拦路车夫踢过去,打过去,速度很快,角度很小,几乎看不到他在动手打人,拦截者疼得捂着腿倒在地上呻吟。

就在这时,一队解放军从长弄口走出来:“干什么?打架,抓起来。”一个解放军回身,站在长弄口。这时,倒在地上车夫,连滚带爬回到黄包车上。

周立涛推着轮椅走进长弄,星光月光似乎照不到长弄,黑沉沉,阴森森。

乔月艳神情严肃,手提防风马灯,抬头看长弄,屋顶上有条黑飞蹿过去。

周立涛低声说:“坐稳了。”快步推轮椅轮子滚动声碾碎黑夜,留下轮子摩擦沙石路嚓嚓声,在静夜中特别刺耳,特别响亮。

突然有一支飞镖朝姨妈袭来,周立涛一拉轮椅车把,乔月艳面前立即撑起一块帆布,挡住飞镖。“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射向飞镖方向。

只听“哎呀”一声,有人从屋顶滚下去。

听到枪声,在长弄里巡逻解放军闻声赶过来。

周立涛推着轮椅过去,见地上一滩血,不见人影。他低头与乔月艳耳语。手一挥,与两个解放军战士翻墙上屋,果然瓦片上有血迹,顺着血迹追过去,在一间东倒西歪的破屋前不见了血迹,前面是西河。

星光、月光下的西河,黑沉沉如一条大蟒蛇静静地躺在那儿,周立涛站在屋顶极目远眺,打枪人和打镖人从西河逃走了?从河上坐船可以去东山圆谷寺,从陆上走向东拐弯坐车也可以去圆谷寺,难道东山、圆谷寺是独狼、X14一个窝?圆谷寺是他们藏身之地?他心里这么想着,人已转身从原路返回。

让周立涛吃惊的是108号姨妈家被洗劫一空,桌椅、板凳、床全被砸烂,落地壁橱也被砸碎,衣服杂物满地,连灶间碗筷都未能幸免,全被砸碎,一片狼藉,这是谁干的?

乔月艳已经卸去姨妈的装束,穿上军装,见床上一个姨妈的假人也被踩踏得不堪入目,她心疼地拿起来。这个假人是姨妈临出门时拿出来交给乔月艳侧放在床上,盖上被子,仿佛姨妈睡在床上。如今这个半身木头假人,高高云发和一缕一缕卷发被扯烂丢在地上,用脚踩跺过,那件英丹士林上衣被扯破留下脚印和血迹。

周立涛和乔月艳交换意见,108号姨妈家遭洗劫,时间是他们带姨妈离开这个空当,独狼或X14派人进来了。但他俩不明白,间谍翻箱倒柜砸烂屋内东西,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让间谍如此憎恨、震怒?寻找什么东西,江晓春留下的电厂发电机草图?这让周立涛百思不得其解。再看院子里两具解放军战士尸体,他落泪了,他站在院内为战士的牺牲致哀,他深感内疚,他俩的死,他这个当局长的有责任,让他们守在屋内不妥,至少两人一个在屋外一个在屋内,互相可以策动、支援。他送姨妈出门时,应该估计到敌人可能再来偷袭姨妈,哪知他们来了,而且不止一个。一个战士身上是飞镖致命而亡,一个被枪弹击中而亡。

姨妈临出门时告诉周立涛要战士远离她的床,因为木头假人躺在被窝里,地上放一盏防风马灯,淡黄的灯光照亮床边,屋外的人看到姨妈侧身躺在床上,决不肯放过她。飞镖是六指周小天的,此人惯于声东击西,飞镖百发百中……安息吧,我的战友,我替你们报仇……

周立涛心里默默地祈祷,他要亲手抓住六指周小天为所有被他杀害的死者报仇,要尽快除掉这个职业杀手。一天不除,一天不安,危险像魔鬼的影子随时降临。

乔月艳看到两个解放军战士牺牲了,心里很难过,已经是共产党天下,还遭到敌人的暗杀,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啊!她蹲下去,为两个战士擦去脸上的血迹尘埃,为他们戴好军帽,深深的三鞠躬,口中默念:安息吧,我的战友,我的朋友,我的弟弟,姐一定替你们报仇,抓住这个六指周小天,绳之以法,召开公审大会审判他,枪决他。

乔月艳向周立涛提出另一个问题,两人开始探讨:

“周局长,谁是X14?谁是独狼?谁又是0502、**M?这些代号最近连续不断在敌台频道上出现呼叫。”

“月艳,肖司令、贺部长指示要我们尽快搞清楚海岑市潜伏了多少间谍?他们属于那个派系的?”

“你说,姨妈是谍报人员吗?那一伙谍报人员?她屡遭暗杀,为什么?”

“不清楚。我查过敌伪档案,姨妈不是谍报人员,她丈夫是国民党少将副师长,牺牲在抗战前线,姨妈以师长太太身份传递过情报,为丈夫报仇。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授予抗战女英雄称号,档案里记录了这个称号,无其他任何记录,这就是姨妈的神秘。”

“另一伙人似乎不杀姨妈,誓不罢休,这又是为什么?”

“也许敌人已察觉我们在保护姨妈,军统一贯做法,他们得不到的东西,也决不会让别人得到,他们宁可处死部下,决不允许他们叛逃、泄密。”

“是X14想杀姨妈?”

“不清楚。有一点可以肯定,北大街宋记旧货店老板与姨妈是同伙。”

“与姨妈联系的仅仅他一个?”

“你和我都搞地下交通站,上线断了,下线也断了,就成孤鸟单飞,只有上线的上级来找你,你才可能回归。”

“我告诉姨妈,要她离开108号,转移到其他地方去。她没有反对,也不表态,默认了。我心里反而不踏实。”

“姨妈城府很深,她心里想什么,我们不清楚。从她神色变化,欲言又止,主动把这个假姨妈木头人拿出来配合我们行动,她好像有话要说。”

“我也有同感。”

“趁热打铁,抓紧时间做工作,也许她会说出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108号这个点还守不守?”

“守,不能放弃。敌人三番五次袭击姨妈,翻箱倒柜寻找,这屋内藏着什么?”

“行,我守在这儿。”

“不,你去钱庄公寓801室。”

“我假扮姨妈引诱敌人。”

“我相信,他们会继续追杀姨妈。”

“以假乱真,转移视线保护姨妈。”

“明天,我叫长河保护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