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随着一阵咳嗽声,西窗内点上了灯,两个黑影映在窗棂格上。站在天井中的黑影,可以看清窗棂纸上映着一个老头的胡须朝天翘着,一个村姑打扮的女子站在老头旁边,看不清他俩的脸,听得清他俩的说话声。

老头发出沙哑的声音问:“李副官,打听清楚了?”

天井中的李副官黑影中气十足:“姓贺的没有死,住201套间。”

“你见着六指了?”

“没有。他违约了。”

“六指不是我们的人,一个职业杀手,谁给的钱多,就为谁办事。”

“这样会坏大事。”

“没错,防着点。不可太相信他。一条标语喊十遍给一元银元,发了多少钱?”

“一千元大洋。”

“应该有一万个声音在喊,东大街没几个人在喊。”

“被共产党抓走了。”

“是抓走了还是你们私分贪污了?”

“我贪污一元,愿意就地处决。”

“李副官”

“到。”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连喊十句口号给十元大洋。”

“无法计量他喊了多少?”

“派人盯着,喊了给十元,冒领给十记耳光。”

“是”。

“李副官,你是党国105师副官,军统里的后起之秀,男人中的骄子。你的手下不动脑子,杀了一堆人,钱庄老板娘、她的女儿至今连影儿都没找到,你如何向上峰交待?”

“我亲自出马寻找,不成功,则成仁。”

“我不希望你站着出去,横着回来。”

“是。”

“为我做事的人,站着出去,站着回来,那才是英雄好汉。”

“在下明白。”

“你马上去桃源路108号。”

“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我说了吗?”

“没有。”

“共产党在寻找江晓春绘制的草图,赶快把姨妈捞出来。”

“卑职明白了。”

李副官走了,西窗屋内剩下两个人,老者捋着山羊胡子在叹气,脸色阴沉得可怕,两个眼珠灼亮,在黑暗中似星星闪烁着,自言自语说:“独狼是个什么样人?”从老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可以看出他内心很苦恼,有一种被人戏弄、欺骗的愤怒。他捋着山羊胡子翘得高高的,搜肠刮肚在想他的第二套方案,那儿出了纰漏?他下令只想击伤姓贺的一条腿或一只胳膊,那知独狼比他先行一步,叫六指周小天出手,朝姓贺的背后刺向心脏,想置他于死地。独狼想干什么?这不是与他对着干吗?

他吹着山羊胡子问:“凌云,谁把我第二套方案泄露出去的?”

“姐,你是说我们之中有内奸?”

“叫爸。你看我是女人吗?我想见独狼,叫他停止杀戮。不听话,我先宰了他。”

“爸,我相信你的手段,一枪一个,弹无虚发。要不是你在背后开枪,南窗早被打烂,姨妈必然可以活捉。

“违抗我的命令,擅自行动,不管他是独狼还是白狼,立毙为死狼。”

“姐出手之快,让我大开眼界。”

“少拍马屁。你去通知独狼,我要见他。”

“是。我马上去。”


桃源路108号姨妈家,灯光从门窗的缝隙中透射出来。

南窗竖着弹痕累累的床板,长弄外的人根本看不到屋内的动静。

姨妈是一个很敏感女人,她看到肖长河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猜到今晚有行动,共产党不会让她住108号,怕她被打死。

乔月艳没有和她说话,向她借了一套外套衣裤,干什么?她没有问,但她从神色上看猜不透乔月艳在想什么,她与她相处时间不长,在她心中已感到乔月艳不简单,做事说话,不动声色,和颜悦色,脸上找不到半点异常之色。

乔月艳在小小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了一个云发高挺,发辫盘顶,与姨妈一模一样的头发,用眉笔画出两条与姨妈一样的眉毛,穿上姨妈的衣服,简单与姨妈一样,白净脸,两条蚕眉,挺骨鼻梁,前额微微外凸,一个智慧型女性。

姨妈笑了:“乔小姐可以以假乱真。可惜我没那么年轻,那么漂亮。”

乔月艳回身问:“长河,我像不像姨妈?”

肖长河点点头:“姐,我不能离开你。”

乔月艳在脸上抹一点化妆品,画一点黑影,朝肖长河笑笑:“我有周局长保护,你不用担心。”

肖长河倔劲上来:“我不走,我是神枪手,贺部长指定保护你。”

乔月艳以便用手掌心抹脸,一边说:“神枪手保护姨妈。”

肖长河侧着头说:“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乔月艳点点头:“行,你要三招之内,打倒周局长,你就留下来。”

肖长河跃跃欲试,寻找周立涛,他十分自信自己的拳脚不会输给别人。

乔月艳走向姨妈,回头一笑道:“不用找。他马上回来。”她把姨妈抱到床上,自己坐进轮椅,双手滚动轮椅在屋里打转,问,“姨妈,像吗?”

姨妈眼眶湿润,点点头:“乔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留下来当替身,太危险了。我老婆子死不足惜。”

乔月艳握着她的手:“你甭说了,你心里很苦,江晓春死后,你心里很难受,心灰意冷,但你还有未了之事,不想走,我们有责任保护你。”

姨妈突然问一问:“共产党里都像你这样好心人?”

乔月艳笑了:“当然,长河人小脾气大,他心不坏,他全家12口被日本鬼子杀害了,他是孤儿,共产党把他抚养成人,教会他打枪,成为神枪手。叫他保护你,我放心。”

周立涛敲门进来,肖长河突然猛冲过去,一个扫堂腿想趁其不备打翻他。那知周立涛敏捷快速双腿一蹬,身子腾空,右掌击出,直取长河双腿,长河侧身低头躲让。周立涛的左手已拉住肖长河衣领,一使劲一伸腿一勾,长河站脚不住倒在地上。

乔月艳推轮椅过来问道:“长河,服输了吧。”

长河爬起来,涨红了脸:“不,三局两胜。”

周立涛明白了,笑了笑道:“好呀,你过来。”

肖长河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双拳齐出,脚下使绊,周立涛不慌不忙,对准他空当,一计金蝉脱壳抓住他的衣袖,一个大背顶包把肖长河凌空甩起来,乔月艳失声惊叫:“呀!”

周立涛双手抓住肖长河背肩衣服,就地一滚,肖长河的身子压在周立涛的身上。

肖长河满脸通红认输了:“周局长,我服输了。”

姨妈突然开口:“你们预谋了多长时间,要我离开108号。”

乔月艳刚想回答,被周立涛阻止了,接口说:“姨妈,你看看南窗口那张床板,361个弹孔,那才叫预谋。我们既然要保护你,就要负责到底,不能让你死在他们的枪口下。”说完,她回身出手击掌。

老雷和小刘抬着一只大箱子进来,乔月艳打开箱子盖,跳进箱子:“姨妈,一切听从周局长安排。”她跳进去拉上箱盖,敲着,“老雷,走吧!”

老雷和小刘扛起箱子,小郑在前面开路,拉开门。长河推起轮椅,姨妈梳理一下鬓发,端坐在轮椅上,环视屋内,叹了一口气,两行泪水流下来,她伸手把一条假肢抱在怀中。

周立涛断后,他拉上门,朝屋内两个战士指指房顶,“砰”一声关上门。

南口长弄黑沉沉,小郑高举马灯为后面人照路。俗话说,前照七,后照一,一盏灯在前引路,后面七个人没有灯,也能看清脚下路面。

姨妈的轮椅车把上挂一盏马灯,姨妈的神情、容貌在灯光中看得一清二楚,她独特的云发高高耸立,后脑盘着一绺一绺卷发,很好看。也许她双腿残疾,把脑袋摆弄得光彩照人,看到她的云发,看到她的目光,威严摄人心魂,两道闪闪亮亮的目光想透视一切,一般常人所没有的敏锐,洞察秋毫,哪怕一丝细微的变化,一丁点响动,她都会警觉地应对,出人意料地快速反应。也许这就是她能活到今天的原因。她遭受过不止一次暗杀,都让她逃过了。现在她之所以同意离开108号居住地,她意识到这次躲过361颗子弹的攻击,下一次能躲过3610发子弹,但她从对方的枪弹扫射中听到一种格杀令,不再怜悯她了,不再想要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所以他们下毒手把她心爱的外甥江晓春杀了,绝了江家之后,这可是灭门之罪呀!这些残忍的事实犹如一把钢刀戳刺在她心上,流血不止!她疼呀!但她没有被吓倒,她坚强地挺立着,一个声音始终在她心里召唤:活下去,坚强地活下去,不能这样倒下去!她曾无数次想到过死,她活着干吗?家无家,国不国,她还有什么希望?但奇怪的有一丝曙光总是在她眼闪亮,让她兴奋,不停地在心里否定,不!不能死。她是为另一个生命活着,不是为你,为咱俩的女儿活下去!对,这是她丈夫临死前,握着她的手,这么说的。她也向他保证过,她一定找到女儿,到他墓前献花,让女儿喊一声爸爸。她是一个恪守诺言的人,一诺千金,不能食言,特别对死者的承诺,更加不能动摇。

姨妈对外甥的死,特别特别的疼,她向她妹妹承诺过,保护外甥培养成人,为江家育一群儿女,振兴江家。这些狼心狗肺的人把她外甥杀了,她意识到下一个目标就是她了。她不会就这么轻易死去,至少拉一个垫背的,让这些狼心狗肺杀人者,知道她的厉害。她在寻找报仇的机会。宋老二带来九妹的消息,九妹要与她见面,告诉她一个惊人消息,她女儿活着,她知道女儿没有死,对女儿的死讯她一直都不相信,一定要找到女儿,这是她活下去的真正原因。她告诉宋老二,决定见九妹。扳扳手指头,多少年没见九妹了,她第一次见九妹,她还是一个孩子,一个16岁花季少女,九妹到她丈夫独立师军训,射击、格斗,识别枪炮种类等等,她聪颖过人,过目不忘,机灵得像一只灵猫。她漂亮可爱,人见人爱,她胸前吊一块翡翠鱼面玉,她说是祖传的,有两块,凹凸吻合成一块。另一块在别人手里,她没说……是呀,她与九妹有过一段难忘的岁月,一段让她快乐无瑕的岁月,她为了她的任务突然消失了,她像天上的云,看得见,摸不着,拉不住,飞向远方,飞向她看不见的地方。